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灶王爺變臉 八

那兩年街頭巷尾議論紛紛,都在傳郭師傅連破三個奇案“河底電臺、人皮炸彈、刨錛打劫”,其中不乏以訛傳訛的內容,比如“人皮炸彈”,原本是用死狗偷運煙土,傳來傳去,不知怎么給傳成往小孩肚子里裝炸彈了,反正越是捂著蓋著,社會上傳得越離奇。

“刨錛打劫”一案本身就怪,白四虎躲在家里,絕沒人想得到是他,他鬼使神差偏要去找郭師傅,所以說活該他死,該死活不了。

白四虎這個人也是邪行,刨死一個外地女子帶回家,將女尸當媳婦,據說那女尸還給他生了個孩子,糧房店胡同兇宅中有僵尸媳婦鬼孩子的傳說傳開了,那兩間房子被封,人們都說是兇宅,周圍的住戶想到這么些年隔壁躺著一具女尸,尸身上的鹽抹得太多,長起了白繭般的鹽霜,有誰能不發怵?所以該搬走的全搬走了,糧店胡同住戶本來不多,這一驚動,又空了一多半。

舊時地名起的隨意,糧店胡同以前有過官辦糧房,故此稱為糧店胡同,全稱是糧房店胡同,在北站邊上,臨近“寧園”,寧園是清朝末年建的一個種植園,里頭有開出來的湖,民國二十年一九三一年改為北寧公園,到了五六十年代,人們還是習慣用“寧園”的舊名。

白四虎家住北站寧園糧房胡同,他被抓捕槍斃之后,房產充公,門上帖了封條,周圍的住戶并不多,后來北寧公園擴大湖面,拆了不少老房子,白四虎的兩間房也在那時候拆掉了,這全是后話,暫且按下不表。

白四虎家中的女尸,死了不下十年,解放前來逃難的外地人多,兵荒馬亂,查不出身份了,死尸送去火化,糧店胡同的房子帖了封條,此案算是告一段落,社會上不明真相的人多,仍是謠言四起,說什么的都有。

郭師傅不敢居功,這不是他一個人能破的案子,也輪不到他立功,一九五四年六月底槍斃了白四虎,社會治安越來越穩定,郭師傅的運氣說不上好,也說不上壞,日子一天天的過去,轉眼到了一九五七年,連降暴雨,海河水位猛漲,到得一九五八年夏季,氣候反常,連續幾個月沒有降雨,酷暑悶熱,下河游野泳的人多,接二連三地淹死人。

有一天郭師傅在河上打撈浮尸,忙完了回到家,太累了,睡得很早,半夜聽外屋有聲響,他以為進來賊了,穿上鞋出來看,一看外屋沒人,可一抬頭,瞧見墻上的灶王爺畫像,把他驚出一身冷汗,畫中的灶王爺和灶王奶奶臉變了。

那是毛茸茸的兩張怪臉,四個黑溜溜的眼珠子來回亂轉,郭師傅抓起鞋子扔過去,就見兩個毛色蒼黃的東西,打從灶臺上跳下,由門底縫隙間鉆出去逃走了,原來是兩只大狐貍蹲在灶臺上。

郭師傅看鞋子扔在了灶王爺畫像上,這還了得,趕緊用手去擦鞋印,怎知畫像在墻上貼了多年,畫紙已經糟了,用手一抹,畫像便碎了,再也不可能恢復原狀。

前幾年他在莊八輩兒的攤子上吃羊雜碎,用火筷子捅倒一只狐貍崽子,到底是不是這東西上門尋仇,卻也無從追究,反正八仙灶的風水破了,恐怕不是祥瑞之兆,但他無論如何也料想不到,“糧房胡同兇宅”里的東西要出來了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