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鐵盒冤魂 六

陳塘莊還流傳著一個說法,說是連化青還在連家大宅里住的時候,曾有個算命先生經過陳塘莊,找這算命先生算過命的人都說準,連家老爺把算命先生請過來,讓他給連化青這孩子看相,那算命先生見了連化青,看這孩子縱紋灌頂,目生雙瞳,只說他是短命相,別的話人家死活不說,寧可把招牌砸了也不給這孩子算命,陳塘莊的人們說起這件事,都說算命先生看出這小孩是河妖投胎,故此不敢明言。

不枉人們這么褒貶,別看連化青模樣長得不錯,心腸卻是真狠,他不僅不給他這倆結拜的兄弟飯吃,還說什么你們倆窮命鬼活在世上也是受罪,與其活受罪倒不如死了舒服,說這話時他連眼皮子都沒抬,只顧添加瓦罐下的火頭,跟平時閑話嘮家常沒什么兩樣,說明他根本沒拿這倆兄弟當回事兒,好像那只是有兩條快餓死的野狗,以往說什么同患難共富貴,無非是讓這倆小要飯的替他出去乞討。

兩個小丐的心都寒透了,暗罵:“好你個連化青,我們倆瞎了眼才認你當大哥,怪不得人們都說你是河妖變的,磕過頭拜過把子的兄弟你都這么對待,簡直是披著人皮的活鬼!”

連化青看出這倆小子直勾勾盯著瓦罐里的飯菜,說不給他們就敢搶,畢竟是雙拳難敵四手,何況人急了拼命,真要撕打起來只怕不好對付,便說:“兩位兄弟,為兄我剛才說的也是玩笑話,咱都是磕過頭的把兄弟,哥哥我好意思讓你們在一旁看著我吃獨食嗎?”

兩個小丐聞言頗感意外,抹著眼淚說道:“大哥你仁義,兄弟們錯怪你了。”連化青說:“仁義歸仁義,飯菜就這一份,先前我也說過了,一個人吃能活命,三個人分著吃全得死,不如咱各自說段數來寶,看誰說得最窮最可憐,這口飯就歸誰吃。”

兩個小丐說:“行啊,這叫各安天命,你是兄長你先說。”

連化青心想:“兩個半大的孩子,能說得過我嗎?我說一段堵上你們的嘴,然后再吃飯,你們倆就等著餓死吧。”

當年要飯的都會說數來寶,也叫念窮歌,打著牛骨板觸景生情臨時編詞,這可難不住連化青,只聽他開口數道:“家在破廟住,草簾當被褥,頭枕一塊磚,身披爛麻布,三年沒吃葷,今天才見肉。”說完話,他伸出手要去抓瓦罐里的飯菜。

其中一個小丐攔住說:“哥哥慢著,你說的不算窮,你聽聽兄弟我的,我是沒有容身處,爛草當被褥,頭枕半塊磚,常年露著肉,頓頓喝涼水,今天才見飯。”這小子比連化青說得窮多了,頭一次見著米飯,說完也是伸手要取那瓦罐中的飯菜。

另一個小丐擋下:“大哥二哥說的都不算窮,再聽聽我這個,我是沒有立腳處,頭枕胳膊肘,常年光屁股,藍天當被褥,生下就挨餓,只等這口飯,兩位哥哥肯定是窮不過我,當兄弟的不好意思了,我先吃點兒……”

此時瓦罐架在火上已久,熱乎乎的飯菜香氣升騰,這小丐餓得眼都綠了,過去就想吃瓦罐里的飯菜,先前那小丐不答應了,也過去搶奪,倆人還理論,一個說:“三弟你胡說八道,生下來就挨餓怎么可能活到現在?”另一個說:“二哥哥你喝了十幾年涼水都能活到現在,我為什么不能一生下來就挨餓?”

倆人正在那爭論不休,連化青不聲不響地摸到一塊大磚頭,抄在手里,照這倆小丐后腦用力拍下去,一下撂倒一個,可憐兩個小要飯的,還沒明白過來是怎么回事兒,便已橫尸就地,連化青罵了聲死狗,扔下手中磚頭,搬開兩具死尸,隨后從火堆上拎下瓦罐,吹開撲面的熱氣,抓起飯菜往自己嘴里塞,忽聽一個陰惻惻地聲音說道:“好狠啊,為了爭一口剩飯,你就敢下黑手害死自己的結拜兄弟,不怕遭報應嗎?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