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河神:鬼水怪談 >

第十三章 人皮炸彈 二

那個年代,這類謠傳多得數不清,大致是說在長江上有座大橋,每天夜里有解放軍戰士執勤守衛,有一天半夜,一個背著孕婦的男子,匆匆忙忙來到橋頭,說老婆要生了,急著過橋送醫院,解放軍戰士好心幫忙,替這個人背上那個孕婦,跑著過橋,跑到一半覺得這女人怎么死沉死沉的,也不說話也不喘氣,身上還有股火藥味,解放軍戰士猛然醒悟,是特務在一具女尸肚子里撞了炸藥,冒充送孕婦過江,要炸毀這座大橋,眼看炸彈要爆炸了,解放軍戰士抱著那具女尸,從大橋上跳了下去,終于在千鈞一發的緊要關頭,保住了橋梁的安全。

丁卯聽到可笑之處,跟那些人說:“老幾位,我是沒見過長江上的大橋是什么樣子,不過長江肯定比咱這海河寬多了,想必那橋也更大,一具女尸肚子里能裝多少炸藥,炸得掉那么大的橋嗎?再說那當兵的活膩了不成,發現女尸肚子里裝滿了炸藥,扔下大橋也就是了,何必抱著女尸一同跳下去?這豈不是吃飽了撐的?”

在小館里吃爆肚的人們紛紛點頭稱是,有個閑人說:“丁爺所言極是,這一聽就是胡編的,據我所知,人皮炸彈根本不是出在長江大橋上,實際上此事發生在北海公園,那天正好過節,公園里的人非常多,長椅上坐著一個白衣美女,長發披肩,低著頭坐在長椅上一動不動,好像睡著了,來來往往那么多人,她也沒醒,當時有個小孩的皮球踢到這美女頭上,那女子仍是絲毫不動,恰好有位公安人員看見,發覺事情反常,過去一推那個白衣美女,發現早沒氣了,死尸肚子里傳出鐘表走動的聲音,原來這女尸內臟先前讓人掏空了,填滿了烈性炸藥,擺好姿勢放在公園里,幸虧發現及時,定時炸彈還沒有引爆,這位公安同志急中生智,用力將女尸推進了公園的湖里,否則公園里那么多人,后果簡直不堪設想。”

這些人你一言我一語,七嘴八舌,說的全是“人皮炸彈”之事,內容相差無幾,都是往女尸的肚子里面裝填炸藥,至于炸的是大橋還是公園,各說各話,好似親眼所見一般,社會上那些無根無據的謠傳流言,無一例外是這么來的,郭師傅聽這些人扯了半天閑篇兒,也是圖個解悶,聽夠了和丁卯蹬上車往家走,他告訴丁卯:“你明天一早要當班,先回去睡覺,我繞一趟去買兩個驢打滾,你嫂子這幾天身子不好,吃不下東西,給她買倆驢打滾換換口兒。”丁卯說:“哥哥還是你心疼我嫂子,那我先回,黑天半夜你自己留點神。”

倆人在路口分開,郭師傅去買驢打滾兒,這東西名字很怪,其實就是黃豆面做的豆面糕,稱為驢打滾也是很形象的比喻,這種中間裹豆餡的黏食,成形之后要在黃豆面中滾一下,好比郊野中活驢打滾揚起灰塵一般,故而得名,如今大多數人只知驢打滾這個俗稱,卻不知豆面糕的正名,做驢打滾的師傅,平時也跟郭師傅相熟,他到那位師傅家里買了幾個,挎在車把上往回騎,要不怎么說無巧無不巧,他不去買這個驢打滾,不會繞路回家,如果不是繞路回家,也不會遇上事兒。

說話是夜里十點多不到十一點,郭師傅騎車騎到金湯橋,看見有個人推著輛三輪車從對面過來,推三輪這位四十來歲,天黑看不清穿什么衣服,沒遇上郭師傅之前,這個人一路推著三輪走過來很正常,到近前突然變得很吃力,呼哧呼哧喘著粗氣,奇了怪了,一不上坡,二不過坎,任他在金湯橋上咬牙蹬地,把全身的勁兒都使上,這輛三輪車卻說什么也不往前走,要是拿句迷信的話說——當時好像有鬼在后邊拽著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