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鬧鬼的十字路口 一

人們都說李大愣是虎相,大腦袋肉鼻子,銅鈴似的一對圓眼,像只老虎,丁卯是龍相,小伙子精明干練,身子板兒鞭實,走路呼呼帶風,拿起腿跑上二十里地,停下腳步氣不長出面不改色,⒌㈨⒉這一龍一虎要輔佐著河神郭得友,什么話讓人傳多了,都免不了添油加醋和過份夸大,可也說明這哥兒仨當年總在一塊,到魏家墳捉拿河妖連化青,少了誰也不行。

金尾蜈蚣這條風水脈,是老年間的枯河溝子,一頭在李善人公園,一頭在魏家墳,近百年來,枯河溝子早已不復存在,只有會看風水的先生才能從中看出形勢,郭師傅帶著丁卯和李大愣,根據張半仙的指點,到城南魏家墳路口石碑周圍找尋連化青的下落,一早起來,天熱得好像下火,穿著鞋走在馬路上都覺得燙腳,眼前灰黃一片,地下是霧,天上是云,濃云薄霧,天地間灰蒙蒙黃騰騰連成了一片,一群接一群的大蜻蜓擦著地皮亂飛。

似乎是要下大雨的兆頭,他們仨到城根底下碰頭,看街上行人稀少,像這種要下大雨的日子,人們很少出門,尤其是賣苦力的窮人,天熱干活兒累,滿身出汗,心里有火,汗毛孔全張著,讓大雨淋到,激這一下,至少半個月高燒不退,你一天不干活兒,全家大人孩子就一天沒嚼谷,十天半個月可歇不起,況且生病吃不起藥,只能在家硬抗著,抗過去也得落下病根,如若病得厲害,說不定當天就一命嗚呼,一領草席子裹起來,埋到亂死崗去喂野狗,家里干活兒掙錢的頂梁柱一死,這一家人便也散了。

郭師傅他們三個人全是光棍,也不做苦力,倒不在乎這個,眼見天色不好,心里猶豫了一下,還是決定去魏家墳,捉到連化青就能審出三岔河口沉尸案的詳情,不管那具女尸是不是當年離家出走的石家小姐,都要給石家一個交代,此事該當盡早了結,用丁卯的話來說,拿住連化青,不僅傳名積德,還有一份犒賞,他們也是把事情想得簡單了,先在城根兒底下吃了套煎餅果子,然后直奔魏家墳。

魏家墳又叫魏家瓦房,臨近南洼,通著電道,電道就是馬路,以前東北天津北平有這種叫法,聽著很怪,好好的馬路不叫馬路,怎么叫電道?道路通著電,人走到上面還不得過電?在以前那個年代,老百姓對電的理解,只有一個字——快,電報電車電話,凡是跟電有關的速度都快,電道是鋪好的板油馬路,走車走人快捷穩當,所以人們就管馬路叫電道,往南走不到洼地,是兩條電道縱橫交叉的大十字路口,老天津衛都知道這路口鬧鬼,邪行的厲害。

若從正上方俯瞰,十字路東南是魏家墳那片平房瓦屋,魏家墳改成魏家瓦房以來,住戶全是貧民百姓,去年一場大水,這片房屋塌了不少,砸死了七八口人,住在魏家瓦房的人們全當了難民,然后便沒什么人住了,不通水電,等著拆除,跟魏家瓦房隔著一條大馬路,十字路口的西南方向,是座煙草工廠,有名的哈德門香煙廠,民國初年,英美煙公司忽悠農民種美國煙,種子和種植技術免費提供,手把手的交你怎么種,種好了煙草公司高價收購,還有比這好的事嗎?說得簡直是天花亂墜,總之如何如何之好,掰開揉碎告訴大伙:“種莊稼只是維持個溫飽,想發財你就得種煙草。”鄉下農民有很多人上當,要了煙籽回去種,只種還不行,收了煙葉必須烘干,這成本可也不小,煙農們四處借貸,自己買來炭,把煙葉烘好了,到日子送至英美煙公司,才發現收購價格不及付出成本的十分之一,不賣給煙草公司又沒別的地方收,鄉下人以種地為生,全家人一整年都指望這份收入過活,不料比預期的價格差了十倍,這就叫逼死人不償命啊,以往趕上收煙的時候,經常看煙草長門口掛著死尸,那些人實在沒活路了,只好在路邊拿麻繩上吊。

那幾年為此而死的人著實不少,有傳言說魏家瓦房下埋著吊死鬼,吊死鬼要拿替身,所以這路口經常有人上吊,不知道是否可信,總之這條路含恨屈死的孤魂野鬼很多,也是風水不好,時不時的出事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