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槍斃連化青 三

周圍的人們看不明白,如今長休飯斷頭酒已經下了肚,怎么又不言語了?莫非覺得這酒肉不好嗎?大伙一路上跟著起哄,那人卻恍如不聞,一路出了西關,φ5φ9φ2φBφOφOφKφ來到了小劉莊磚瓦場,執法隊將連化青拖下車,到挖好的坑前跪下,聽執法官念罷了罪由,有三個行刑的法警提槍上前,只等一聲令下,便要執行槍決。

大多數人看到執法隊把連化青押出西關,便起著哄回去了,覺得沒意思,但是等候在小劉莊法場看槍決的也有百十來人,郭師傅和丁卯是一路跟來,還請了養骨會的道人,等著來給連化青收尸,正是中午,天色陰沉,只見連化青反綁雙手,背后插著招子,低頭跪在土坑前邊,口中好像在叨咕著什么,突然從嘴里嘔出一口黑水,在場的人離得老遠,都聞到一陣腥臭,紛紛捂住口鼻,心中老大詫異,這是吃了什么不干凈的東西,怎么比河里的死魚還臭?

以前經常有被處決的人在槍斃之前,受不了驚嚇,因為太緊張了,全身哆嗦,胃部急劇收縮,把胃里的食物吐出來,可沒有如此腥臭的味道,事情顯得有些古怪,這時下起陣雨,雨勢不小,所有的人全被淋成了落湯雞,執法官揮揮手,示意趕快執行槍決,拔下招子拋在一旁,三個法警依次上前,頭一個拎著槍上來,對準跪在地上的連化青后腦開了一槍,槍聲一響,響徹荒郊,聽得圍觀的人們心里跟著一顫。

連化青隨著這一聲槍響,身子向前倒下,滾進了土坑,第二個法警上來,對準倒在坑里的連化青又是一槍,接著還有第三個法警再補一槍,這是怕一槍死不了,也怕有執法隊事先讓人買通了,開槍時不打要害,所以槍決都是打三槍,執法隊有人的下去查看是不是死透了,然后簽下文書,如果沒有家人朋友來收尸,便用草席子卷了,扔到附近亂死坑里喂野狗,當時有養骨會的道人來收尸,接下來的事執法隊便不管了,匆匆收隊回去,一下起雨來,四周看熱鬧的人也都散了。

郭師傅目睹了槍斃連化青的整個過程,感覺不太對勁兒,他瞧見連化青挨槍前吐了一地黑水,不像吃下去的東西,跟河中淤泥一樣腥臭,等養骨會的道人把死尸抬上來,他到近前仔細觀看,只見連化青腦袋讓槍子兒打出一個大窟窿,他不放心,扒開死尸眼皮一看,眼中只有一個瞳仁,再看死前吐在地上的黑水,已經讓雨水沖走了。

郭師傅心說:“不好,據說當年家住陳塘莊的連秋娘經過永定河,不幸落在河里,命大沒淹死,回到家便有了身孕,生下個來路不明的孩子,也就是連化青,有人說是永定河里的水鬼撞胎,所以稱他是河妖,雖說這件事無從證實,但連化青槍斃前吐出一口黑水,死后眼中雙瞳變成了單瞳,好似皮囊中躲著個鬼,死在小劉莊法場的連化青,僅是一具人形皮囊,而永定河里的河妖,準是借著大雨逃走了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