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 人皮炸彈 四

街坊四鄰聽說這個拉煤的會套野狗,尋思大概燉的是狗肉,又怕街坊撞見分一口,才如此偷偷摸摸,老街舊鄰們一直對此耿耿于懷,直到有公安人員到拉煤的家里取賊贓煙土,有幾個好事的鄰居檢舉揭發,公安感到事情蹊蹺,回去審問拉煤的兩口子,一審全交代了。

原來解放前這夫妻倆吃人,那時拉煤的活兒又臟又重,能把人累吐血,“拉煤、熬糖、磨豆腐”合稱三大苦,拉煤占著頭一苦,但凡有別的活路,也不會做這個行當,不只是用車拉煤,拉到地方還得給人家一筐一筐背到門口碼放整齊,整天吃糠咽菜肚子里沒食兒,哪天眼前一黑一頭栽到地上,這條命也就扔了,有一年趕上大饑荒,鄉下樹皮全讓人吃光了,想套野狗都沒處套去,這個拉煤的餓得眼珠子發藍,有天路過轉子房,轉子房離鲇魚窩不遠,都在謙得莊一帶,以前有段話,說是“打小空、撿煤渣,窮人挑擔去賣鹽;拉地排、扛大個,愿出苦力上河壩;謙德莊、逛一逛,刨去吃喝都是當;鲇魚窩、轉子房,坑蒙拐帶害人坑;棒子面,硬窩頭,咽不下,用棍戳;要抽煙,有鋸末,要喝水,有臭河”。

說得很生動,足以想象鲇魚窩轉子房這一片的窮苦景象,尤其是轉子房,好幾條轉圈的小胡同,房屋多半低矮簡陋,素有蒙偷拐帶害人坑之稱,住的都是江湖人,很多人販子也住在這,往常他們從地拐帶來的人口,小孩賣給戲班,婦女賣進窯子,全在轉子房一帶交易,拉煤的從那路過,遇上一個鄉下女人要賣自己的兒子,這孩子長得很秀氣,也挺白凈,荒年餓得活不下去了,準備托中人賣給城里有名的戲班子學戲,不僅是一條活路,沒準往后還能有個出頭的機會,鄉下婦人沒進過城,聽說賣兒賣女要到轉子房,一路打聽著找過來,走到附近餓得走不動了,坐在路邊歇腳,拉煤的起了歹念,他假裝好心,說是看孩子可憐,要帶孩子去吃點東西,婦人信以為真,讓孩子跟他去了,拉煤的把孩子帶到僻靜之處,抄起挖煤用的鎬頭,一鎬掄下去打倒了那小孩,裹住尸身扔在拉煤的三輪車上,再用煤灰埋住,拉回家告訴他老婆,是在馬路上撿回來的死孩子,然后把小孩身上的煤灰洗凈,剁去頭足雙手,三更半夜生火,皮肉骨頭內臟燉了一鍋,拉煤的老婆在旁邊看著,直嚇得魂飛膽裂,餓死也不敢吃人,可一聞見肉香,便顧不上怕了,沒想到人肉會這么香,兩口子當晚就把這孩子吃了個凈光,以為這時候街坊四鄰全睡覺了,怎知肉香傳得這么遠,周圍的人全聞到了,聽說那丟了兒子的鄉下婦女心思窄,得知孩子讓人拐走了,鄉下女人沒見識,也不懂鳴冤報案,一時想不開,跳大橋當了河漂子。

凡事有一便有二,自從有了這個開頭,以后再餓得受不住,拉煤的兩口子便出去偷拐小孩,不敢在近處作案,專去郊區,吃人肉吃上癮了,不是饑荒之年也惦記著吃人,用這輛三輪車拉到家里吃的小孩,這些年也不知道有多少個了,頭骨毛發和衣服,全埋在屋里,公安刨開地面一看果不其然,在場的人們無不吃驚,沒想到牽出如此駭人聽聞的大案,后來拉煤的兩口子全被判處了槍決,也是這倆人罪有應得。

一九五三年破的案子,真實情況基本上是這樣,可什么事也不架不住傳,傳出去沒幾天就全變樣了,街頭巷尾都說是郭師傅破了人皮炸彈的案子,那輛三輪車裝了幾個小孩的尸體,里頭裝著炸藥,要炸海河上的大橋,讓他逮個正著,本來解放后沒什么人再提“河神”二字了,可在幾天之內,他連破河底電臺及人皮炸彈兩個大案,“河神”的稱呼又傳遍了,郭師傅心知不好,又離倒霉不遠了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