叔叔再見

Mathilda:Is life always this hard,or is it just when you're a kid?

瑪蒂爾達:人生總是如此艱難嗎,還是只有小時候是這樣?

Léon:Always like this.

萊昂:總是如此。

我在路上走著,遇到了你,大家點頭微笑,結伴一程。

緣深緣淺,緣聚緣散,該分手時分手,該重逢時重逢。

惜緣即可,不必攀緣。

隨緣即可,無須強求。

若有緣再聚,給個微笑就好。

若無緣重逢,別忘了我就行。

我從不奢望咱們的關系比水更淡泊,比酒更香濃。

人生微涼時,有一段共同的回憶可以取暖,已是足夠。

謝謝你曾當我是朋友。

來時路上,謝謝曾有你同行。

(一)

第一次有人喊我叔叔時,我他媽才八歲。

第二次有人喊我叔叔時,我我我……唉,不說了。

今年我剛滿十八公歲,早已習慣了成千上萬的不良少年喊我冰叔……但一想起人生中頭兩次被喊叔叔的經歷,恨意依舊滿腔,血脈仍舊僨張。

第一次是在俺老家山東威海乳山白沙灘。

威海出產最正宗地道的膠東人,原廠原單的山東大漢,個頂個虎背熊腰、膀大腰圓……當當當當當了個當,身高足有一丈二,手指頭布楞楞楞棒槌長,學武到過那少林寺,功夫練到了八年上,這一天,武松來到了景陽岡,當了個當,當了個當,當了個當了個當了個當……

(插個題外話哈。

韓國長腿歐巴和俺老家那邊的人比起來算個啥。俺老家那邊的人不但高而且壯,滿大街的熊大熊二,還有功夫熊貓和阿凡達。

我身材算標準吧,但在老家只勉強算個M號,從小學到初中永遠坐第一排,早戀打啵還要踮腳……

你知道一個男生踮腳時,心里是啥滋味嗎?啊?!

關鍵山東姑娘還特賢惠,人家拤住我的腰,俯在我耳邊體貼地問:要不,把你抱起來……

你知道一個男生被攔腰抱起來時,心里是啥滋味嗎?啊?!

所以成年后一踏入南方,我就熱淚盈眶了,奶奶的,南方好南方好,南方姑娘腿沒那么長……

越往南走,越不想回頭,走在街上舉目四望,胸越挺越高——我也有今天?我也是XL號了?

終于有一天,我遇到一只嬌小的妹子,她怯怯地問:你,就是傳說中的山東大漢吧?

我激動起來,立馬愛上了她,恨不得分分鐘為她獻出貞操。

她考慮了一會兒,跑了,理由是懶得將來打啵時踮腳。我追在后面喊:我可以把你抱起來啊……)

比血性更尿性的德行是生性,膠東人生性得嘞……真真兒是一種彪悍的存在。

這種彪悍體現在行事處世方方面面。

我如果說,我小時候沒見過人罵大街你信不信?我如果說,能動手就憋(別)BB這句話是從我們那邊傳出來的你信不信?信吧信吧,都是真的。

我們家老爺子在大學里教了一輩子書,斯文得很,但彪悍起來不是人。

我八歲那年,有一遭,他騎著自行車馱著我去海邊買鲅魚,路遇有人喊抓小偷,遠遠地看見一幫人烽煙滾滾而來,跑在最前面的那個人抱著個巨大的餅,哦,是個偷下水道井蓋子的。

真彪悍,抱著個井蓋子還能跑得那么快,嘖嘖……

沒等我感慨完,我們家老爺子一把將我從自行車后座上胡嚕下來了,但見他一個平地轉身,噌的一聲把自行車給掄出去了,是的,自行車,車筐里還有六斤鲅魚。

你見過大學教授掄自行車砸人的嗎?

我見過,我不僅見過,還被大學教授從自行車后座上胡嚕下來過,這個可要記一輩子。

還有一樣東西值得記一輩子:鲅魚。

那天,鲅魚全部被壓得稀巴爛,但老爺子撿巴撿巴拎回家,洗巴洗巴炒成了菜。

我每吃一口打一個寒戰:自行車絆倒了小偷,小偷壓扁了三斤鲅魚,剩下三斤歸功于那個氣味芬芳的下水道井蓋子。我們家老爺子卻吃得面不改色,那個嘴啊,吧唧得那個響啊……你說他怎么這么彪悍?

我既沒遺傳他的體重,也沒遺傳他的彪悍,更沒遺傳那份心理素質。

所以你可以想象一下,我從小面臨過多少坎坷艱難。

我八歲時回村里過年,大年初一早上一個人出門玩兒。

正月里的山東鄉下噼里啪啦,硝煙彌漫,遍地炮仗皮,聞起來聽起來,都像是在徐蚌會戰。

我膽兒小,不敢放鞭炮,一個人倚在門邊玩兒。

一手掐著地瓜,一手拿根玉米秸,啃一口地瓜,戳一戳路邊的狗。

狗被戳了一早上,終于急了,上來沖著我褲襠,啊嗚就是一口……幸虧20世紀80年代初還流行穿大棉褲,奶奶縫的棉褲厚得嘞,錐子都扎不透,狗牙當然也沒咬透,沒傷著蛋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