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僵尸媳婦兒鬼孩子 六

老梁說:“你瞧,我就說在死人旁邊抽煙什么也看不見,這不是裝神弄鬼又是什么?”

郭師傅說抽煙時看不見鬼,卻真能看出有沒有冤情,怎么回事兒呢,天津衛是九河入海之處,河岔坑洼交錯分布,河道中出現的浮尸,不光是游野泳淹死的人,各種死法都有,清末以來,世道荒亂,各路幫派林立,盜匪多如牛毛,殺人之后棄尸于河的事情屢見不鮮,撈尸隊整天不干別的,只跟這些河漂子打交道,雖說不管破案,可見浮尸見得多了,總結出不少經驗,比如說這看煙辨冤,不一定非得用煙卷,當年也有燒黃紙符的,反正是能燒出灰的東西,或是煙灰,或是紙灰,或是香灰,拿這個灰撒到死人身上,看煙灰能附上多少,附的多陰氣就重,陰氣重說明有冤情。

這個陰氣,很難明說,沒法形容,也許能感覺到,但是看不見摸不著,撈尸隊說陰氣重,是指河漂子必然有冤,如果是死后拋尸下河,那死人氣息已絕,與在水中淹死的人絕不相同,不過河道里出現浮尸,大多是在天熱的時候,發現得早還好說,發現得晚那浮尸腫脹腐爛,面目都沒法辨認,清朝那會兒,官府不作為,撈出的浮尸,先讓巡河隊的人看一下,看出有冤再去報官,巡河隊的師傅們久而久之,摸索出一些經驗,也相當于半個仵作了,拿煙灰紙灰撒到浮尸身上,能看出是不是有冤,所謂有冤,就是說入水前人已經死了,當年沒有不迷信的人,直接說有冤沒冤,不會有人相信,非要說陰氣重,人們才肯信,民國以后,司法逐漸完善,這種土法子很少再用,至于其中的原理,郭師傅說不清楚,師傅也沒告訴過他,可這法子是真準。

老梁聽完郭師傅的話,終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他說:“你以后真應該帶幾個徒弟,把撈尸隊這些經驗和方法傳下去,對咱們破案大有幫助,但你可不能再提什么陰氣冤情了,那全是封建迷信。”

說罷看煙辨冤之事,老梁又跟郭師傅說起灰坑里那具長滿白蛆的腐尸,經過驗尸,發現死者是被兇手用利器擊打后腦斃命,搶走身上財物之后拋尸灰坑,解放以來,相同命案出了七八起,從兇器和作案手法上看系同一人所為,兇器是件很鋒利的鐵器,不是斧子,斧子砍人腦袋是豎口,這個卻是橫口,估計該兇器是木匠用的刨錛,這東西像錘子,鐵頭的一端扁如鴨嘴,另一端鈍如榔頭,下邊接著個木柄,刨錛打劫在百余年前已有,始于關外黑龍江,兇徒通常是半夜時分,選地僻人稀之處下手,趁前邊走路的人不備,從后快步跟上去,掄起刨錛朝那人后腦勺就是一下,這個手段非常狠,也叫“砸孤丁”,比打悶棍搶劫的危害更大,因為刨錛鋒利沉重,砸到腦袋上非死即殘,連哼都來不及哼一聲便被撂倒了,夜里孤身行走的沒有有錢人,只不過能搶得少許財物,有時遇害者身上一毛錢也沒有,僅揣著兩個燒餅,為這兩個燒餅就把命搭上了,所以說刨錛打劫最遭人恨,抓住行兇之輩千刀萬剮也不為過,后來隨著時代的變遷,木匠使刨錛干活兒的越來越少,很少再有這類的事情發生,沒想到解放后居然還有人用刨錛打劫,公安人員雖然掌握了兇器的線索,卻找不到來源,因此這幾件案子一直沒破。老梁知道郭師傅熟悉本地情況,這次又要請他幫忙。

郭師傅曾聽過刨錛打劫之事,那是老時年間的傳聞,以前哪個地方一有刨錛打劫的案子發生,當地木匠全跟著受牽連,木匠們為了避嫌,不敢再用刨錛干活兒了,到如今,刨錛這種東西已經很難見到,總不可能挨家挨戶的去搜,他答應老梁留心尋訪,天底下沒有破不了的命案,不管隔多少年,準有個結果,斗姥廟里的老鼠深夜叩門,引他在灰坑找到死尸,你能說這不是陰魂報冤?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