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鐵盒冤魂 八

郭師傅和丁卯白天在陳塘莊走訪,打聽出幾件有關河妖連化青的舊事,可都沒這要飯的說得詳盡,不止詳盡,說是歷歷如繪也不為過,二人心想這乞丐聲稱當年跟連化青一起要過飯,因此知道底細,不過按此人所言,當初在土地廟要飯的兩個小丐,早就讓連化青下黑手用磚頭打死了,此刻他們忽然意識到:“莫不是破土地廟里的死鬼在訴說冤屈?”

郭師傅想到這里,心中頓時一驚,開口問那要飯的:“你是怎么知道得如此清楚?你到底是何人?”話剛說出口還沒落地,忽然感到身上一冷,他和丁卯恍然似從夢中醒轉,聽到遠處傳來雞鳴報曉的聲音,揉揉眼看破廟外風雨已住,天光微亮,不知不覺打起瞌睡,竟已過了一夜,倆人起身去看坐在墻角的乞丐,卻哪里有人,只有土地爺的泥像斜倒在墻邊。

不知是當年的屈死鬼訴說冤情,還是廟里土地公顯靈,或許夜里是有個要飯的在說話,天亮就走了,二人又驚又疑,后幾句話都沒聽清楚,只好先把土地爺泥像扶正,撥去蒿草泥塵,插燭也似拜了幾拜。

丁卯對郭師傅說道:“半夜聽那要飯的所言,連化青曾在土地廟后的歪脖子樹下埋尸,也不知道是否真有此事。”二人起身到廟后一看,還真有一棵歪脖子枯樹,下過雨后土地松軟,倆人到村里借來家伙,在枯樹底下挖了一陣,不久泥土下就露出一個生銹的大鐵盒子,里頭裝著兩具枯骨。

鐵盒是以前土地廟里燒香用的香盒,民間傳說鐵器能辟邪鎮鬼,連化青大概是擔心那倆小要飯的冤魂纏腿,所以把死尸放進鐵盒里,看得出當年事出匆忙,埋得并不算深,二人對連化青的所作所為咬牙切齒,當著土地爺的泥像起誓:“天公有眼,不管連化青躲在什么地方,豁出我們這兩條命不要,定將此人抓回來繩之以法。”

事后這兩具枯骨被送到義莊,也經過了立案的程序,不過世道正亂,警察局眼前的大案要案都破不過來,一看這倆小要飯的已經死了十幾年了,此等積年的舊案誰去理會,立了案也就不再過問了,但郭師傅等人則是鐵了心要捉拿河妖連化青,到處尋訪此人的蹤跡,身邊那些朋友全用上了,除了五河水上警察隊,包括火神廟和山東鉤子幫腳行的人們也都跟著幫忙,再加上李大愣認識的那些販夫走卒地痞無賴,這張網撒開了,城里城外幾乎到處都是眼線,因此說當差辦案首先一個必須人頭兒熟,但凡有些風吹草動都能知道,就這么折騰,竟尋不到半點蛛絲馬跡。

但是合該連化青氣數將盡,鬼神都不容他,也是無巧無不巧,那天發生了一件很偶然的事,終于讓巡河隊發現了“金頭蜈蚣”,這才引出“陰陽河遇險,惡狗村捉妖”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