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僵尸媳婦兒鬼孩子 八

刨錛打劫的白四虎,家里有媳婦有孩子,一家三口,活人卻只有他一個,他媳婦是個死人,孩子是小鬼兒,除了白四虎誰也看不見。

咱得交代一下這是怎么個由來,前幾年,白四虎在路上遇到一個女子,她半夜三更孤身一人走路,走在半道讓白四虎用刨錛砸倒了。白四虎越看這個女人長得越好,后悔怎么一下給砸死了,一時心生邪念,將女尸放在車上推回家,他家住的地方很偏,天還沒亮,周圍的住戶都沒發現,回到家看這女尸面容如生,腦袋后邊也不冒血了,就跟睡著了一樣。白四虎打了三十多年光棍,沒娶過媳婦,便躺在炕上摟著死人睡覺,不睡覺的時候跟女尸說話解悶兒,每天給女尸喂肉湯,抹身子,當成自己的媳婦來照顧。說來也怪,這個女的死是死了,可是并未腐臭,還能灌得下湯水,民間稱此為活尸,過了幾個月,肚子吹氣賽的變大,居然還有了身孕,但不足月就生產了,生下來是個死胎,他卻每天在屋里呼來喚去,起個小名叫小虎,好像家中真有個孩子滿地跑。

半年后這個女人身上開始發臭,肉湯再也灌不進去,之前還是“活死人”,那時候不懂什么植物人,說老話就是“活死人”,后來確實死了,白四虎舍不得將女尸埋掉,但尸臭遮不住,天也熱,死人味兒越來越大,過不了幾天,周圍的住戶都得找來,他一想怎么辦呢,心生一計,一大袋一大袋地往家背鹽,用鹽把女尸腌起來,街坊鄰居看見了,都以為白四虎口重,愛吃咸,天津衛臨近海口,蘆臺自古產鹽,也沒人覺得奇怪,這一來死尸沒味兒了,只是不能再親熱,因為太咸,能齁死賣鹽的。

白四虎腦子不正常,仍把這女尸當媳婦,又想象那個孩子也在,一家三口關起門來過日子,周圍的鄰居竟沒一人發覺,夜里他起了殺心,天亮后跟媳婦說:“你在家好好看著孩子,我去找姓郭的,不在他腦袋上鑿個窟窿,咱往后過不安穩,等我回來給你們娘兒倆買粽子吃。”

他自己叨叨咕咕,起身穿上衣服,先忙家里的活兒,陰歷五月初五是端午節,當時還保持著舊俗,家家門楣上掛艾蒿,因為天時漸熱,伍⑨㈨掛艾蒿的用意是驅除毒蟲,百姓們用艾蒿搓成繩子,曬干后點燃了,可以趕蚊蟲驅邪祟,老話說得好“端午不帶艾,死了變妖怪”。

以前過端午,還把雄黃參到酒中,用雄黃酒給小孩畫虎,就是蘸上雄黃酒,在小孩額頭上畫個王字,并且在口鼻耳目等處畫圈,據說這樣也可以防蟲,并用紅紙剪成五毒形象,糊在窗戶墻角各處,這是五毒紙,在民間也叫除五毒,五毒是指蝎子、蜈蚣、長蟲、蟾蜍、壁虎,根據地區不同,五毒也不完全一樣,除五毒的日子多在清明谷雨前后,家里有孩子的,還要請老娘婦女用五彩絲線,做成小粽子小篦子小老虎等物,給小孩掛在脖子上,白四虎也按照過端午的習俗,在家里糊上五毒紙,又給那個根本不存在的兒子畫虎,忙活到下午,將刨錛兇器塞到后腰,徑直去找郭師傅。

可走到胡同口又轉回來,別看白四虎以往砸孤丁時心黑手狠,到這會兒卻不敢動手,心里真是怵,垂頭喪氣地回了家,剛是下午,天還沒黑,但是關門閉戶,也沒點燈,屋里很暗,他蹲在墻角抱著腦地嗚嗚地哭,使勁揪自己的頭發,一把一把的拽下來,滿腔怨憤,又恨又怕又委屈,胸口好似要炸裂開來,想老老實實過日子怎么這么難,萬一讓那姓郭的拿住,媳婦和孩子怎么辦?

炕上的女尸忽然開口說道:“沒用的東西,這點膽子都沒有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