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樓梯上的人頭 二

當年掏地下室,在樓底下挖出一座老墳,沒人知道挖出過什么東西,但是青磚砌成的墳坑還在,墳磚很堅固,所以也沒大動,抹上白灰面,直接當成了存放東西的地下室。

從李善人公園到魏家瓦房路口,在會看風水的人眼中有個形勢,稱為金尾蜈蚣形,李善人公園的荷花池是尾,魏家瓦房路口是頭,如果說這兩個地方,存在有明清兩朝甚至年代更久的古墓,那是半點也不奇怪,可如今只剩個墳窟窿,去年發大水淹了半個多月,墻皮上的白灰面脫落,四壁墳磚皆已松動。

郭師傅心中思量此事,順手摳下一塊磚,拿到眼前看了看。

李大愣問道:“哥哥你拿塊磚頭是想唱哪出?”

郭師傅說:“我看這是金磚,沒聽過陷魂陣磚打劉金錠嗎?”

李大愣說:“還真沒聽過這出,有講兒?”

郭師傅說:“當然有講兒,北宋年間有個女將叫劉金錠,曾遇異人授以異術,憑著胯下馬掌中刀和五行道術,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如同探囊取物,在兩軍陣前向來沒有敵手,直到敵營請來高人擺下陷魂陣,用三塊金磚打死劉金錠,此女死后尸身百日不腐,也是她有道行,可見不管會什么邪法妖術的人,都怕挨磚頭,即便不是金磚,這一板磚兒掄到誰腦袋上,誰也是受不了。”

李大愣一聽,也在墻上摳下塊墳磚揣到懷里,要是在樓里見到有人,二話不說,先拿這塊墳磚招呼過去。

郭師傅這么說,是給李大愣壯壯膽子,他摳下墻上的古磚,其實是打算看明白到底是不是老墳里的磚,要說天津衛這地方確實有古墓,五六百年的都不算古,年代更久的也有,別看明朝才建衛造城,實際上北宋年間已是河運樞紐,地名中有子牙河、陳塘莊,都是來自武王伐紂時的典故,歷史可以追溯到好幾千年以前,另外天津衛城根底下有很多舊窯廠,是古代燒磚造城的所在,地名大多帶個窯字,比如吳家窯南頭窯之類,全帶個磚窯的窯字,凡是這樣的地方,地勢普遍比較高,因為下面全是窯磚,當初燒壞了用不了的殘磚,一層層堆起來,年復一年日復一日,久而久之逐漸變成了地面,比別的地方高出一大塊,所以每次發大水都淹不到這些地方,據說風水都不錯,因為下面全是窯磚,沒有墳頭,住著干凈,住在那的居民中還有幾位世代燒窯磚的匠人,祖傳的手藝,郭師傅認識幾個這樣的人,常聽他們說磚頭,年代不同,磚窯里燒出的窯磚也各有不同,他聽的見的多了,稱得上略通此道,看地下室里的青磚真是墳磚,而且是古墳中的老磚,陰刻著魚龍紋,絕不是近代之物。

由于年代久遠,地面變動很大,修路架橋蓋房,以及原本的河流改道,使風水形勢發生變化,所以張半仙也看不出以前的風水形勢了,只知道大概是在路口一帶,此時找到幾百年前的老墳,看墳磚用的規格也不同一般,肯定是一座占據形勢的墳穴,因此可以確定,魏家瓦房路口的金頭蜈蚣穴,十有八九是指這座老墳。

墳洞里頭空氣不暢,讓人喘不過氣來,手中那盞水月燈忽明忽暗,看此處四壁空空,什么都沒有,空墳一座。

郭師傅心說:“魏家瓦房根本沒有連化青的蹤影,看來陳塘莊土地廟那個夢是不可盡信,這次可是撲空了,大下雨天鉆了趟墳窟窿,受累吃苦不說,還白耽誤功夫,這叫什么事兒呢?”

您說怎么這么寸,三個人不得結果,剛要轉身出去,突然聽墳洞上邊傳來一陣響動,是有人踩地板發出“咯吱咯吱”的聲音,郭師傅心中一動:“樓里一直沒人住,墳也是空的,外邊又下這么大的雨,有誰會進來?”

正詫異間,只見從臺階上骨碌碌滾下一個東西,墳穴中燈光太暗,那東西滾到腳邊了還沒看清是什么,郭師傅按下燈來一照,不有自主地退了半步,那是血淋淋一顆人頭,滿頭滿臉的血,兀自睜著兩只眼,仰面朝天瞪著他們仨人,眼珠子動來動去,呲牙咧嘴也不知是想咬人,還是有什么話想說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