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鬧鬼的十字路口 二

后來煙草廠搬到了河東大王莊,魏家瓦房旁邊煙草廠這塊地跟著荒了,臨著馬路的幾座樓,曾經是煙廠的辦公樓和宿舍樓,后來幾此易主,居著皆不得安寧,空樓荒廢至今,過了魏家墳和煙草廠往南,屬于南洼,有大片的蘆葦蕩子,再遠處全是莊稼地。

十字路口的橫道以北,也有些偏僻,先是一大片臭水泥潭,再往北離城區漸近,住家和民房就逐漸多了,十字路口當中那塊大石碑,據說是用來擋住南洼的煞氣,同時把魏家墳和煙草廠的死鬼全擋住了,并且也拿盡了金尾蜈蚣的風水,這石碑的年頭可不短了,不知道是哪朝哪代所留,底下馱碑的石獸,腦袋斷掉了只剩半截,碑文模糊不可辨認,碑文的內容也早已失傳,修路的時候想動,怎知一動這石碑就變天,這個活兒誰都不敢干了,推來推去,這么多年一直沒動,不當不正的留在十字路口,過往都要繞著它走,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塊紀念碑。

郭師傅他們三個人,平時很少到這邊來,但大路都認識,別鉆進魏家墳那蜘蛛網般的小胡同便好說,到十字路口的時候快中午了,灰蒙蒙的天徹底陰了下來,他們在路邊看看四周,馬路上并非沒有行人,畢竟是白天,三三兩兩有過往的路人,大多是些菜販子,天不亮趕著大車從郊區進城,到早市上把成筐的豆角蘿卜論斤吆喝出去,不到晌午就基本賣完了,此時開始陸續往家走,路口靠近煙草廠那邊有個餛飩挑兒,擔挑子賣餛飩的是個老頭,帶個八九歲的小女孩,大概是爺孫兩個,老頭拿扁擔挑個小爐,到路邊擺幾張小板凳,賣餛飩和燒餅,那些賣完菜往家走的鄉民,如果當天收入不錯,路過這往往會喝碗餛飩墊補一口,看樣子爺孫倆這副餛飩挑專做這些人的生意,擺的是常攤兒,可當天要下大雨了,買賣不好,攤子上沒有吃餛飩的主顧,平時白天這路邊也有幾個做小買賣的,石碑南邊人少,好在沒有巡警來管,不過收的都很早,天黑之后可沒人敢來。

哥兒仨在路口附近轉了一圈,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,這么悶熱的天氣,往石碑南邊一走,竟覺得有些陰森,魏家墳這邊的平房大多空著,有的房子上了鎖,有的連鎖都沒有,因為四壁空空,沒有怕偷的東西,石碑跟前也看過了,拿腳踩了個遍,下面全是實地,其次就是石碑西南角煙草廠的水泥樓,這時到飯點肚子也餓了,看路旁的餛飩挑,便過去喝碗餛飩吃幾個燒餅當午飯,賣餛飩的那個老頭,身材高大,下頜留著發黃的胡須,收拾的利利索索,可總是沉著個臉,見來了主顧,欠身起來招呼,那也看不見半點笑容。老頭讓小女孩給這三個人拿板凳,這小女孩長得乖巧,手腳勤快挺招人喜歡,很奇怪的是,這爺孫兩個臉色發白,冰冷蒼白中又帶著些高深,讓人覺得有幾分可怕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