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灶王爺變臉 六

西門里的壽材鋪,東家姓白,自己會做木工,另雇了兩個伙計,后邊還有兩位木匠師傅,并排三間鋪面,左邊放壽材,右邊是帳房,當中接待主顧,買賣做的不小,可壽材鋪不是飯莊,沒有門庭若市的時候,只是棺材利兒大,特別是大戶人家來取棺槨,那是要多少錢給多少錢,從無二價,也許一個月不開張,開張一次夠吃三個月,老東家去世之后,他兒子白四虎接下家產,有一個四合院,還有壽材鋪的生意,白四虎不會打棺材,有時會在旁邊盯著木匠干活兒,他為人少言寡語,窩窩囊囊,壽材鋪的伙計和木匠師傅,欺他不懂賬目,串通好了私底下吃錢,賣出多少棺材也是虧空,買賣是一天不如一天。

白四虎不得已,將家里的房子一間一間地賣掉,只留下兩間破屋,平時跟兩個伙計住到店里,倆木匠師傅住在后邊,有一天下午,備好的壽材讓人取走了,天黑以后壽材鋪里的人都睡覺了,只聽外邊有人砸門。

深更半夜砰砰敲門,換做別的店鋪,伙計非急了不可,但棺材鋪和藥鋪有個規矩,主顧多晚來都沒問題,半夜跑到棺材鋪和藥鋪敲門的人,家里定有生死大事,所以伙計一聽叫門,馬上披衣服爬起來,門上有個小插板,也是為了防備盜匪,不開大門,只把插板打開往外看,就見壽材鋪外有人提著白紙燈籠,說是某家死了人,讓店里趕緊給備壽材,正是三伏天,死人擱不住,急等著用,明天務必取走,說完扔下定錢,趕著往親戚家報喪去了。

壽材鋪里的人一看來買賣了,也別睡了,都起來干活兒,在后屋點上燈,倆木匠立即備料釘棺材,兩個伙計跟著打下手,全在那忙活,按老例兒,夜里起來干活,東家得把早飯備好,不是平常的早點,必須有魚有肉,米飯白酒,干完活吃飽喝足了好補覺,白四虎一看沒有他插手的地方,便去菜市買菜,說話這時候,是四更天不到五更,五更才雞叫,四更是后半夜,天還沒亮。

出了西門里大水溝,有個菜市,五更過后開始有趕車賣菜的鄉農,要趕早只能去這個地方,白四虎出來得太早,還沒走到菜市,天上忽然打下個炸雷,暴雨如傾,把他淋成了落湯雞,急忙找地方躲雨,大水溝一帶沒多少住戶,有些清朝末年留下的老房子,看路邊有間破屋,木板門拿麻繩拴著,屋里黑燈瞎火,應該是沒人住的空屋子,當下解開麻繩,推開門躲到屋中,想關門卻關不上了。

外邊疾風驟雨,吹得破門板不住撞墻,門板上原本安有銅鎖,不知讓什么人撬掉了,留下兩個窟窿,他又用麻繩穿進去,重新拴上門,借著窗外閃過的雷電,他看見屋里四壁空空,積滿了塵土,只有一個土炕,于是蹲到土炕上,閉目等著雨勢減小,大約過了一頓飯的功夫,身上突然一陣發冷,同時聽到有人在屋里來回走動,他睜開眼一看,驚見一個女子,低了頭在屋里繞圈。

白四虎大駭,他蹲在炕上,張著嘴瞪著眼,呆住了不敢稍動,屋中的女人忽然走到他面前,只見這個女人臉白如紙,一頭長發,口中吐出一條舌頭,白四虎正自手足無措,眼看女人的舌頭伸過來,立即往旁躲避,舌頭舔到了他左耳上,他狂呼驚走,跳下炕來想推門逃出去,奈何拴住門戶的麻繩浸過水,越纏越死,急切間推不開,只好用頭撞開窗子,連人帶窗撲到外邊,當即昏死過去,這時到了五更天,有過路的把他救起,左耳已是血肉模糊,事后得知,前些年有個女人在這屋里上吊身亡,破屋空置至今,從來無人敢住,定是遇上吊死鬼了,白四虎受此一番驚嚇,腦子開始變得不大正常,不久棺材鋪倒閉關張,店中的伙計木匠各奔東西,聽說白四虎改行做了屠戶,往后也沒再開過棺材鋪。

十幾年前,莊八輩兒賣羊雜碎時聽棺材鋪兩位木匠提及此事,白四虎不會做木工活兒,左耳上的痕跡,也不是生下來便有的胎記,莊八輩兒的嘴勤,有什么說什么,想起來就同郭師傅說了一遍,還聽那兩位木匠師傅說到,外邊有傳言說,棺材鋪老宅中有寶,那是白家祖上埋的寶,給后人留下話,哪天吃不上飯了,也不許賣這兩間正房。

按年份推算,庚子年拆天津城,白家撿舊城磚蓋房子,是白四虎爺爺輩兒置下的房屋,到如今一九五四年,也才不過五十來年,可當初埋寶的秘密沒傳下來,沒人清楚宅中有什么寶,白四虎更不知道了,他曾在家中挖地三尺,無奈什么也沒找到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