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樓梯上的人頭 九

正犯愁的時候,看見遠處有幾艘小艇過來,原來魏家墳那片平房里,住著一些外地逃難和拾荒的人,人數不多,住得也分散,這些居民都是去年發大水之后住進去的,不知道這地方一下大雨就淹,等水漫上來,再想跑已經來不及了,只好躲到房頂上,城里有巡河隊的水警,劃著小艇到這邊接人,將受了水災的人們送往高地,魏家墳十字路口以北,沒有那么大的水,他們三個人趕緊招呼,巡河隊的水警認識這仨人,到近前接上,一看怎么還抬著個死人,也顧不上多說,借了一條空艇,把活人死人都接下來,掉頭往石碑方向劃去。

馱碑的石獸已讓大水淹沒,水面上的那座古碑,在漫天雨霧中看來,只是個很大的黑影,讓人覺得十分不祥,如今城南洼地沒有河流了,相傳很多年前有條古河,沒人清楚那是什么年頭的事了,郭師傅祖上倒幾代,全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,也沒聽說有條大河通到南洼,除了看風水的先生能瞧出這地方以前有條河,歲數再大的人也不知道此事,至于說馱著鎮河碑的無頭王八是赑屃,那也是人們一廂情愿的觀點,龍生九子不成龍,分別是九中動物,當中有一種叫赑屃,力大無窮,壽命長,能負重,專門給帝王馱碑,其實也沒準是某種鎮妖辟邪的石獸,因為腦袋斷掉了,無從追究它是什么動物。

古時候立碑的用意,大抵是為了讓后人得知,此地曾經出過哪些大事,但這塊石碑上的字跡飽受風吹日曬雨淋,加上歲月消磨,已經沒人看得出石碑記載了什么內容,只聽張半仙說,石碑至少是幾百年前還有河水的時候所立,看形狀像是官碑,因為壓住了通往南洼的那條河流,擋住了不少陰氣,整個魏家墳的風水全讓它拿光了,所以這地方邪行,風水不好。

郭師傅等人上了小艇,他隔著雨霧,模模糊糊看見路口石碑,心里一走神,不免想起了這些事,尋思:“張半仙不過是個家傳幾代看陰陽宅混飯吃的,之前還說我們到魏家墳捉拿連化青,這一去是有死無生,最后不是也沒出事嗎?”他正跟心里琢磨,卻聽李大愣說:“今天把連化青的尸首帶回去,什么三岔河口沉尸案、土地廟鐵盒藏尸案、魏家墳古墓縮尸案,等于全讓咱們給破了,郭二哥啊,往后這些事傳揚出去那還了得,你不是河神誰是河神。”郭師傅聽李大愣這句話心里一哆嗦:“壞了,千萬別提河神,提了這稱呼準倒霉。”

郭師傅有心告訴李大愣別說,可為時已晚,低頭看了看連化青的尸首,只見那直挺挺硬梆梆的死尸,也在盯著他看,連化青生有妖異之相,一目雙瞳,一個眼中有兩個瞳仁,所以那對眼珠子跟倆黑窟窿似的十分可怕,郭師傅聽說死人尸變是半夜三更才會發生的事,此刻天還沒黑,可連化青那雙眼不知什么時候睜開了,駭異之際,忽然感到身子猛地一晃,他們三個和那死尸一同翻落水中,馬路上的積水只漫過普通平房的一半,河神郭得友是什么水性,到水中先定下神閉住氣,滿以為兩腳一蹬地就站起來了,可就覺得這水流比他想得要深,而且冷得刺骨,駭異之余,來不及多想什么,他和丁卯倆人拖著不會水的李大愣,三人從水里出來掙扎爬上岸邊,抬眼看看周圍,雨霧蒙蒙,隱約看到不遠處聳立著一塊大石碑,連化青臉朝下趴在那石碑底下,魏家墳原本的馬路和房子都不見了,石碑四周是大片的荒地。

咱這本書為什叫“河神——鬼水怪談”,因為會說到通往南洼的那條河,沒有這條河怎么能叫鬼水怪談?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