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樓梯上的人頭 七

哥兒仨進去一瞧,樓中暗道上下相通,下層讓水淹沒,一層二層是過道,地勢狹窄,三層有間屋子,魏家墳路口這座樓,二層帶個閣樓,從外邊看不出來,唯有通過暗道進出,閣樓中另有暗門通到樓頂,房間里邊充滿了潮濕腐朽的氣息,進到閣樓之中,提著水月燈四下照看,只見四壁抹著白灰,墻皮都快發霉了,也有鋪蓋衣服,但是除了他們仨,屋中并無一人。

三個人以為連化青躲在屋里,想不到沒有人,挨處搜尋一遍,再沒有別的暗道了,估計連化青已經逃走了,此人何等奸猾,這一次撲他個空,再找別的機會怕是不易,李大愣更是頓足起急,到手的賞錢沒了。

丁卯說魏家墳路口的鬼樓,換了好幾茬兒主人,哪戶人家也住不長,幾十年的樓不算很古老,但下邊有墓室改成的地窖,路口吊死過不少人,肯定不干凈,等閑從此路過的都繞著走,樓里又有暗道,連化青要找地方躲藏,再沒有比魏家墳鬼樓更合適的地方,此時人雖逃了,沒準會留下些蛛絲馬跡。

正說著話,脊梁根兒突然冒出一陣寒意,轉頭一看,可把他們嚇得不輕,說來也怪,墻上出了五個黑影,模模糊糊看不出是誰,但確實是有人站在燈前,映到墻上的身影,但屋里明明沒有這五個人。

丁卯大著大膽子,拿手摸到墻壁上,冷冰冰的一堵磚墻,墻面上什么也沒有,可那五個黑影越來越清晰。

他們三個人提著一盞水月燈,面對這堵墻壁,自己的影子在身后,不知壁上五個黑影從何而來。

郭師傅說:“瞧著有幾分眼熟,好似在哪見過……”

丁卯說:“是鬼樓里一家五口的畫,壁上五個黑影是畫中人的輪廓。”

李大愣:“許不是死在兇宅里的冤鬼顯魂了?要不平白無故,墻上怎么出來五個鬼影?”

郭師傅暗覺此事古怪,他想起孫仙姑的招妖燭,說道:“水月燈是鬼樓里的東西,沒準讓人做過手腳,也可能墻上涂了墨魚汁,平時看不見,在燈下一照便會顯出痕跡。”

李大愣說:“我當是什么,敢情是嚇唬三歲小孩的伎倆。”

丁卯說:“二哥言之有理,反正打人一拳,防人一腳,咱們在明處,連化青在暗,凡事小心,可別著了人家的道兒。”

郭師傅讓李大愣滅掉那盞燈,只用魚四兒從外邊帶進來的馬燈照明。

李大愣依言滅掉水月燈,哥兒仨借著昏暗的馬燈,抬頭又往墻壁上觀瞧,五個黑影仍在。

丁卯不信那份邪,掄起檀木柄短斧,一斧子剁到墻上,剁出一道斧痕,可是壁上的影子一動不動,越看越真,好像真有五個人站在燈前,有如活的一般。

三人心中駭懼,屏住氣息,站立在原地膛目直視,一時不敢妄動。

又等了片刻,不見它異,但夫妻二人加上兩女一兒,在墻壁上的身影更為真切,簡直呼之欲出。

郭師傅發覺墻上黑影跟剛在不一樣了,問丁卯和李大愣,他們倒沒發覺,郭師傅以為自己看錯了。

李大愣心里發怵,說道:“鬼樓里不干凈,我看不行咱先回去,請道天師符帶上,再來不遲。”

說話這么一會兒,三個人的視線無意中從墻壁上移開,再看墻上一家五口的鬼影不見了,他們忽然間感到陰冷的手掐住了脖頸,用手往頸中一摸,卻什么也沒有,側頭看去,原來是鬼影不知不覺間繞到了他們身后,掐住了他們映在地上的影子,此時馬燈轉過來,他們的影子卻被那五個鬼按在身前不動。

三人無不大驚,惶急之際扔出斧子,哪里打得到地上的鬼影,只覺掐住脖子的手越來越緊,一口氣也轉不過來,眼看要死在魏家墳鬼樓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