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海張五埋骨 六

一九五八年挖大河,挖出個鎮妖塔,搭上兩條人命,社會上的謠言自然不會少,當年旱情嚴重,挖河挖出個大洞,從中飛出數萬蜻蜓,人們也以為這是有大災的征兆,一會兒說要地震,一會兒說要發水。

三個河工起了貪心,趁天黑進洞找海張五的墓,結果有兩個人下去之后再沒上來,逃出來的人說下邊有鬼,那倆人全死在洞中了,又說洞里有海張五埋的鎮妖塔,在當時來說,出了人命也不是小事,活要見人,死要見尸,可誰都不敢下去,沒辦法等郭師傅過來,請他帶人下去查看情況,郭師傅也是吃哪碗飯,辦哪樁差,他和丁卯等人帶上手電筒,下到河底的大洞里,看下邊果真有座塔,兩個河工倒在淤泥中,臉色發青,像是活活憋死的,綁上繩子拖上洞去,白天下去的,沒看見有鬼,不過郭師傅撈河漂子守義莊,以前沒怵頭過,這次可讓他感到毛骨聳然,怎么呢?原來河底淤泥中有不少死尸,白乎乎的好似裹了層繭,郭師傅和丁卯在撈尸隊這么多年,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死人,別看挖出許多死尸,卻不能立案,因為至少死了七八十年,隔了這么久,幾輩兒人都過去了,再也無法追查。

官面兒上有官面兒上的說法,根據巡河隊舊檔案所載,挖河這地方,原本有個大洞,通到下邊的暗河,是民間傳說里的河眼,其實河眼沒傳說中的那么離奇,只是地面河道與地底河道間相連的洞穴,可也非常危險,平時在河中形成漩渦,人被吸進去別想再出來,游野泳的溺水者,以及上游漂下來的浮尸,讓漩渦吸進了下層暗河,這一帶是鹽堿地,暗河中有鹽堿,落進洞中的死魚和死人,在淤泥中讓鹽堿裹住,始終保持著剛死不久的樣子,多少年沒變,今年大旱,地下水脈枯竭,從河底大洞里飛出的昆蟲,應當是陰暗潮濕洞穴里的蜉蝣,并不是蜻蜓,蜻蜓有兩對翅膀,蜉蝣是單翅長尾,三個河工下去盜墓,那下邊腐氣極重,氧氣不足,使得火把點一次滅一次,其中兩人吸進腐晦之氣死在洞中,活下來的一個是命大,但進到空氣不流通的地洞中,也因缺氧,致使心神恍惚,誤以為自己看到鬼了,用這種說法平息了謠言,讓人們不要以訛傳訛。

以前官府常用鐵獸或石板堵住河眼,河底下的石板上有海張五之名,堵河眼的塔正是此人所埋,地方志里有明確記載,以前那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人,愿意積德行善,修橋鋪路,建塔造廟,收斂無主尸骸,全社會公認此乃是仁者所為,人一旦有錢有了地位,再想要的就是個名聲,錢和地位不容易得到,好名聲來得更不易,海張五這種沒有功名,白手起家的混混兒無賴,自卑感強烈,尤其想要個好名聲,相傳咸豐年間,海張五組織民團打完太平軍,朝廷封賞他三品頂戴,擱到現在,相當于軍隊里的團級干部,緊接著河南山東地面上又鬧捻軍,離京津兩地不遠,朝廷下旨說城防吃緊,要修炮臺,想修炮臺得花錢啊,連年的戰亂,官府和老百姓都沒錢了,實在沒什么油水可榨,上至官員下至百姓,聽到花錢的事兒全躲著走,海張五聽到這個信兒,卻是大包大攬,聲稱此乃小事一樁,愿意出這份錢替朝廷分憂,那年正好發大水,不僅修固炮臺城防,他還要捎帶腳造塔填河眼,這筆錢可不是小數目,海張五那是從窮坑里爬出來的人,銀子到他手里能攥出水兒來,絕不會自掏腰包,他掌管鹽運,以打仗和鬧水患運輸不便為借口,到處吃拿卡要,增加了三倍的鹽稅,他心知鹽商利潤大掙錢多,即使獅子大開口多要幾倍的稅銀,那些做買賣的也不敢不給,果然籌到巨款,用一小半的銀子修炮臺加固城墻,又請了座鎮妖的埋骨鎮妖塔,沉下河里堵住河眼,余下的一大半銀兩,全進了海張五自己的腰包,一九五八年挖泄洪河防汛,挖出的就是這座塔,直至九十年代中期,九七年九八年那會兒,西關外施工蓋房,偶然挖出了海張五的墳墓,聽說棺材不起眼,也不甚大,里邊的死尸并未腐壞,死人身穿朝服腳蹬朝靴,很像香港電影里的清朝僵尸,身邊放有金飯碗金筷子,陪葬品遭到民工和看熱鬧的群眾哄搶,金碗金筷子從此失落,未能全部追繳,那是后話,書要簡言,不必細說。

咱們說一九五八年旱災,挖大河挖出埋骨鎮妖塔,可跟糧店胡同兇宅有關,找出兩個河工尸首的那天,下午張半仙來給郭師傅算了一卦,提醒郭師傅多加留意,郭家的八仙灶風水破了,當心要走背字兒,兇卦在北,估計是糧房店胡同兇宅對郭師傅不利,所謂“糧店胡同兇宅”,是指刨錛打劫的白死虎住處,白四虎被捕槍斃之后,兩間房子帖上封條空了好幾年,那還是白家祖上在清朝末年拆天津城的時候,撿回舊城磚蓋的老房子,房子里埋著個不得了的東西,那東西一旦出來,定會水漫海河,那時候天津衛要鬧大水,據說白四虎把女尸當成媳婦,整天躲在家里跟死人說話,其實不是他腦子不正常,是那屋里真有個能說話的東西,不過不是躺在炕上的女尸,而是白四虎老家兒放在屋里的東西,不過說到兇宅里究竟有什么,張半仙實在推算不出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