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荷花池下的棺材 三

郭師傅感到事情有異,讓李大愣和丁卯別跟再那幾個短工挖下去了,其余四個短工卻認為青蛙之類的活物兒太常見了,哪沒有啊,李善人花園那么大片的荷花池,沒有青蛙才怪呢,大白天挖出口棺材還怕炸尸不成,現在看著不動手的人,等會兒看見棺材里有好東西可別眼饞,四個人貪念一起,誰都勸不住了,周圍那些看熱鬧的人也跟著躥叨,恨不得趕緊把棺材挖出來看個究竟。

從來是利動人心,四個干活兒的短工,一輩子都沒像現在這么賣過力,就見他們四個人赤著膀子挖掘淤泥,酷暑時節烈日當頭,汗如雨下也顧不上擦,順著棺材的輪廓往四周挖下去,這四個人粗手笨腳,只會使用蠻力,挖了半天那棺材才露出半截,荷花池淤泥底下的古墓,有個很窄的墓室,上面起墳,下面有石磚砌成的墓室,看結構像是清朝早期的墓穴,到如今兩百來年也算是老墳了,估計早年間李善人在這里造花園,墳頭被鏟平了,僅存的墓室被荷花池淤泥覆蓋,常年受到泥水侵蝕,墓磚塌陷,棺木也讓水浸得糟爛了,這口棺木的形狀東高西低,方位是頭朝東腳朝西,棺身還有漆金花紋沒掉凈,抹去淤泥能看出是水紋托著蝶蛾飛舞的圖案,棺木上有水紋,說明其中安放的是女子。

李大愣說:“這么多青蛙,許不是想吃這棺木上金漆彩繪的大蛾子?”郭師傅說:“凈胡扯,棺身的漆彩怎么能吃?”丁卯說:“棺木上根本也不是飛蛾,那是蝴蝶。”三人在旁你一言我一語的低聲議論,這時看熱鬧的那群人里來了個小張半仙,念過幾本陰陽經,懂得觀望些個風云氣候,他家祖傳就是看風水的,從他祖父那輩兒起就號稱張半仙,到他這是第六代風水先生,此人歲數也不大,二十來歲還不到三十,他今天聽說李善人公園挖出古墓,特地過來瞧熱鬧,認出巡河隊的這些人,告訴郭師傅和丁卯:“這棺材上的金漆不是飛蛾也不是蝴蝶,似蝶似蛾,介于兩者之間,這叫青蚨,相傳南方有這種飛蟲,古時也將青蚨比作金錢,畫成圖案一見發財,可能棺材里的女子,生前是南方人,棺木上有青蚨水紋圖案是給子孫后代留財之意。”

郭師傅說:“原來如此,青蚨我可聽說過,這種飛蟲分為子母,母不離子,子不離母,把母蟲和子蟲的血分別涂抹在銅錢上,賣東西時拿子錢給人家,半夜里子錢必定會飛回母錢所在的地方,所以子母錢永遠用不盡。”李大愣喜道:“還有這等好事?我看咱也去逮些青蚨,把血涂在錢上,往后再也不會因為錢不夠用發愁了。”郭師傅說:“這不定是哪個想錢想瘋了的主兒自己琢磨出來的,豈能當真?”他又問張半仙:“小張先生,你看泥坑里挖出這口棺材,怎么會引來這么多青蛙?它們把這棺木上的彩繪當成能吃的飛蛾了?”張半仙搖頭道:“我瞅著不像,青蛙怎么會識得棺材上畫的是青蚨還是飛蛾。”

說話這功夫,那四個幫短兒的已經把棺材挖得五面見天,怎么叫五面見天,棺材蓋是一面,四周兩短兩長是四面棺材梆子,這五面都露出來了,只剩棺底還在泥里,荷花池塘中的青蛙也聚了數十只,大大小小看得人頭皮子發麻,開始還有人拿石頭丟過去,群蛙被趕得散開,不久又聚起來,列陣般排開,整整齊齊蹲在地上,一個個瞪目鼓腮,滿臉怒容,對著坑底的棺木動也不動,好像臨陣以待似的,至此,圍觀的人們皆有不祥之感,好心勸那幾個幫短兒的別再挖了,指不定那棺材里有什么東西呢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