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樓梯上的人頭 六

大雞子兒多了個心眼兒,守在馬路對面的空屋里盯著,夜里看見那只老馬猴出來,穿著人的衣服,行跡鬼鬼祟祟,進城去不知做些什么,變戲法的每次出外掙錢,則是往南洼走,從不進城,想不到魚四兒意外撞見了那只老馬猴,倆人當面一說,覺得變戲法的不是好鳥,轉天各自拎了把菜刀,提了盞馬燈,要到樓里揪住變戲法的,狠敲一筆錢財,再逼他把萬人變鬼畫中摘桃的底要出來,大雞子兒平時專耍胳膊根兒,認為那個變戲法的做賊心虛,不敢跟哥兒倆放對,老馬猴再厲害,也不過是個畜生,魚四兒一貫賊膽包天,有混混大雞子兒打頭,自是二話沒有。當天出門,走到半道下起了大雨,二人冒雨進了鬼樓,一進來瞧見老馬猴正蹲在那,兩眼盯著揭開板蓋的墳穴,它見來了外人,立時暴起傷人,大雞子兒菜刀還沒抽出來,就讓老馬猴一把揪下了人頭,魚四兒嚇個半死,坐在地上,以為今天要歸位了,不成想人頭滾進墳穴,郭師傅三人聽到響動,快步上來,猴妖一看對方人多,轉身逃走了。

郭師傅等人聽完魚四兒的話,無不駭異,變戲法的十之八九是連化青,此人曾拜過耍猴的為師,也收了只老猴跟在身邊,躲在魏家墳不敢進城,外邊大雨滂沱,馬路都讓水淹了,這一人一猴必定還在鬼樓中,當即四下里搜尋。

李大愣說:“哥哥,你聽魚四兒說的沒有,那個人會使邪活,憑咱們幾個人能拿得住他?”

郭師傅說妖術和戲法沒兩樣,全是障眼法,又叫魘昧之法,聽老輩兒人說,清朝末年天津衛出了位孫仙姑,能夠招妖請神,她點上根蠟燭,鬼神即至,身邊帶倆童子,全是精壯漢子,庚子年八國聯軍殺進來,孫仙姑聲稱要請天兵天將迎敵,帶領倆三十多歲的童子,持了木劍到城樓上做法,天兵天將沒請下來,她們三個先讓洋人的炮彈崩上了天,其實孫仙姑點的蠟燭叫招妖燭,只是幻人耳目罷了,想來“萬人變鬼、畫中摘桃、五鬼搬尸”等出自魔古道的妖術,也不過如此。

丁卯問道:“五鬼搬尸是個什么妖法?”

郭師傅聽吳老顯提過,五鬼搬尸陣是個魔古道開棺取寶的陣法,那些旁門左道的陣法,自清末以來已逐漸消聲滅跡,還是那句話,年頭不一樣了,怎么叫“五鬼搬尸”?五鬼是指五個死人,相傳以前有盜墓賊白天挖開墳土,但使多大勁兒也撬不開棺槨,那是棺中僵尸要躲天雷地火的劫數,遇上這種情況有兩個辦法,一是擺五鬼搬尸陣,二是念開棺咒,如今誰也不會相信這種欺神騙鬼的東西了,那年頭卻真有不少人信。

李大愣放下心來,拎個小雞子似的拎著魚四兒,跟在郭師傅身后,丁卯關死了樓門,四個人到處尋找暗道,發現壁爐里邊是道門,做得跟磚墻一樣,如果事先不知樓中有暗道,誰也不會想到這,推開暗門,里邊黑洞洞的。

正往里頭看的時候,那只老馬猴突然躥了出來,伸出怪爪,一把撓在魚四兒的臉上。

魚四兒嚇住了躲不開,半張臉讓它抓了下來,一聲慘叫撲在地上,兩腿蹬了幾瞪,眼見是不活了。

郭師傅等人吃了一驚,這么一會兒兩條人命,急忙將檀木柄斧子握在手中,對著老馬猴當頭就剁。

老馬猴奇快無比,躲開斧子,突然撅起腚來,它快丁卯更快,抬腿一腳兜在猴屁股上,老馬猴“嗷”地怪叫一聲,嘴里吐出血沫子。

李大愣趁勢上前,一斧子剁在猴頭上,不容它起身,跟著又是幾下,一斧狠似一斧。

老馬猴雖然狡獪通靈,終究是個肉身,幾斧子下去,已是血肉模糊,腦漿迸裂,當場斃命。

丁卯踹了一腳死猴,說道:“今天算是有它一個報應。”

李大愣叫道:“別走了連化青,先進去拿人!”他本以為老馬猴有多厲害,一看原來也架不住斧子剁,那還有什么怕的,當即提著水月燈,口中連卷帶罵,姐姐妹妹蓮花落全招呼上了,叫罵聲中鉆進了鬼樓暗道,郭師傅怕他有閃失,顧不得多想,撿起魚四兒的馬燈,帶上丁卯跟進去,卻不知里邊等著他們的,是死在鬼樓中的一家五口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