尋人啟事

這篇文章是一個尋人啟事。

尋的是一個故事的結尾,找的是兩個離家太久的孩子。

卉姑娘,故事該怎樣畫上句號,自己決定吧。

若你愿意繼續當你的灰姑娘,有一間小屋永遠樂意當你的南瓜馬車。

如果你希望這個故事悄悄地結束,仿佛從未發生過。

那么好吧,保重,祝你生日快樂。

看得懂的,都不是命運。說得清的,都不叫愛情。

忘得了的,都不是遺憾。聽得見的,都不是傷心。

躲得開的,都不是緣分。猜得透的,都不叫人生。

海鷗在飛。

現在是2016年2月10日,正月初三。

德雷克海峽風速30節,浪高9米。

船顛簸得像過山車,偶爾有冰山在不遠處漂過,穿越這片沉船無數的海域,前方是南極。

整整四天,沒有網絡信號也沒有手機信號,整船的人與文明世界暫停了聯絡。

四天的時間,我攥緊手機坐在后甲板上打字,風浪里寫下這篇正在進行時的故事。

暈船的人們在我身旁哼唧,他們艱難地問:Hi,Ice(嗨,大冰),你在寫什么?

我說:尋人啟事。

尋的是一個故事的結尾,找的是兩個吹泡泡的孩子。

(一)

左手是筷子,右手是碗和蒜。

臘月里的一天,我蹲在門口吃面。

吃面就該大口吃,尤其是西紅柿雞蛋打鹵面,微酸微咸卻又鮮甜,滾燙滾燙的好似初夜……咔嚓,再啃一口蒜。

那個高個子男生走過來,并排蹲到我身邊,冰叔,還記得我不?

長長的一口面掛在嘴上,我甩著面湯點點頭……你好你好,你哪位?

他失望地撇了一下嘴:我在小屋過了三次春節了都,包餃子放鞭炮咱們都是一起……

他搖搖頭,沉重地嘆了口氣:你不記得我了……

添堵來了?沒看見我正吃飯呢嗎?面碗扣你臉上信不信!

每年被我撿回小屋一起過除夕的孩子有十幾個,這么多年下來哪兒能記住那么多?有人在我這兒過了六次春節都還叫不上名呢,你委屈個溜溜球啊你。

他慌忙解釋:沒委屈沒委屈……只是,如果留的印象這么不深,那有些話怎么好和你提……

想提什么?又是來借錢滴?

愁死我了,我向來反對盲目地辭職退學去流浪以及什么狗屁說走就走的旅行,一切不負責任的窮游都是在對自己有限的青春耍流氓懂不懂……

你們這幫熊孩子啊,又是窮游缺盤纏了是吧?有困難自己擺攤兒賣裝備、打工刷盤子掙錢去,我又不是開銀行的,怎么可能天天江湖救急給你們當提款機?

男生慌忙擺手,我咋會是來要錢的……我只是想請你拿個主意!

頭立馬大了,趕緊端起碗跑,不跑不行,看來又是來找我探討青春的迷茫、理想的遙遠、生活的困惑的傷感文青……

但我一不是垃圾桶,二不是心理輔導員,三不是午夜情感電臺的知心大姐,我自己個兒還沒活明白呢,有什么資格給你指點迷津?

哎,你拽我褲腿子干嗎?撒手!面湯澆你一腦袋信不信!

大個子男生吭哧半天,仰著的額頭上憋出來一層汗。

半晌,他艱難地開口:

叔啊,我今天來的目的,和那個姑娘有關……

姑娘海了去了,哪個姑娘?

叔,就是那個神奇的卉姑娘。

(二)

好幾年了,卉姑娘每年都會出現,每次都是除夕前的三天。

除夕之前,許多人都會專程趕來小屋。

大都風塵仆仆,大都單身一人,大都是孤兒。

這是小屋多年的傳統:除夕不打烊也不做生意,大門敞開,收留無家可歸的孩子。

和情懷無關,也并非悲憫,結個小善緣而已。

小就是不深不淺,善就是天性使然,緣就是聚合離散。

有戈壁就應有綠洲,有滄海就該有礁嶼,前路遠且長,總有些單飛的鳥兒乏了累了,那就來嘛,停下來歇歇腳,攢攢心力。收留族人本就是小屋存在的意義之一。

來嘛,一起放鞭炮一起包餃子,一起抱團取暖,再各奔東西。

大年下的,有家沒家,總要吃頓餃子。

每年除夕一起吃餃子的人很多,可惜我神經大條、記憶力低下、臉盲癥嚴重,大多嗯嗯啊啊記不住姓名,可唯獨對卉姑娘例外。

神奇的小卉姑娘是個謎。

張卉王惠劉輝李繪趙慧?不知道。

哪里人?什么星座?擱哪兒上大學?學的啥專業?現在做啥工作?不知道。

問她也不說,她話極少,只是笑瞇瞇地揉揉鼻子,含含糊糊地嘟囔一聲:哦……頭發垂下來,輕輕遮住眼,睫毛撲閃撲閃,讓人不知不覺就心軟了。

沒人會舍得繼續逼問她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