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槍斃連化青 四

五河水上警察隊管著的五條河當中,有一條叫做永定河,只聽這條河的名子也知道不怎么太平,要是太平無事,就不用叫永定河了,在槍斃連化青之后,郭師傅感覺要出事,可他沒對旁人說,說了也未必有人相信,只在心里思量。

由于不是從河里打撈上來的浮尸,所以不送河龍廟義莊,當天有養骨會的道士,將連化青的尸身抬去火化,骨灰埋到養骨塔,城里兩個埋骨的地方,北邊有厲壇寺,西邊有養骨會,這倆地方不太一樣,厲壇寺供著度化餓鬼的地藏王菩薩,⑸⑨⑵養骨會拜北極佑圣真君,一佛一道,各不相干,不過厲壇寺的僧人只在廟里等著,有人送來骨灰壇,他們就接下,不出去找,養骨會正相反,每次法場上槍斃砍頭,會中老道都去收尸,這次郭師傅也是從頭跟到尾,等養骨會的道人將死尸收去燒化,骨灰放進塔中,眼瞅著沒出什么岔子,他尋思也許是自己想得太多了,但盼著沒事。

此時天快黑了,陰雨連綿,馬路上行人稀少,他和丁卯起身往回走,那邊李大愣領了犒賞,請上巡河隊的人擺了兩桌,等他們倆過去吃飯,郭師傅的心思不在這,吃飯時別人說什么他都沒仔細聽,也無非是說他捉拿連化青,破了好幾件奇案,如何如何了得,河神郭得友的名頭算傳開了,這些話他全沒在意,只覺得眼皮子直跳,老年間有種說法——左眼跳財右眼跳災,他右眼皮子跳得厲害。

以往的迷信觀念中,說這右眼皮子亂跳,是要出事兒的征兆,人們都盼著左眼跳財,右眼皮子跳動卻讓人提心吊膽,還有另外一說,俗傳是“左眼跳財,右眼跳人來”,右眼皮子跳個不停,是家里要來人的征兆,來人總比有災好一些,可那也是吉兇難料,你知道來的是什么人?

郭師傅先是右眼皮子亂跳,接這左眼皮子也跳,不知到是來人還是來災,不免心神不安,他撕下指甲蓋兒大的一塊白紙,蘸濕了貼到眼皮子底下,以前認為這樣做,可以止住眼皮子亂跳,從飯莊里出來,各回各家,雨夜黑天,他一個人往家走,回到河龍廟義莊,將房前屋后的門戶關好,眼皮子跳得睡不安穩,索性點上油燈,坐在燈底下捏紙元寶。

舊社會說扎紙活兒,包括紙人紙馬紙元寶之類,凡是燒給死人的東西都算,跟裱糊房屋是同一門手藝,有些裱糊師傅手藝不錯,不過不敢做紙活兒,只以裱糊房屋頂棚為生,因為這是燒送陰間的東西,八字不硬的人壓不住,其中的講究和忌諱也不少,郭師傅捏的紙元寶,是用錫紙疊成,燈下看就跟真的相似,但形狀不同,真的元寶有金錠銀錠,說老話兒叫大寶,錫紙做的金銀錠,兩頭敲得高,底下還要寫四個字——陰司冥府,相傳夜里有孤魂野鬼拿了紙錢出來買東西,半夜看那紙捏的金錢元寶,和真的一樣,天亮再看卻是紙錢,做成這樣是為了不讓陰魂用紙錢騙人,如果商販三更半夜接過錢來,看到底下有“陰司冥府”的字樣,再怎么像真的也不敢收,郭師傅做的紙活兒,都有這般講究,他睡不踏實,起身在屋里捏錫紙元寶,手里干著活兒,心里總覺得要出事,連化青被拉到小劉莊磚瓦場槍斃了,這個人雖然死了,卻保不準會陰魂不散,半夜找上門來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