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河底電臺 三

丁卯道:“誰說不是呢,但凡家里趁點兒什么,能指著到河里撈死人掙飯吃嗎?巡河隊的這份差事,真是破鞋跟兒——提不上的玩意兒,要說苦我可比我二哥苦多了,我們家只有半間小屋,連床棉被都置辦不起,寒凍臘月全家老小蓋一塊口罩睡覺,您說誰能有我們家條件困難?”

老梁不信,常聽人說“京油子、衛嘴子,京油子講說,衛嘴子講斗,你有來言,他準有去語”,像郭得友和丁卯這號人,混在社會上不是一天兩天了,平日里油嘴滑舌,跟他們說話是真有意思,可一不留神就讓他們耍弄了,所以沒敢接這話頭兒,他說:“你們倆想哪去了?我是覺得你們吃這碗飯的年頭多,熟悉各條河道的情況,所以有件事我要請你們幫忙。”

郭師傅和丁卯這才明白老梁的意思,二人說道:“只要梁大人你信得過我們,今后有凡是用得著我們哥倆兒的地方,盡管言語一聲,到時候你就看我們夠不夠板,必定是光屁股坐板凳——板是板眼是眼。”

老梁聽完很高興,點頭道:“有你們這句話就行。”接下來,老梁說了事情的原因,為什么要找郭師傅幫忙,說出來有點嚇人,因為近段時間,海河里有出現了淹死鬼。

海河是天津城里最大的一條河道,⑸㈨⑵沿河有大大小小不下十幾座橋,其中也有通火車的鐵道橋,抗美援朝戰爭時期,為了支援志愿軍在前線打仗,后方是全國總動員,臨近鐵道橋有個做棉被和膠鞋的軍需廠,工廠里為了擴大生產,從鄉下招收了大批職工,不分晝夜加班加點連軸轉,朝鮮戰爭進行到一九五三年七月,終于簽訂了停戰協議,廠里的任務一下子減輕了,生產線停掉好幾條,但有些職工仍住在臨時宿舍里待命,有兩個工人在河邊遇到浸死鬼的事,就發生在這個時候。

那時廠里管得比較松,領導只叮囑不要到河里游野泳,廠區后邊挨著海河,那段河道的河面開闊,河水也深,河底還有淤泥,下去游泳很容易出危險,可正好是三伏天,天氣悶熱無比,有倆年輕職工晚上熱得受不住了,趁著夜深人靜,溜出去準備下河洗個澡涼快涼快,出門這時間大概是夜里十一點多,還不到十二點。

這哥兒倆是一家來的親兄弟,鄉下名字,一個叫金喜一個叫銀喜,平時倒也安分守己,只在廠里老老實實地干活兒,不招災不惹禍,那天晚上天氣憋悶,躺在床上透不過氣兒,后背起了痱子,一身接一身的出汗,那難受勁兒就別提了,翻來覆去睡不著,倆人不謀而合,都尋思這時候如果能到河中游兩圈得有多涼快?于是起身出了宿舍,翻墻來到河邊,舉目一看,一輪明月在天,雖然時值深夜,但是不用手電筒照明也沒問題。

其實這天氣是憋著一場大雨,空中陰云密布,那輪明月剛好從云層中露出來,空氣里沒有一絲涼風,鐵道橋下的河邊長滿了荒草,四周圍一片沉寂,偶爾傳來一兩聲蛙鳴,如今這地方全是樓房住滿了人,五十年代初期還是人煙稀少的曠地,河邊連路燈也沒有。

金喜和銀喜仗著在老家時經常到河里游泳,也算是水邊長大的人,自以為水性不錯,看這條河水流平緩,哪里放在意下,也是讓鬼崔的,只想趕緊下河涼快,跑到那草叢后面開始脫衣服,實際上大夏天的身上僅穿了條大褲衩子,上半截光著膀子,天黑游野泳,附近又沒人,不怕被誰撞見,索性脫得溜兒光再下水,畢竟廠里有規定,不讓工人們下河游泳,倆人偷著出來,自然不敢高聲,在草叢后躡手躡腳剛脫掉衣服,金喜無意中一抬頭,瞧見河邊站著個全身濕漉漉的人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