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僵尸媳婦兒鬼孩子 七

郭師傅有了這個念頭,卻不敢當同老梁的面說,自此起開始留意尋訪。

您瞧天津和北京離得這么近,兩地民風卻大有不同,舉個例子,北京城那些混社會的叫玩主,天津衛混社會的叫玩鬧,同樣是在社會上玩起來混出頭的,一字之差,這分別可就大了,也體現出兩地人的特點,天津衛跟著到處起哄架秧子的閑人太多,好湊熱鬧,唯恐天下不亂,一九五三年夏天,灰坑撈出一具長蛆的腐尸,據公安機關判斷是刨錛打劫的遇害者,水上公安郭得友發現的死尸,發動群眾舉報線索,很平常的一件事,傳出去可就不一樣了,人們說起刨錛打劫的兇案,不免添油加醋,描繪得極其血腥驚悚,甚至給作案的兇徒起了個代號叫“木匠”,說這木匠心黑手狠,行蹤神出鬼沒,出動多少公安也拿不住他,直到斗姥廟鼠仙鳴冤,帶河神郭得友在灰坑找到死尸,郭二爺是誰,那是“河神”,他出手沒有破不了的案子,“木匠”算是折騰到頭了,早晚要落在河神郭得友手里。

評書相聲之類的傳統曲藝,何以在天津這么吃得開?只因當地百姓專喜歡聽這些有傳奇色彩的故事,別管真的假的,哪怕是謠言呢,說起來聳人聽聞便好,本來老梁只是讓郭師傅幫著尋訪相關線索,可一傳十,十傳百,外邊全說郭師傅要破刨錛打劫的案子,人言可畏,傳得跟真事兒似的,讓那些做木工活兒的師傅學徒們人人自危,紛紛找上門,向郭師傅述說自己的清白,一家大小都跟著來哭訴:“我們木匠招誰惹誰了?”

且說外邊傳遍了河神郭得友要破刨錛打劫案,真正做案的那位也嚇壞了,關上關下提起字號,四五十年代誰不知道“河神”?

刨錛打劫的兇徒姓白,住到北站一帶,三十來歲不到四十,名叫白四虎,原先是個殺豬宰牛的屠戶,放著正道不走,專想邪的歪的,前些年路過賣舊貨的鬼市兒,看擺地攤兒的賣一柄扁嘴鐵錘,擺攤兒的人也不知道那是什么,他們家還開過棺材鋪,常在一旁看木匠活兒,認得刨錛,也聽說過當年關外有人用刨錛砸人劫財,錘子榔頭斧子都不如刨錛好使,砸孤丁是一下一個不留活口,當即掏錢買下,揣到懷里,趁著天還沒亮,去河邊砸倒了一個人,劫得一捆皮貨,死尸踹進陰溝,當時正在打仗,無人過問此事,白四虎嘗到了甜頭,經常到郊外砸孤丁,有時候能劫到錢,有時候劫點糧食,也有兩手空空的時候。

白四虎這個人平時少言寡語,三腳踹不出個屁來,出門跟什么人也沒有話說,其貌不揚,看起來老實巴交,為人很窩囊,誰逮誰欺負,卻有一肚子陰狠,嗜殺成癮,他殺豬宰牛之時,總是先把牲口折磨夠了再弄死,宰殺大牲口一般都是天沒亮的時候下手,可他在屠房里宰豬發出的慘叫聲直到天亮才停,把住在附近的人嚇得晝夜難安,沒人敢買他的肉,久而久之折盡了本錢,無以為生,便靠著刨錛砸孤丁劫取財物,對付口飯吃。

新中國成立之后城里實行軍管,軍管會將危害社會治安的犯罪份子,該抓捕的抓捕,該槍斃的槍斃,解放前的幫派混混兒、地痞流氓、抽大煙的和妓女全部接受了改造,治安情況比以前好多了,可在月黑風高的時候,白四虎仍敢揣上刨錛出去作案,一九五三年夏天,郭師傅在斗姥廟后邊大灰坑里找到的那具腐尸,也是此人下的黑手,什么都沒劫到,這白四虎是膽大亡命心黑手狠的兇徒,從不把公安放在眼里,自認為作案沒有規律,不會被任何人發現,但他聽外邊風傳河神郭得友要查刨錛打劫的案子,解放前早已聽說郭師傅怎么怎么厲害,想起因果報應之說,心里竟不免發慌打怵,晚上睡覺都睡不踏實,總覺得自己讓人給盯上了,只要身邊有些個風吹草動,便以為是河神郭得友帶公安找上門來。

一九五四年正好進行肅反運動,全城大搜捕,軍管會、民兵、巡防隊全部出動,馬路上十步一崗五步一哨,挨家挨戶登記戶口,到處張貼布告,嚴查一切身份來歷不明的可疑之人,并且指明了要拿刨錛打劫的兇犯。

然而以當時的情況而言,公安怎么查也查不到白四虎頭上,此人其貌不揚,是個掉人堆里找不出來的主兒,出門又不說話,向來是受別人欺負,響屁都沒放過一個,誰會想到他是刨錛打劫的兇徒?郭師傅又在撈尸隊干活,每天家里外邊的忙,也不是專管破案的,只是白四虎自己做賊心虛,越想越怕,又由怕生恨,把郭師傅當成了眼中釘肉中刺,在家忍著一直不敢再去作案,說話到了一九五四年,陰歷五月初四,端午節之前那天,家家戶戶包粽子,白四虎實在忍不住了,半夜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,低聲跟他媳婦商量:“我這兩天心神不安,只怕要出事,我想我也別等著姓郭的上門逮我了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我上他家把他弄死,往后咱們一家三口就睡得安穩了,你看行不行?”他媳婦躺在一旁不言語,白四虎又問:“你要不言語我可當你答應了?”他媳婦仍然一動不動的躺著不出聲,也不可能開口說話,因為這個女的不是活人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