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河神:鬼水怪談 >

第八章 鬧鬼的十字路口 七

郭師傅暗暗吃驚,心想:“不說這樓里沒人住嗎?如果當真沒有人住,豈不是大白天看見鬼了?”

不過越是如此,越說明這樓房里有些古怪,這哥兒仨也是膽壯心直,終歸是邪不勝正,況且為了捉拿連化青,他們每人都帶了家伙,不揣懷里,而是插在裹腿中,舊時男子出門必打裹腿,因為以前褲角大,不拿布帶子勒上,出門等于掃馬路,打上裹腿走道兒利索,短斧倒插在裹腿中,檀木把柄在下,斧刃貼著褲子露出半截,這種檀木柄短斧,想當初是地痞混混兒專用的兇器,別瞧砍柴嫌短,拔出來剁人,那可是一點都不含糊。

三個人鼻子里能聞到雨腥味兒,眼看這天氣要來了,要躲雨也得去那空樓房里躲,不再多想,抬腿邁步過去,鑲銅的樓門上原本帖有封條,風吹雨淋早脫落了,兒臂粗的門環上扣著一把大鐵鎖,也生滿了銹蝕,樓窗戶是豎起來的窄長方形,大多數用木條釘死了,門口這種笨鎖并不難撬,奈何鎖頭已經銹死了,只好拿家伙撬開銅環,費了半天勁才撬斷,門軸上也長了銹,用力一推就發出嘎吱吱怪響,推開一道門縫,先是刺鼻的霉味,里面黑咕隆咚很陰森,感覺不像樓房,卻似個深山古洞。

李大愣的膽量,遠沒有他平時吹噓的大,往樓里一看是真怵頭,立刻使出裝傻充愣的本事,說道:“二位兄長,我去門口替你們把風得了,里頭萬一出點兒什么事,咱好有個接應。”他剛想往外走,炸雷一聲,黃豆大的雨點加著雹子就落下來了,雨下得天都亮了,老話說“亮一亮,下一丈”,這場大雨來勢不小,到晚上都不見得停,李大愣道:“得了,算我沒說。”

郭師傅和丁卯見外頭下起了大雨,想不進來都不行了,告訴李大愣不要聲張,不過三個人白天出來,都沒想到要帶手電筒,這地方斷水斷電,樓內有電燈也不能照明,沒法子掏出抽煙用的火柴,劃著了一根,借著些許微弱的光亮看東西,哥兒仨怕讓過路的人當成賊,那是有口也說不清了,進了樓房顧不上看眼前有什么,一個接一哥閃身進來,趕緊把大門給掩上,外面風雨之聲頓時變小了,放佛隔得很遠,首先一個感覺,樓房里可夠潮的,那也難怪,去年曾讓大水淹過,尋思樓房里沒準有水月燈電石燈之類的東西,找出來照個亮,總好過用火柴照明,看這座樓房的結構,與普通的公館相似,地面積了層灰。

進了樓門先是玄關,里頭還有二門,三個人劃了根火柴照明,摸索著往里走。郭師傅說:“我覺得那賣餛飩老頭的話不假,這棟樓里真沒人住,地上的灰塵積了一層,要是屋里有人走動,絕不會這樣。”李大愣說:“不對呀,既然樓房里沒有人,咱剛才隔著窗戶看見的那張臉是誰?”丁卯眼尖,他說:“我看那張臉上好賽長著黑毛,可不是人臉。”

這句話一說,哥兒仨腦門子上都冒出了冷汗,揪著個心,推開玄關里側的二門,進了房廳,在門口找到一盞水月燈,也叫馬燈,里頭放煤油,點起來照亮了四周,看屋中無非是些擺設家具,迎面掛著一大幅油畫,占了不到半面墻,畫中是這家主人五口的肖像,當中一個留著八字胡的中年商人,身邊是位太太,顯然是他老婆,兩口子慈眉善目的很富態,身邊站著三個子女,兩個姑娘十五六歲,一個男孩十歲出頭,想必是家中的少爺小姐,可當年的全家福,如今卻變成了兇宅中的遺像。

三個人為了捉拿連化青,人家說什么他們都不信,那賣餛飩的老頭和小女孩是什么來路?怎么就知道這樓里準沒有活人?河神郭得友進了兇宅是死是活?到底會遇上什么東西?說到這,扣子可大了,別說您著急,連我都急了,可咱還是得下回分解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