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海張五埋骨 一

“河神”里提到最多的海河,河道并不算長,打從金鋼橋開始,直到大沽口入海,全長七三公里,但是海河的水系很大,共有五大支流,分別是“北三河、永定河、大清河、子牙河、漳衛南運河”,五大支流又分出三百多條河道,形同在華北大地上展開的扇子面,天津衛的海河好似扇柄,至此突然收窄,地勢是西北高,東南低,北有燕山,西有太行山,東南則是大平原,發源于高原的河流,侵蝕疏松的黃土,吞下大量泥沙流進海河,致使河底年復一年地往上抬升,應對洪水的能力越到下游越不行,所以經常發大水。

夏汛期河水陡漲陡落,各次洪水皆是來勢兇猛,根據記載,明代在天津設衛鑿城以來,海河流域發生過三八七次嚴重水災,天津城讓大水淹過七零多次,軍民房屋多受水患之害,解放后毛主席曾做出指示,一定要根治海河水災,因此每到旱期都要給海河清淤,同時挖防洪的溝渠。

說話到了一九五八年,那年淹死的人非常多,因為旱情嚴重,氣候酷熱,人們貪圖涼爽,下河游野泳的人比往年多出幾倍,伏天里頭,即使不會水的人,也忍不住到河里洗個澡,由于天旱,水位低,河底的淤泥水草接近水面,下去很容易陷在臭泥中,或是讓水草纏住,越掙扎纏得越緊,水性再好也活不了。

郭師傅家的灶王爺畫像被毀,按張半仙的話說是破了風水,要走背字兒,可他整天忙著撈河漂子,也沒顧得上多想。

第二天,老梁找到郭師傅,說是各部門各支隊都要抽調人手充河工,挖掘防洪溝治理河患,決定讓郭師傅和丁卯去參加勞動。

從此他們倆每天去挖大河,挖河是最苦最累的活兒,尤其是悶熱無雨的夏季,天熱得好似下火,頂著毒辣辣的日頭,挖河溝里的淤泥,淤泥讓烈日一曬,泛出青綠的顏色,臭不可聞,郭師傅不止挖大河,什么時候河里淹死人,他們還得趕去打撈死尸。

防洪溝主要是趁旱期水枯,挖開河道中的淤泥,加深拓寬河道,遇上暴雨,不至于讓大水直接灌到城里,郭師傅和丁卯挖大河的地方,在西北郊區,綠隴遍野,有大片的菜園,再往西不遠是“得勝口”,古稱小稍口,清朝咸豐年間,林鳳祥李開放指揮太平軍北伐,打到小稍口準備渡河,突然受到民團伏擊,一潰而敗,因此朝廷賜名“得勝口”。

天氣炎熱,兩撥人輪著挖大河,這天中午,輪到郭師傅歇晌,河工們圍著他,讓他講海河里的水鬼。

郭師傅不敢說鬼神之事,怕說錯了話,又惹得老梁惱火,想起往西是“得勝口”,又聽說此地有海張五的墓,便說了個關于海張五的段子,清朝末年,海張五是天津衛第一有名的大混混兒,出身貧苦,通過把持鹽運發家,天津出鹽,清朝那會兒城里最有錢的人,全是鹽商,可想而知,海張五也是富得流油,當年太平軍北伐打到天津城,他出錢組織民團練勇,埋伏在稍直口打排槍,太平軍一片一片倒在民勇的土槍下,兵敗如山倒,終于讓僧格林沁的馬隊殲滅,海張五由此受到朝廷賞識,封了個從三品的武官。海張五是鹽梟混混兒出身,別看有了頂戴花翎,斗大的字他識不了半筐,扁擔橫在地上不知道念個一,有一次欽差大臣下來視察,海張五前去接待,跟欽差大人敘話,說完了公事,為了顯得近乎,上下級之間拉些家常,海張五問欽差大臣家里有幾個孩子?欽差大臣說有兩個犬子,說完了也問海張五家里的情況。海張五心想:“欽差這么大的官,尚且稱家里的公子為犬子,我一個從三品的武官該怎么說,總之我家的孩子,無論如何也不能跟欽差的公子相提并論。”當下欠身答道:“讓老大人見笑了,下官家里只有一個王八羔子。”

挖大河的河工們聽完都笑,正要讓郭師傅再說一段,忽聽挖河泥的那群人一陣嘩然,竟在淤泥下挖出了怪物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