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樓梯上的人頭 八

郭師傅命在頃刻,意識到這馬燈也不能點,不知屋中有什么東西,只要兩眼能看見東西,便中了要命的邪法,他手一松,扔掉那盞馬燈,眼前一黑,掐在三個人脖子上的手頓時松開了,他們驚魂難定,眼前漆黑一片,呼呼喘著粗氣,虧得急中生智,撿回條命。

此刻郭師傅發覺面前還有個人,要說也怪,剛才點著燈看不見,等到屋里黑得伸手不見五指,那人趁黑湊到了近前,不知意欲何為,郭師傅感到此人來者不善,黑燈瞎火看不見東西,怎敢容對方近身,可是帶來的斧子扔在地上,捏著雙手沒法應對,一摸摸到揣在懷中的那塊墳磚,握在手中對著那人就拍了下去,一轉拍在那人頭上,打個正著,耳聽對方悶哼了一聲,摔倒在地。

丁卯聽到響動,劃了根火柴,三人眼前一亮,就見地上倒著個男子,手里握著柄匕首,身穿麻衣頭戴小帽,套著件黑坎肩,臉頰上有膏藥,看不出是誰,扯下膏藥,見此人大約有二十來歲,面容英俊,兩條眼眉連在一起,是個罕見的一字眉,不是連化青還能是誰。

原來連化青躲在鬼樓之中,發覺有人進了樓,他自持有幻人耳目的妖法邪術,其實類似外國的催眠術,老時年間被當成妖法,ㄚ5ㄚ9ㄚ2ㄚBㄚOㄚOㄚKㄚ因此有人進來他也不怕,可也是多行不義,活該他一死,該死活不了,讓郭師傅發現了不能在這屋里點燈,看得見東西就會見鬼,屋中本有的東西卻看不見了,連化青一看情況不妙,打算趁黑過去一刀一個捅死這三個人,哪知讓郭二爺一磚拍在頭頂,哥兒仨把他從閣樓上拖到樓下,一摸氣息全無,竟被一磚打死了。

按相面的說法,一眉橫生加上目有雙瞳,屬于君臣不配,是短命小鬼的面相,但三人在古墓棺材中見到連化青的死尸,仍感到十分意外,丁卯和李大愣本以為抓住連化青,還要交給官府治罪,按此人犯下的案子,免不了吃一顆黑棗,民國時沒有砍頭,死刑只有槍決,押到西關外的刑場正法,挨槍子兒叫“吃黑棗”,然后哥兒仨邀功請賞,傳出名去立下字號,可沒想到連化青就這么死了,反正不過無論是死是活,也該將尸首帶回去,才好有個交代,說話這時候雨勢不減,大水已漫進樓中。

哥兒仨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眼看積水越來越深,墳窟窿和一層的死尸,都被大水淹沒,不得不上到二層,往外頭看了一眼,心里頭又是一沉,只見大雨如注,對面的魏家墳和路口石碑,完全被雨霧所覆蓋,隔著馬路就看不清了,各處積水成渠,以往汛情最嚴重的時候,像這么大的雨下到半夜,還不至于發洪水,可魏家墳地勢低洼,城里的積水全往這流,頭一年說要拆除那些平房,這邊的幾棟樓也都沒人住了,雖然沒拆,水電可全停了,往日里的排水溝被堵死了,遇上大雨時別的地方沒事,魏家墳也得讓水淹了,此時積水漫過多半層樓,馬路早已變成了汪洋澤國。

當年有幾片居民區。號稱三級跳坑,三級是三層的意思,由于住房破舊,且房屋不斷沉降,路面不斷加高,頭一層是馬路的地面比胡同的地面高,第二層是胡同的地面比院子的地面高,院子的地面比屋里的地面高,這是第三層,一層層下來,頂數屋里最低,雨下得稍微大一些,家家戶戶就得上演那出水漫金山,全家老少全拿臉盆往屋外舀水,兩三歲小孩坐到木盆里頭,在屋里能浮到水面上當船劃,日子過的苦不堪言,住這地方的人們最怕雨季,由于房屋地勢低洼,屋內潮濕,通風條件又差,特別是夏季,趕上天氣悶熱,常常憋得人透不過氣來,陰雨天十有八九屋里要進水,隨時準備好盆盆罐罐往外淘,許多家庭的家具因此泡得糟朽了,當年魏家墳沒拆的時候,那一大片平房則是典型的四級跳坑,因為外圍的地勢比南洼還要高出一塊,故此稱為“四級跳坑”,民間俗稱窮坑,形容住在魏家墳的全是窮苦百姓,能從窮坑里爬出去那就是發財了,后來整片房屋徹底拆除,填滿了南洼,四級跳坑連同魏家墳的地名,永遠成為了歷史,城里其余一些有三級跳坑之稱的居民區,直到八十年代后期還存在,經過幾次大規模房屋改造,才陸續得到改善。

可想而知,當時郭師傅等人帶著連化青的尸首,想走已經沒法走了,馬路上的積水齊腰深,水面幾乎漫過路口馱碑的石獸,好在那水再大,不至于把樓淹了,等大雨稍停,積水會很快退下去,不過估摸著這場雨怎么也要下到半夜才停,三個人守著連化青的死尸發愁,白天是不在乎,可天黑掌燈之后怎么辦,誰能保證不出意外?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