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惡狗村捉妖 六

郭師傅和丁卯水性出眾,發覺身子沉下去,急忙屏住一口氣,托著李大愣和連化青浮水上來,冒頭起身,卻見身在魏家墳十字路口,滂沱的大雨,兀自下個沒完,積水漫過了半截石碑,路口以南的平房讓水淹了一多半,有巡河隊的人看見這條小艇翻了,撐船過來搭救,三個人揪著連化青,掙扎上了巡河隊的船,在外人看來,這前后不過一瞬間之事,他們三個卻是臉色慘白,全身僵硬,嘴里起滿了紫泡,心里明白,口中說不出話,抬到家灌下熱湯才漸漸醒轉。

等他們醒轉過來,讓巡河隊到魏家墳收了大雞子兒和魚四兒的尸身,連化清仍是半死不活,把此人送交有司,驗明正身果是其人,過了半個來月才漸漸恢復意識,接下來審問案由治罪,隨你是鐵打的羅漢,到熱堂上也得扒層皮,沒有問不出來的口供,大刑伺候上,狗熊也得承認自己是兔子。

連化青受刑不過,說出當年怎么放火燒死了趕他出門的哥哥一家,又是怎么在土地廟害死了兩個小要飯的,怎么跟耍猴的師傅進城,做下不少傷天害理的勾當,后來耍猴的橫死在菜園枯井,他搶了魔古道傳下的奇書逃之夭夭,為了躲避通緝,也一度逃往外省,他先記下書中內容,然后把書燒了滅跡,當時兵荒馬亂,到外面人生地不熟,也只能以耍猴或乞討偷騙為生,仍不免忍饑受凍,想來想去,哪都不如天津衛這個三教九流聚集的水路大碼頭好,因此沒過幾年,他被迫回來,不敢進城,害死那一家五口,躲在魏家墳鬼樓,他和他那位耍猴的師傅不同,心眼兒多腦子好使,又訓了一只巨猿,讓其到民宅中偷取胎兒,他身上的妖術全憑死胎制成藥粉,魔古道的攝魂妖術,全憑吃下活取出來的肉胎,他吃的全是死肉,身上陰氣越來越重,落在河里是變成了行尸,還是有別的原因,他自己也不明就理,反正是讓郭師傅拿磚頭砸到頭上,打掉了尸氣,才恢復成本來的樣子,但再也施展不出魘昧之法,讓巡河隊手到擒來,大致是這么個經過。

郭師傅和他兩個兄弟,到魏家墳鬼樓捉拿連化青,落到陰陽河中,跟死過一回沒什么兩樣,心知張半仙的話是真準,回去怎么請賞,怎么謝張半仙,不在話下,只說連化青負案在逃多年,身上背著好多條人命,按當時的法律,怎樣開脫也躲不過一死,不過民國時期沒有斬首凌遲,判了個槍決,要吃一顆黑棗。

當時也曾游街示眾,然后押出西門到小劉莊刑場處決,整個過程各家報館電臺爭相報道,街頭巷尾談說的也都是這件事,老百姓們聽得消息,奔走相告,在連化青被游街槍斃的當天,人山人海的爭相來看熱鬧,惹得全城鼎沸,咱一直說河妖連化青,傳言此人是永定河里的水怪,究竟怎么回事,說到槍斃他那天您就知道了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