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灶王爺變臉 二

“倒霉掛相”是方言土語,形容一個人正走背字兒,運氣不好,看臉色能看出來,不好的氣色全都在臉上了,掛相就是掛在面相上,印堂發暗,或者說成“掛臉兒”。

張半仙遇上郭師傅和丁卯,三個人進屋吃面條,說了好一陣子話,他專會看相,眼力非同一般,剛見面時他看郭師傅的臉,雖然只能說是湊合,但和以前沒有兩樣,正想告辭離開的時候,一抬眼發現郭師傅臉上氣色不對,印堂灰暗,印堂是算命看相里第一緊要的“命宮”,位置在額前兩眉當中,人逢好運,印堂必定光澤如鏡,運氣不好,印堂上便會顯得晦暗無光,可從沒見過人的氣色變得如此突然,轉眼間印堂發黑,事先全無征兆,活像讓倒霉鬼撞上身,將死之人的臉色什么樣,郭師傅的臉色就是什么樣。

張半仙大駭,說道:“郭爺,這么一會兒不到,你氣色怎會變得如此低落?”

丁卯看看郭師傅的臉,他不會看,什么都沒看出來:“半仙你別嚇唬人成不成,我師哥這不好端端的,他又哪里氣色不對了?”

張半仙恍如不聞,自言自語地說道:“太邪行了,剛還好好的,怎么突然間印堂發黑,一臉的晦氣……”

丁卯說:“半仙你既然會看時運,Ⅴ⒐㈡怎么沒看出自己混到蹬板兒車拉大紙的地步?”

張半仙說:“丁爺,你有所不知,我們算命的,沒人敢給自己看相,你想想,倘若我事先知道自己解放后蹬了板兒車,你說我還活得到如今嗎?”

郭師傅以為張半仙想找解放前的感覺,在跟他們說笑,沒把這番話當真,說時候不早,咱也該回家歇著了。

張半仙正色道:“郭爺,我可不是跟你逗,你都倒霉掛相了,還有心思睡覺?”

郭師傅說:“半仙你別嚇唬我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張半仙說:“我看有人要對付你,你得留大神了,明天一早你等我,我不到你別出屋。”他說完之后,不等郭師傅答話,匆匆忙忙地蹬上板兒車走了。

郭師傅見了張半仙的舉動,心里也不免犯嘀咕,又一想是福不是禍,是禍躲不過,反正是這一條命,愿意怎么樣怎么樣吧。

郭師傅當晚回到家,告訴媳婦,張半仙明天早上準是空著肚子上門,多預備一份早點,他白天累了一天,倒頭就睡,轉天一早他還沒睜眼,張半仙已經到了。

郭師傅說:“半仙你起得夠早,吃了嗎?”

張半仙說:“沒吃,嫂子做什么早點?”

郭師傅媳婦給做的手搟面,還有燒餅油條,端到桌上擺好,然后挎上籃子趕早買菜去了。

郭師傅穿上衣服洗把臉,請張半仙一同吃早飯。

張半仙一聞面條可真香,比丁卯那個光棍煮的好多了,油條炸的也好,一根是一跟,這頓早點吃下去,起碼能頂一天,如若再有六必居的醬果仁兒搭配,那就無話可說了。

郭師傅說:“這不是昨天晚上才知道你來,沒顧得上預備,等下次備齊了再請你。”

張半仙三口兩口吃完了手搟面,說道:“郭爺,你先別想吃的了,你跟我說,你到底惹上了誰?”

郭師傅琢磨了半天,實在想不起來自己有什么仇人。

張半仙說:“你再好好想想,有誰要置你死地?秦檜有朋友,岳飛有冤家,人活一輩子,誰還能沒有仨倆對頭?”

郭師傅想起刨錛打劫的兇徒,他把昨天回家遇上的事,怎么來怎么去,全對張半仙說了一遍。

張半仙說:“定是這個刨錛的聽到外邊傳言,外邊可都傳你要拿他,昨天半夜人家給你下道兒了,這叫光棍打光棍,一頓還一頓,你不把他拿住,你得倒一輩子的霉。”

郭師傅不太信:“氣運有起有落,人不可能總在高處,也不至于總在低處,世上有什么法子,能讓人一直倒霉?”

張半仙說:“別人不好說,讓你倒霉可容易,咱這么說吧,你信我不信?”

郭師傅不明白:“信怎么講?不信又怎么說?”

張半仙說:“你不信我,你該怎么過還怎么過,之前的話只當我沒說,你要是信我的話,你聽我接著往下說,但是說完你可別怕,你有血光之災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