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槍斃連化青 五

陳塘莊的人都說連化青是河妖,在永定河撞胎脫生為人,傳的是有根有據,郭師傅不敢大意,他知道水里的東西都怕鐵,老言古語里常說水能治鐵,鎮河之物大多是鐵牛鐵虎,他擔心半夜出事,搬動義莊里的煉人鐵盒,上下兩半分開,前門后門各放一個頂住門,心里覺得安穩多了,聽著外頭淅淅瀝瀝的雨聲,在燈下疊了百十個錫紙元寶,想起還有中午買的包子,正好半夜里墊一口,吃完包子接著捏元寶,不知不覺困意上來,趴在桌子上睡著了,河龍廟前后兩進,前頭臨著街是紙活兒鋪,后面半間大殿是義莊,他在前屋睡到半截,半夢半醒之間,覺得身邊有人說話,睡眼惺忪地睜開眼,只見面前站著個人,這人身穿長袍,十分高大,但屋里的油燈很暗,看不清對面這個人的臉,瞧那穿著打扮卻有些眼熟,前后門都頂著,也不知道這人是怎么進的屋,正指著后殿屋頂說話,聲音不大,但是顯得很急,似乎在告訴他:“屋頂上有東西!”

郭師傅心里一驚,再看面前根本沒有人,屋里油燈還亮著,趕忙捧起油燈到后頭查看,后殿年久失修,大雨下到半夜,殿頂讓雨水沖塌了一大塊,殘磚亂瓦掉下來,露出很大一個窟窿,他心說懸了,殿頂要是全塌下來,能把人當場活埋了,正想著,忽然聞到一股河中淤泥的腐臭,這股惡臭,跟連化青被槍斃前吐出的黑水味道一樣,隨即有個像人又不是人的怪物,從殿頂破洞中躍了進來,這怪物三尺來長,四肢有爪,身黑似漆,目光如炬,兩只眼像兩盞燈似的,直沖著他撲了過來。

他心知這是打連化青身上逃走的東西,全身暗綠色的河泥發出尸臭,還掛著許多水草,河龍廟義莊后殿中只有一盞油燈,雨水從殿頂落進來,將油燈打滅了,立刻黑得伸手見五指,漆黑一團的大殿中,怪物的兩只眼如同鬼火一般,看不出到底是個什么,他駭異至極,一怔之下,怪物已帶著腥風撲到眼前了,他手里連個家伙也沒有,空捏著兩個拳無法抵擋,此刻再想拿鐵器也來不及了,只得繞著棺材躲避,在這義莊大殿住了多年,殿里的一磚一瓦在什么方位,他閉著眼也一清二楚,圍著棺材東躲西藏全力周旋,渾身尸臭的怪物來勢雖猛,一時半會兒卻也撲不中他,不過他明白這么躲下去不是辦法,心中不住叫苦。

從殿頂躍下來的怪物,接連幾次撲不到人,追來追去,一下撲在棺材上,義莊中的破棺材已經用了幾十年,棺底鋪著層白米,柏木棺板糟朽不堪,一碰就散,耳聽喀嚓一聲,棺材板子和白米散落在地,郭師傅看不見腳下,絆了一個跟頭,踉蹌中撞到廣濟龍王爺的泥胎塑像身上,他死中求活,躲到泥像背后,感覺到那股腥臭的陰風逼近,此刻人急了拼命,肩膀腦袋頂住三丈多高的龍王爺神像,發聲喊用力推過去,也不知從哪生出那么大的力氣,只聽轟隆一聲響,殿中供奉的這尊廣濟龍王神像,頓時倒塌下來,正將那怪物砸到下面,三丈來高的神像雖是泥胎,那也夠份量了,滿身水草河泥的怪物兩臂亂抓,但是讓龍王爺的泥像死死壓住掙扎不出,不久便不能動了,郭師傅用力過度,也在大殿中昏死過去。

待到天光放亮醒轉過來,從殿頂大窟窿看出去,外頭雨也住了,毒辣辣的日光照進來,廣濟龍王爺泥像下壓死的東西,是具披散頭發的死尸,面目腫脹難辨,身上盡是淤泥和水草,皮肉有鱗,臭不可聞,不到中午僅剩枯骨,皮肉化為一地的黑水,有認識的人說這是河魃,河中死尸被陰魂憑附,當年撞胎托生的連化青,本是永定河里的河魃,得了胎氣托生成人也不容易,卻讓郭師傅在魏家墳捉住,送到小劉莊法場上槍斃了,一縷陰魂借著法水不散,逃回永定河,取了原形,也就是河底淤泥中的一具古尸,又上門來尋郭師傅,虧得廣濟龍王爺顯圣,泥像倒下來壓住了河妖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