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僵尸媳婦兒鬼孩子 五

住在周圍的老人們就說了:這可不是巧,㈤⒐⒉你知死的這位是誰?這年輕人的祖上,是地方上有名的孫善人,開了個孫記雜鋪,雜鋪就是雜貨鋪,老天津衛人說話吃字,說出來說成孫記雜鋪,把貨字省了,孫記雜鋪的老掌柜,一輩子專好積德行善,掃地不傷螻蟻命,在身上逮個虱子都不忍心捏死,年年到蟠桃宮八臂斗姥廟里燒香,當時蟠桃宮后殿老鼠多,年年廟會來偷燈油啃蠟燭,廟里看香的火工道不饒,打算收拾這些鼠輩,孫記雜鋪老掌柜得知此事,勸火工道給那些老鼠留條生路,咬壞多少蠟燭偷吃多少燈油,這筆賬都由孫記雜鋪的老掌柜加倍還給火工道,這不是孫家雜鋪的后人死在灰坑里,有只當年受過恩的大老鼠,把河神郭師傅引到這,要不然誰能在如此偏僻的地方找到這個死尸?民間傳說胡黃白柳灰是五大家,老鼠是其中的灰家,尤其常年在廟里的老鼠,誰敢說它們沒點靈性?

人們說著說著,又說到因果迷信上去了,郭師傅知道自己吃幾碗干飯,一看老梁鐵青著臉,趕緊讓大伙別說了。可那些人仍是議論不絕,還說清朝那會兒出過一件老牛鳴冤的案子,有個鄉農與人爭執遇害,兇手把鄉農的尸身埋到路面野地里,地僻人稀,兇犯以為神不知鬼不覺,誰成想殺人埋尸的經過,都讓農夫牽的老牛瞧在眼中,后來農夫家人牽著這頭老牛去耕地,每次走過埋尸的地方,這頭老牛就跪地流淚,怎么打也不肯走,人們感到這老牛的舉動反常,挖開地面看到了遇害者的死尸,于是報官破了案,八臂斗姥廟附近確有其事,既然以前有老牛鳴冤,如今出這件事也不稀奇。

老梁聽完一臉的不悅,但他不想跟那些人多說,將郭師傅叫到一旁,他說按常理來看,大灰坑里的死者,很可能是意外陷進泥水溺亡,天氣太熱,尸體已高度腐敗,具體原因還要送去進行尸檢才會知道,至少三天以后才有結果,他對郭師傅以前提到過撈尸隊點煙辨冤的事,感到難以置信,他認為郭師傅腦子里的迷信思想根深蒂固,怎么可能從香煙上看出死人有沒有陰氣和怨氣?他想讓郭師傅在這當場來一次點煙辨冤,看看在撈尸隊傳了幾百年的迷信方法,究竟是怎么做,會練的不如會說的,只會耍嘴皮子的人往往說得神乎其神,卻未必有什么真本事。

老梁這是想難為難為郭師傅,他認為看煙辨冤根本不可能,打算當著圍觀人群的面,讓大伙都看看,這終歸是舊社會的迷信手段。

郭師傅何嘗不明白老梁同志的意思,水上公安平時只管撈出浮尸,從不過問人是怎么死的,可今天這事來得蹊蹺,他要有個擔當,聽了老梁的話沒法在推脫了,一摸口袋里沒帶煙,只好問老梁借。

老梁有包前進牌香煙,解放初期很普通的一種煙,他掏出來低給郭師傅,問道:“老郭,這種煙能行嗎?”他話里的意思其實是說:“等會兒你那套迷信手段不靈,可別怪我給你的煙不好。”

他之前聽郭師傅提過,從河里撈出一具腐臭發脹的死尸,巡河隊點根煙就能瞧出這個人是不是有冤情,因為死人有陰氣,掉在水里淹死的是橫死,死后被人拋尸在河中,那是冤死,這兩者的陰氣不同,陰氣重的有冤情,區別在于是不是死在河里,抽煙時看看煙霧,就能分辨出陰氣,未免太懸了,老梁是堅決不信。

郭師傅接過煙說:“不分好壞,是煙卷就行。”劃火柴點上煙卷,然后蹲在死人旁邊,一口接一口的抽煙,看也不看那具浮尸一眼。

老梁心想這和我往常吸煙沒什么不同,哪看得出陰氣?他問郭師傅:“怎么樣?瞧出什么沒有?”

郭師傅不說話,連著抽煙,抽完這根煙,站起來對老梁說:“有冤氣,準是死后被人拋尸。”

圍觀的人們一陣嘩然,都聽過巡河隊老師傅會看煙辨冤,但誰也沒見過,今天看見郭師傅只蹲在死尸身旁抽了根煙,站起來就說有冤情,簡直神了。

老梁暗中搖頭,心說:“故弄玄虛,我一直盯著你在死尸旁邊抽煙,我怎么沒看出哪里有冤氣?”

從灰坑污水中打撈出的浮尸,很快被送去檢驗,過后老梁又把郭師傅找來說:“上次還真讓你蒙對了。”

郭師傅說:“咱可不是蒙的,當年巡河隊老師傅傳下這法子,專看河漂子身上的陰氣,十個里頭至少能看準九個,只不過官面兒上有官面兒上的章程,我們這土法子上不了臺面,一般只在私底下看看。”

老梁說:“胡扯,抽根煙就能辨出死人有沒有冤氣,那還要公安和法醫做什么?”

郭師傅說:“咱們這個五河撈尸隊,每年打撈的浮尸難以計數,見這種事見得太多了,積年累月總結出一些土法子,上不告父母,下不傳子女,逢人不可告訴,只能師傅傳徒弟,一代接一代口傳心記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