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海張五埋骨 五

三個光棍心里發了毛,怎么一點火把那股子陰風就吹過來,這不邪了嗎?

哥兒仨心驚肉跳,也顧不上撬銅鏡了,只想盡快出去,可是兩眼一抹黑,伸出手去到處摸,找不到放下來的繩子在哪。

老三找不到繩子,急道:“大哥你再點上一根火把,照個亮咱們好出去!”

老大伸手掏火柴,一掏心里邊一涼,只剩最后一根火柴,如若點上火把再被陰風吹滅怎么辦?

老二說:“別點火把了,不是還有個紙皮燈籠嗎,紙皮燈籠能夠防風,只要有些許亮光,找到繩子就好辦了。”

老大說:“沒錯,你看我都急糊涂了,可不是帶著紙皮燈籠嗎!”他到懷中摸出疊起的紙燈,抖開來支上蠟燭,三個人圍在一塊,閉嘴屏息,伸手遮風,心里暗暗念佛,千萬別讓燈籠滅了,西天佛祖太上老君玉皇大帝前后地主龍王,把能想起來的神佛挨個求了一遍。

老大手都顫了,哆哆嗦嗦地劃著最后一根火把,點亮紙皮燈籠,眼看燈籠亮起來沒滅掉,三個人長出一口氣,提著燈籠一轉身,嚇得老大險些把手中的燈籠扔出去。

火把滅掉這么一會兒,哥兒仨再點起燈籠,立時照到幾張面如白紙的人臉,也不知這些人是從哪出來的,紙皮燈籠不過是用紙皮子疊成的簡易燈籠,三圈竹篦糊上紙,當中插根蠟燭,住大棚的河工夜里上茅房,勉強照個亮,照不了多遠,在漆黑的河底洞穴中,亮度更為有限,他在燈籠前邊隱隱約約看到有幾個人,燈籠照不到的黑處好像也有人,那些人一個個渾渾噩噩,面無人色,衣衫襤褸,有的甚至沒衣服,身上瘦得皮包骨頭,什么歲數的都有,大多是男子,年紀小的只有十來歲,直勾勾盯著他們三個,一言不發。

哥兒仨心里納悶,河底下哪來這么些人?以前有種迷信的說法,鬼在燈底下沒有影子,舉著燈籠照過去,眼前那些慘白又沒有表情的臉,好像有影子,又好像只是人頭,洞里太黑,睜大了眼也看不清楚,想來不會是鬼,倘若真是橫死的陰魂,他們三個人早沒命了,⑸㈨Ⅱ老大壯起膽子去問,想問那些人是從哪來的,怎么會在河底的大洞中?

那些人臉色木然,一聲不吭,看到燈光,便越湊越近,似乎能聽到呻吟哭泣之聲。

老大心想:“洞里這么多人,是不是別處的河工被困在此地,沒有燈光找不到路,想跟我們出去?看樣子困在河底可有年頭了,是吃死魚為生?”他也不敢往別處想,即便有心不答應,那伙人已經湊到跟前了,他們三個光棍也沒辦法,還能不讓人家跟著嗎?

三個人你瞧瞧我,我看看你,感覺有陣陰風圍著他們打轉,眼見紙皮燈籠隨時會滅,心里邊好似十五個打水的吊桶——七上八下,不由自主地往后退。

老大手提紙皮燈籠轉過身,到處找之前放下來的繩子,其實繩子離得不遠,一伸手便能夠到,剛才黑燈瞎火心里發慌沒摸到,他見了救命稻草,心里踏實了幾分,可旁邊的老二和老三好似突然讓蛇咬了,身上直打哆嗦。

老大是個蔫大膽,人蔫膽大,心里奇怪這倆兄弟怎么了,要怕也是怕身后那些人,面前不就是那座塔嗎,看見什么了?舉目一看塔下的銅鏡,他頭皮子發麻,魂兒都飛了,原來那銅鏡里只有他們哥兒仨,緊跟在身后那些人,一個也沒有出現在銅鏡之中。

哥兒仨霎時間明白了,跟在身后不是人,全是孤魂野鬼,三個人嚇得臉都青了,心里想著要逃,怎知那些餓鬼從后邊伸出手來,抓住他們往后扯,這時候是爹死娘嫁人,個人顧個人,老大拼命掙脫,他夠到身前一條繩子,也顧不得倆兄弟了,扔掉紙皮燈籠,雙手拽繩,兩腳蹬著石塔,爬上洞口。

轉天河工們來了一看,老大躺在淤泥中,只比死人多口氣兒,趕緊架起來問是怎么回事,其余兩個守夜的人哪去了?

老大受這一場驚嚇,又出了人命,沒法隱瞞不報,一五一十的全說了,他說以為是海張五的墓,同兩個兄弟下去撿便宜,怎知河里是鎮妖塔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