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 人皮炸彈 三

早在清朝雍正年間,出了東門,在海河上有座東浮橋,清朝末年建成了永久性鋼梁大橋,底下也有水泥橋墩子,鋼橋上能過有軌電車,海河上有大輪船經過的時候,鋼橋可以通過電力啟合轉動,整座大橋堅固無比,固若金湯,得名金湯橋,一九四七年,趕上一次幾十年不遇的大旱,海河金湯橋下這一段都見底兒了,政府組織民夫挖河床上的淤泥,結果挖出兩個白鐵桶,揭開一看,鐵桶里有一個死人,尸身被大卸八塊了,尸塊分別裝在兩個鐵桶里,沉到河底下毀尸滅跡,警察將鐵桶和尸塊上的衣服做為線索,順藤摸瓜破了一起出在十幾年前的兇案,不是這場百年罕見的大旱災讓海河見了底,永遠不會有人發現這兩個裝有尸塊的白鐵皮桶,人們都說天降大旱才讓河底屈死鬼的冤情得以見天,是冤情不泯天意如此,這個案子郭師傅也曾親眼見過,每次路過金湯橋他都能想起來。

五十年代初期,不像現在路燈整夜照明,半夜十一點大橋上不供電了,月影朦朧,橋梁又寬,對面過來個推三輪的人,到金湯橋中間那輛三輪車突然推不動了。

郭師傅看對方推得吃力,他也是熱心腸好管閑事,問了句:“用不用幫忙?”那人一聽他說話,扔下三輪車就跑。郭師傅有心想追,卻發現三輪上放著一團物事,上邊拿草席子遮住,散發著一股濃重的血腥氣,招了許多蒼蠅嗡嗡亂飛。

他吃了一驚,以為草席子下是個死尸,揭開一看是幾條死狗,心說這不怪了嗎,用三輪車拉著死狗,為什么怕讓人撞見?揭開三輪車上的草席,看那幾條死狗肚子鼓起,用手一摸梆硬,顯然填滿了東西,立刻想起來在爆肚館里聽說的人皮炸彈,這是想炸大橋?

此時有巡邏的部隊經過,郭師傅叫來當兵的幫忙,急著轉移裝在死狗肚子里的炸藥,結果發現死狗里沒有炸藥,填的全是煙土,抽大煙的煙土,順藤摸瓜查下去,破了一個案子,是解放前一個拉煤的,解放軍攻打天津時,他趁著打炮打得厲害,到街上撬開一家煙館,進去沒找到錢,只偷了幾箱煙土膏,這幾年一直把煙土埋在自家房后,到鄉下尋了買主,大煙膏能鎮痛,比如得了骨癌這種絕癥,疼得人恨不得求死,就需要大煙膏來鎮住痛楚,鄉下一些土郎中聽說拉煤的有貨,肯出錢買,但煙土膏子是違禁品,苦于運不出城,這天拉煤的想了個辦法,套來幾條野狗,勒死之后掏去內臟,將煙土塞進狗肚子,拿三輪推著,裝成送去肉鋪的死狗,想借著天黑混過檢查運到鄉下,沒想到過橋時三輪車鏈子卡住了,遇上郭師傅問他一句用不用幫忙,那人也是心虛膽怯,扔下三輪跑了,要不然還不至于讓人發現,這個拉煤的不僅似偷運煙土,身上居然還背著人命案。

公安人員去拉煤的房后挖剩余煙土,有住在附近的鄰居來舉報,說這拉煤的兩口子住一間小屋,小屋在一條很偏僻的死胡同里,那地方在鲇魚窩,居民大多是社會底層苦力,拉煤的日子過得很窮,有錢也不用拉煤了,身上穿的衣服是補丁摞補丁,可經常燉肉吃,隔著半條胡同都能聞見他們家燉肉的香味。

那一片的住戶全是貧民,窮得連稀粥都喝不上,鲇魚窩日子過得最寬裕的人家,逢年過節才舍得買手指大小的一條肉,還是最賤最賤的刮骨肉,買回來全家包頓餃子,因此對燉肉的香味兒格外敏感,大伙就納悶一個出苦力拉煤的,一個月能賺幾個錢,怎么總吃燉肉,而且是半夜才燉肉?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