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槍斃連化青 二

以往處決犯人,押送到法場這一路之上,犯人看見這么多人抬頭望著自己,任誰這一輩子,都沒有如此受過重視,最紅的京劇名角也不會同時有這么多人圍觀,有的要訴說冤屈,有的要充好漢,而且天津衛看熱鬧的人們和別處不一樣,尤其會起哄會喊好,所以再怎樣貪生怕死,也得當著大伙的面交代幾句話。

更有那些成了名的大混混兒,上法場時上身穿箭袖靠身蜈蚣紐,十三太保疙瘩袢,腰束英雄帶,下身穿燈籠褲,腳踩抓地虎快靴,頭戴英雄帽,評書京戲中的綠林英雄怎么打扮,他也怎么打扮,頭上多插一朵白紙花,跟低下圍觀的人群有問有答,人們齊聲問:“好漢爺,給大伙說說,你怎舍得把嬌妻幼子丟,怎舍得八十歲的老爹爹無人養,怎舍得拋下親朋好友眾兄弟?”

那位好漢綁在車上,必定是橫眉怒目不肯低頭,途中罵不絕口,下至大總統,上至老天爺,誰他都敢罵,聽得有人問起,便要答道:“諸位老少爺們兒,我也舍不得老娘年邁高,舍不得河東河西好,舍不得兄弟朋友義氣深,恨只恨平生志未酬,可是咱好漢做事好漢當,今天一命抵一命死也甘休,人頭落地碗大個疤,十八年之后回來再報仇。”

那位好漢交代一句,底下的人群便大喝一聲“好”,響徹云霄,聲震屋瓦,好漢說完了罵夠了再唱兩段,抒發一下情懷,別管唱得好不好,臨刑前這一嗓子,必定是感天動地聲淚俱下,這才是上法場的熱鬧,至于犯了什么事兒掉腦袋,那倒是次要的,老百姓頂討厭槍斃前喊口號的,反正喊什么也沒人聽得懂,其次是不愿意看嚇破膽張不開嘴的人,最沒勁的便是這種沒嘴兒葫蘆,轉眼人頭落地了,再不說哪還有機會?

押送連化青打街上經過的時候,人們一個個伸長了脖子踮起腳尖,眼巴巴的看著盼著,奈何這個不爭氣的一聲不吭,活像一根木頭樁子,可把這些看熱鬧的給急壞了,有人扯著脖子喊道:“好漢,你倒是唱兩句啊!”還有人出主意:“咱給他來聲好兒吧,大伙聽我數啊,一……二……”接下來只聽千百人同時叫聲:“好!”

連化青本來耷拉著腦袋,聽到這個好字,慢慢抬起頭來,人們立時屏息吞聲,誰也不說話了,瞪大了眼等著連化青開口,此情此景,估計要唱“嘆英雄生離死別遭危難”這段,天津衛的老少爺們兒愛聽,也會聽,上法場該唱什么不該唱什么,那全是講究,唱不對了可不行。

沒想到連化青不唱,只是望著人群求告道:“老少爺們兒,我連化青老家在陳塘莊,長大沒學好,誤入魔古道,殺了人犯了法,今天上法場吃槍子兒,落到這般下場,也沒什么話好說,僅有一事相求,望眾位念在我無人看顧,這一去再不回了,容我在此要口酒飯,讓我吃飽喝足了走到黃泉路上,不至于做了萬劫不復的餓死鬼,我二輩子不忘報答眾位。”

當年有句話是這么說——“妖異邪術世間稀,五雷正法少人知”,清朝以前還能見得到妖術障眼法,民國之后已經很少見了,看熱鬧的人們以為連化青無非是江湖上唬人的手段,聽其說得可憐,便有好事之徒去找酒找肉,到街上做買賣的飯館要來,飯館也不收錢,因為是積德的事,押送法場處決的人吃了你店中酒肉,往后準有好報,交給執法隊負責押送的軍警,送到連化青嘴邊,連化青狼吞虎咽把酒肉全吃了,低下頭閉上眼一動不動了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