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后一個義工

只要小屋還存世一天,收留流浪歌手的規矩就不會變,咱們抱團取暖。

有緣就惜緣,緣深就當族人,來者可以拖著理想,可以背著希望,可以扛著命運,也可以只是為了錢。

錢不錢的和俗不俗蛋關系沒有。

從某個角度來說,我認可果子的那句話——沒資格談論理想時,先好好去掙錢。

靠理想活著牛B,靠手藝掙錢吃飯也不丟臉。

歧路或坦途,船總要有根龍骨,人總要有個信念。

命運的屬性是什么?

——命運善嫉,釜底常抽薪,波瀾平地起。

難道沒有例外嗎?

——沒有,不信抬頭看,蒼天饒過誰?

哈哈,我不服也不信。

——孩子,不急,失意、挫敗、急轉彎、厭離心、退轉心……種種欲揚先抑你都必將經歷。

能逃嗎?

——不能。

會疼嗎?

——會。

會有多疼啊?

——有時好似高原反應,有時堪比剔骨剜心。

有萬能解藥沒?

——沒有,因果自受,解它做甚?

那有沒有錦囊妙計?

——有,不過四個字:坦然受之。

這么簡單?

——簡單嗎,若真簡單的話,為何能做到的人萬中無一?

如果我做到了呢?

——做做看,做到之前,先別BB。

那么你做到了沒?

……

——問什么問?打哭你信不信!

(一)

最難坦然的,莫過于小屋——進入倒閉倒計時的大冰的小屋。

……

雙手抄兜,晃晃悠悠。

小屋坐落在五一街盡頭。

若干年前,這里是人跡罕至的所在,殺人越貨好地界,云淡風輕水潺潺。

三角梅香透了半條街。

好安逸的老街。

老時光零零星星堰塞在墻壁夾角處,青蠅振著小翅膀,嗡嗡地飛去飛來。

流浪狗蜷縮屋檐下舔爪子,虎皮大貓攆耗子,嗖嗖跑在青石板路上畫“之”字。

整條五一街安安靜靜的,一直安靜到路的盡頭。

路盡頭有家花圈店,也賣棺材。

若干年前,我叼著煙,蹲在門前,興致勃勃地看人釘棺材。

我幫他們敲了一會兒釘子,他們送了我一只小花圈。

哎呀我去,真他喵的好看,小呀么小花圈。

那家花圈店,后來改成了一家小火塘酒吧,名叫大冰的小屋。

……

小屋是個坑。

挖地三尺,棺材大小的一個墳坑,為的是以邪攻邪。

來往的客人坑里一跳,擠坐在一起,頭頂是降魔書,面前是避風燭臺,墻壁上掛滿了鐘馗韋陀忿相護法四天王天……

擱酒的桌子用的是棺材板,還是以邪攻邪。

斯是陋室,黃泥抹墻,紅泥焙磚,屋頂漏雨懶得修,聽歌的客人撐著傘。

雨季來臨,鼓就不用敲了,傘上的撲簌雨水聲,就是最好的鼓點。

燭光昏黃搖曳,蠟淚成塔,年復一年,那時候也懶得安燈泡,正好省電。

錢也懶得收,有六年的時間,所有人都可以免單,不論喝多少酒,銀子愛給不給,隨您的便。

小屋獨特的氣場和規矩,自然不招庸眾待見,經久不衰的是鬧鬼的傳言。也罷,以邪辟邪,岸然君子莫作停留,孤魂野客入我門來。

所謂孤魂,不少是流浪的藝人們,也有畫師也有詩人也有歌者,和昔年的拉薩浮游吧一樣,小屋是流浪歌手收容站,背著吉他推門進來的管酒管飯。

孤魂野客的品類后來越聚越多,生物多樣性原則在12平方米的小坑里滾動循環——有失意巨賈,有過氣明星,有聽著歌聽著歌就休克的晚期病人,有喝著酒喝著酒就被便衣帶走的,說是通緝犯……

各色人等停停坐坐,往來穿梭,一個故事一首歌,一杯酒一個夜晚。

杯酒慰風塵,如是許多年……

詩曰:

十年滇北復山東,來時霧霾去時風。

知交老友且零落,江湖少年尚崢嶸。

忽憶昔年火塘夜,大冰小屋初筑成。

時無俗人論俗務,偶有游俠撒酒瘋。

倥傯數載倥傯過,何日始兮何日終。

今昔又是一歲盡,新釀青梅為誰盛。

……

時光變遷,詭異變傳奇,積淀的人氣終于帶來了好生意,每晚門外都排長龍,屋里塞得罐頭一樣滿。來的年輕人多了些,但浪客散人并未見少,六〇后和九〇后促膝坐在一起,一起哄笑,一起沉默發呆。

還好,氛圍沒變。

變了的是房租,12平方米的屋子,房租從一年四位數變成了六位數,一度壓得我喘不上氣來。

于是開始收酒錢:40元一瓶酒,可以坐一天。

錢不提前收,出門再交錢,喝了多少憑良心給,窮學生可以借此逃單。

逃單人不多,每天也就十來個,大都不是窮學生……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