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荷花池下的棺材 四

那四個幫短兒的也是見財起意,到這地步什么話也聽不進去,看挖泥挖得差不多了,拿鐵鍬撬動棺蓋,那棺蓋甚是厚實,這些人也不知道要先拔去棺蓋上的長釘,接連撬了幾下撬不動,但棺木底端被泥水浸爛了,棺底已朽出了大窟窿,只不過泥水擋住了看不見,這四個粗手笨腳的漢子在上頭使勁撬棺蓋,竟把蓮花底給摳掉了,四周兩短兩長的棺材梆子,死人躺在其中,頭頂祥云腳踩蓮花,腳底對著的棺木有金漆蓮花圖案,頭頂心對著的部分是祥云圖案,四個幫短兒的用力過猛,棺木的蓮花底本來也有窟窿,當時就掉了一大塊,從里面露出兩只穿著繡花鞋的三寸金蓮,舊社會女人要裹小腳,尖尖細細,可死人的腳,雖然穿著繡鞋裹著錦被,仍讓人一看就覺得硬梆梆的,要多不舒服有多不舒服,周圍那些人們,掂起腳瞪著眼去看棺木中女尸的兩只腳,一時間鴉雀無聲。

棺木中露出的錦被繡鞋,讓泥水浸得變質,顏色發烏,但鞋上還嵌有金絲和珍珠,讓日頭一照熠熠生輝,有個幫短兒的看直了眼,他哪還顧得了什么眾目睽睽,伸出手去拽那兩只嵌珠的繡鞋,可就覺得棺中女尸那雙小腳在動。

李善人公園找短工清理荷花池淤泥,不成想挖出一口兩百年前的棺木,其中一個幫短兒的仗著是白天,壯起膽子伸出手,剛摸到那雙筍尖般的繡鞋,棺中女尸的兩只腳忽然一動,嚇得他急忙縮手,跌坐在泥坑中掙扎不起,另外三個幫短兒的跟他是同鄉,一起出來找活兒干,趕緊過去扶起住,怎么扶也扶不起來,這人被當場嚇癱了。

以前有人惡作劇,夜里扮鬼嚇人,把人嚇得坐在地上半天起不來,要拿迷信的話說,這是在一瞬之間嚇掉了魂兒,魂魄再回來就不是原來的位置了,有時候緩幾天還能恢復,有時候癱一輩子再也治不好了,這個幫短兒的就是嚇得腿一軟坐倒在地,兩條腿都沒知覺了,嘴里一句話也說不出,他那三個同鄉把他抬到泥坑外邊,交給郭師傅等人扶著,他們要接著下去扒棺中女尸的繡鞋。

那些看熱鬧的都站在坑邊,荷花池邊緣清淤挖出個大泥坑,下面全是惡臭的淤泥,誰也不想往里走,有人眼尖,瞧見棺底露出的兩只小腳好像動了一下,勸剩下這三個幫短兒的別再去了,怕是要乍尸,那三個人哪里肯聽,李善人公園管事過來的也攔不住他們,換做成更半夜,沒準不敢去,晌晴白日有什么好怕?

從來說貧困二字不分家,窮能困人,人窮了志短,沒錢這人就被束縛住了,街上好吃好喝好東西應有盡有,沒錢只能干看著,半夜做夢受用一番,睜開眼還是出苦力啃窩頭,過日子處處都要用錢,沒錢便受窘困,這些幫短兒的窮怕了,沒瞧見棺中女尸的模樣,只看到露出來的那雙小腳,穿著鑲金邊掐金線的繡鞋,鞋上嵌著幾個米粒兒般的小珍珠,裹著的錦被和褲子變質發黑了,也就繡鞋上的金線和珍珠還值幾個錢,這三個幫短兒的看在眼里心中動火,走到棺木近前雖然不由自主的害怕,那也壓不住貪念,一步一步湊過去,哆哆嗦嗦地去拽女尸小腳上那雙繡鞋。

這時郭師傅在泥坑邊扶著先前嚇壞的那位,聽此人嘴里一個勁兒在念叨著什么,郭師傅和丁卯倆人聽他似乎在說那女尸會動,二人有些詫異,在巡河隊撈河漂子這么些年,可沒親眼看見死人白天能動,前些天老龍頭火車站貨場雖然出過僵尸撲人的事,卻是聽旁人說的,無憑可查,無據可考,是真是假難以辨別,即便是真有其事,也是出在黑天半夜的時候,這人死如燈滅,荷花池下的棺木中這女尸,死了兩百余年,況且白天陽氣最盛,說這死尸光天化日之下能動,他們是無論如何也不會信,但今天這件事很反常,看那群青蛙如臨大敵般圍著棺材,其中必有古怪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