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河底電臺 四

哥兒倆有些意外,擔心是廠里巡夜看更的老頭,便躲在亂草后面悄悄張望,不過巡夜的老頭平時只在廠區里轉悠,很少出來走動,深更半夜到河邊做什么?要說不是巡夜的老頭,還有誰會到這么偏僻的地方來?

月光投下來,照到河邊那個人的身上,從頭到腳黑乎乎的看不清面目,輪廓像人,卻一動不動,這時金喜和銀喜哥兒倆覺得有點不對勁兒了,這倆人年輕膽大,也不怎么相信鬧鬼的傳聞,甚至連想都沒往那方面去想,遠遠地看到有個人盯著河不動,認定對方是打算投河尋死,剛要出聲招呼,那個人無聲無息的邁開腿下到了水中,想不到河邊是個陡坡,一轉眼河水已經沒過了脖頸。

倆人見情況緊急,趕忙跑過去救人,一前一后跳下河里,金喜離近了才稍稍看清,河中那個人一張大白臉,吐著半尺多長的舌頭,這時起了一陣大風,霎時間烏云涌動,遮蔽了月光,黃豆大的雨點潑撒下來,大雨瓢潑之際,什么都看不見了,嚇得金喜一佛升天二佛出世,他慌忙摸回河岸,上來之后招呼兄弟,可是喊破了嗓子,也沒得到任何回應。

金喜有種不祥的預感,顧不得還光著腚,冒雨跑回宿舍找人幫忙,宿舍里的工人們一看金喜這副樣子,光著屁股滿身是水,腳底下連鞋子也沒穿,氣喘吁吁臉色刷白的跑進屋里,全讓他嚇了一跳,幸虧宿舍里沒有女工,大半夜的這是干什么去了,莫非外出偷奸被人發現逃回來了?一時間七嘴八舌問個不休,等到眾人聽明白原由,急忙披上雨衣抓起手電筒,一同出去在河邊找了一夜,不僅沒找到那個投河尋死的人,也沒發現下河救人的銀喜,結果是活不見人死不見尸。

轉天早上雨停了,才有人在下游發現了一具赤身裸體的男尸,公安人員聞訊趕去,到河中撈起死尸,經辨認正是銀喜,死尸兩眼圓睜,到死也沒閉上眼,金喜捶胸頓足撫尸痛哭,最后跟公安人員說起昨晚的經過,人們不禁面面相覷,聽這情形,與浸死鬼找替身的傳聞一模一樣,鐵道橋下的河里,真有浸死鬼嗎?一時間鬧得人人自危,謠言四起,說鬼的也有,說怪的也有。

公安局檢驗了銀喜的尸體,確認尸身上有幾處瘀傷,好像是被人拽住了拖到水底嗆死的,誰能在河里把一個會水的大小伙子溺死?首先這就不能定性為普通游野泳意外淹死,而是一件兇案,只要不是河里有鬼,那就得抓住害死銀喜的兇犯,至于金喜雖然有嫌疑,可公安局那幫人也不是吃干飯的,察言觀色核對供述可以推斷不是金喜下的黑手,那么破案的任務就落在公安局那些偵查員身上了。

公安人員辦案無非八個字“走訪詢問、蹲堵摸排”,當時公安部門的偵查員,大多是部隊的復轉軍人,接了這樁案子無不感到棘手,因為完全沒有線如同要抓一個淹死鬼,你上哪抓去?再說海河里真有淹死鬼嗎?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