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惡狗村捉妖 八

眾所周知,北京城出了宣武門有個菜市口,那是清朝以來專門處決罪犯的法場,因此宣武門俗稱死門,前清時天津衛的刑場設在西關外,⑸⒐⑵西關是指外城的關口,算不上很熱鬧的地方,不過也是路口,可以讓百姓圍觀,鎮壓義和團那會兒,在這個法場砍下來不少人頭,入民國后廢除斬首,處決犯人改為槍斃,法場也不是設在街上了,改到西關外的小劉莊磚瓦場,槍斃連化青之時,行刑的地方正設在這個磚瓦場,可在當天,法場上出了讓人意想不到的怪事。

天津衛有北關和西關兩道關,北面的城樓規模大,叫做北大關,西邊的城樓規模小,叫做小西關,前清時各有一座城門樓子,一九零零被八國聯軍拆毀,解放后小西關改為監獄,押的全是重刑犯,出了關往西去,經過河龍廟義莊,是小劉莊磚瓦場,不是工廠的廠,是場地的場,常年堆放殘磚亂瓦的曠地,蒿草叢生,很荒涼的一個去處,離著亂死坑非常近,那一帶扔死孩子的最多,通常處決犯人,都要在小劉莊磚瓦場執行。

自打廢除斬首之刑以來,押到西門外小劉莊磚瓦場槍斃的犯人,也不下數百之多,值得一提的只有三次,頭一次是民國初年槍斃活貍貓,活貍貓是一個飛賊的綽號,傳說中這飛賊好生了得,他從來沒有同伙,天大的案子也是一個人做,有一手撐桿上房的絕活兒,在房上高來高去,飛空走險,如臨平地,誰都逮不住他,有一次也是趕巧了,踩訪隊的人正追他,活貍貓撐著長竿又想上房,料不到竿子選得不結實,撐到一半折為兩截,活貍貓從半空掉下來,摔得趴不起身,讓踩訪隊當場按住,插上招子游街示眾,押送法場槍決,吃黑棗之前不栽面兒,這叫人倒架子不倒,說了很多嘩眾取寵的豪言壯語,詞兒全是評書戲文里聽來的套話,比如“腦袋掉了碗大個疤、二十年后又是一條好漢”之類,當時看游街的百姓很多,擠得人山人海,人們特別愛聽這些話,也聽得懂,覺得英雄好漢不怕死,出紅差就該說這些話,一路上跟著起哄喝彩,鬧動了半座天津城。

最后一次是五十年代槍斃袁三爺,袁文會袁三爺,天津衛頭一號的大混混,天生禿頭,會些武術,解放前已被捕在押多年,民國政府卻一直不敢動他,因為此人是青幫頭子,還管著腳行,勢力太大,根基太深,可謂手眼通天,相當于本地的土皇上,他一跺腳,城里城外都要跟著顫上幾顫,新中國成立之后人民政府決定對其執行槍決,那是在冬天,天寒地凍,袁文會被押出來是穿著一身棉襖,五花大綁,兩眼通紅,面色陰沉,也是關得久了,沒精打采的一句話不說,押送小劉莊磚瓦場,跪在地上挨了三槍,當時開了公審大會,萬人空巷,男女老少爭相來看,主要是袁文會名頭太響,人們都想瞧瞧他長什么樣。

這兩次是一頭一尾,處決活貍貓以前,還是按清朝的王法開刀問斬,槍斃袁文會以后,社會局面逐漸穩定,死刑游街不讓當熱鬧看了,槍斃連化青恰好在當中。天津衛這地方和北京城不同,北京是天子腳下,別看離得近,兩地民風習氣卻不相同,京城處決的大人物多,同樣是看法場上的熱鬧,京城百姓講究看和政治有關的紅差,比如什么農民起義軍的首領,或是被朝廷問罪的大臣,更要看劊子手的刀法。

到天津地頭上,不看這些名堂,也沒有,作為水陸碼頭九國租界,三教九流各種閑人扎堆兒的地方,尤其愛看熱鬧,講究的是看處決大混混兒或背著大案的巨盜,這種人大多是亡命之徒,臨刑前游街示眾,瞧見那么多人盯著自己看,不但不怕,往往還得意起來,嗓門兒豁亮會唱的,唱幾句定軍山野豬林,不會唱的也有話說,道一聲:“老少爺們兒,在下因為什么什么原因犯的事兒,馬上要掉腦袋了,今天讓老少爺們兒們認得我,二十年后還是一條好漢。”百姓們跟隨著起哄叫好,一步一個彩兒,知道的是處斬槍斃死囚,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迎送哪位京劇名角,這也是本地風氣使然。

槍斃連化青那一天,也是這么熱鬧,大伙聽說這個人目生雙瞳,以為是怎樣一位了不得的人物,這等熱鬧豈能不看,到了正日子,街上要飯的不要飯了,偷東西的不偷東西了,說相聲的不說相聲了,拉車的也不拉車了,成千上萬的老百姓爭著來看,人擠著人,人挨著人,人摞著人,馬路兩邊碼成了人墻,分不開的人頭,這是多大的場面,可是誰也想不到,接下來會出什么事,您要問連化青是不是永定河里的妖怪,到槍斃他的小劉莊法場上才見分曉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