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樓梯上的人頭 一

魏家墳路口這棟樓,最后一位主家是廟會的會首,咱得先說說,廟會會首是做什么的,有道是“趕集上會做買賣”,趕大集趕廟會,全都是一回是,舊社會有大批跑江湖謀生的人,別看這幫人哪也不挨哪,各有各的營生,但在社會中自成一體,能把這些人聚集到一處的是會首,會首必須是黑白兩道都能吃得開,他看哪里開廟會有塊空地,先掏錢包下來,請人扎好一排排的席棚,然后把那些江湖上賣藝擺攤兒的人全聚來,什么賣膏藥的、算卦的、拿大頂的、耍狗熊的、賣把式的、賣針頭線腦兒的、說評書的、說相聲的、唱大鼓的、拉洋片的、練雜技的、總之跑江湖的這些人,全到會首包下的場子里做買賣,等到做完買賣,每人都得給會首一些錢,會首賺的是這份錢,為了能把廟會辦熱鬧了,會首一般還要請高蹺隊和戲班子,住在這棟樓里的會首,自己也帶高蹺隊,那些高蹺行頭裝束之類的物事,平時都存放到他家里。

郭師傅他們三個人,看了看屋中擺設,也不過是桌椅鏡子床鋪大撣瓶,和普通的人家沒什么兩樣,只不過所有的東西上都蒙著層灰,屋子里還有發大水那年淹過的痕跡,看不見有人,充斥著無法形容的詭異氣息。

李大愣覺得頭皮子一陣陣發麻,只好在口中哼哼幾句荒腔走板的戲文給自己壯膽:“黑臉的好漢屬李逵,三國倒有個毛張飛,手提鋼鞭黑敬德,包文正坐殿讓過誰?”這兩句唱詞兒,全是演武鎮宅的典故,民間俗傳,在兇宅唱武戲,可以驅除妖邪,您別說,唱這兩句還真是壯膽,所以郭師傅也沒攔他,他接著哼唱:“白臉的好漢屬羅成,景陽岡打虎是武松,南扈報號高君寶,長坂坡下趙子龍。紅臉的好漢屬云長,殺人放火是孟良,手持大刀王君可,趙匡胤千里送京娘。青臉的好漢叫朱溫,山西坐殿程咬金,河南霸府單雄信,手提大刀蓋蘇文……”

哥兒仨一步步踏著厚實的樓梯木板,往上走到二樓,就看這層樓有好幾口大木箱,墻邊豎滿了高蹺鑼鼓,木箱子里裝的都是行頭,此外有不少道具,其中有個臉上帶黑毛的熊頭,是踩高蹺扮相里的黑熊精,之前他們從破窗往屋里看,瞧見那張挺嚇人的怪臉,有可能就是這個東西,哥兒仨緊張了半天,等看清是踩高蹺裝扮的行頭,各自長出了一口氣。

以往廟會或攆會里表演的高蹺,不僅是站在木制的兩根蹺棍上行走,要邊行走邊表演各種動作,并且裝扮成跑旱船、倒騎驢、傻媽媽、傻兒子,以及民間傳說里的各路神仙鬼怪,高蹺隊的廟會會首家中有這些東西,也不奇怪,李大愣啐了一口,罵著要去砸那些神頭鬼臉的行頭:“操他八輩兒祖宗,差點讓這玩意兒嚇掉了魂,萬一傳揚出去,真能砸了咱哥兒仨的字號。”

郭師傅說:“兄弟別耍老娘們兒脾氣,誰都保不齊有看走眼的時候。”說罷當先到各處查看,可樓上樓下,包括閣樓在內,犄角旮旯都找遍了,灶冷人清,連只老鼠也見不到,僅有一些偷都沒人偷的東西,看這樓里確實有兩年沒住過人,只剩地下室沒看,三個人心想來都來了,也不差這幾步,商量著先下去瞧瞧再說,他們揭開樓梯下的蓋板,有段木板臺階,從下去發現里邊很深,冷森森侵人毛骨,四壁用條形青磚砌成,這些青磚表面細膩光潤,帶著老墳里的陰氣,一看就是古墓里的墓磚,想不到下邊真有座老墳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