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行水丹取寶 一

在說“209號墳墓”之前,得先說“行水丹取寶”,因為這件事也跟糧房胡同兇宅有關,又出在“209號墳墓”前頭,話說一九五八年大旱,怪的是一夏無雨,挖河泥鬧出兩條人命,當天郭師傅忙活完了,傍晚同丁卯蹬著自行車往家走,二人在路上說起下午遇到張半仙,聽張半仙說糧房胡同兇宅里有寶,是白家祖上所埋,可那兩間破屋四壁空空,幾年前捉拿白四虎時曾挖地三尺,搜遍了犄角旮旯,也沒見到出奇的東西,看來此事不足為信。

說者無心,聽者有意,郭師傅和丁卯正在路上說著糧房胡同兇宅,忽然發覺身后有人,轉頭一看,見那人也蹬著輛自行車,是個賣楊村糕干的。

賣楊村糕干的小販,不遠不近地跟在二人后頭,見他們回頭,忙吆喝:“買糕干,熱糕干,現做的楊村糕干,二位買不買糕干?”

丁卯干了一天的活兒,餓著肚子沒顧得上吃飯,聽到那小販招呼,便停下來想買幾塊糕干。

郭師傅說:“這么熱的天,又沒有水,吃什么糕干,你嫂子在家做撈面了,咱們回家吃飯。”

丁卯說:“餓得前胸貼后背了,不如先填補兩塊糕干。”

小販見他們倆人停下,忙把糕干拿出來,用荷葉紙包好了遞過去。

郭師傅接到手里覺得不對,問那小販:“你不是說現做的糕干,怎么是涼的?”

小販說:“涼糕干也好吃,下火的天,哪有人吃熱糕干?”

楊村糕干是天津楊村獨有的蒸食,以前進城賣糕干的全是楊村人,大都是鄉下小伙子,個頂個的實在,收拾的干凈利落,讓人買著放心,糕干有現蒸的熱糕干,里邊有豆餡,撒幾根青紅絲,也有不帶餡的涼糕干,絕沒有人把涼糕干當熱糕干賣,但是半路上遇到的這個小販,聽口音不像是楊村人,說話也不實誠。

郭師傅和丁卯是吃公門飯的,眼尖耳刁,搭話就發覺此人不對勁兒,起碼沒說實話。

小販說:“兩位別多心,我吆喝習慣了,今天賣的是涼糕干,一順嘴說成熱糕干了。”

郭師傅上下打量賣楊村糕干的小販,問他:“你是楊村人?”

小販說:“土生土長楊村人,祖上全是賣糕干的,你們嘗嘗我的手藝,吃一口能惦記一輩子。”

郭師傅又問:“你姓杜?”

小販說:“你們到底買不買糕干,怎么還查上戶口了?”

郭師傅說:“你也別多心,楊村糕干正宗傳人姓杜,別家做的糕干都差點意思,所以問你姓什么,我們哥兒倆窮講究,只吃杜記楊村糕干。”

小販一聽放心了,說道:“我姓杜,是正宗嫡傳的杜記楊村糕干,你二位買幾塊糕干家走?”

郭師傅聽出來了,賣糕干小販油嘴滑舌,口中說的沒一句實話,此人聲稱自己是正宗楊村杜記糕干,這番話或許瞞得了旁人,卻瞞不過郭師傅,說到這又得插段書外書,交代一下楊村糕干的由來,相傳在明朝初年,有個姓杜的紹興人到北方安家落戶,定居在楊村賣蒸食,楊村這個地方處在運河邊上,那時候南糧北調,漕運民夫多達數萬,都要在楊村歇腳打尖,因此小飯館小飯鋪特別多,漕運民夫大部分為南方人,愛吃大米,杜家為了適應民夫們的口味,用大米面撒白糖蒸成糕干,久而久之,形成了楊村糕干,當年巴拿馬運河通航,舉辦萬國品賽會,展銷各國各地的土特名品,楊村糕干被選去參賽,獲得了獎牌,從此名聲大振,日軍占領平津之后,大米是軍糧,老百姓只能種不能吃,誰敢吃大米,一旦讓日本鬼子發現,沒二話,刺刀的給,楊村糕干一直是用大米面粉為原料,日軍不讓用大米,沒辦法只好拿玉米面代替,那就有名無實了,解放后恢復了傳統制作方法,選用上等小站稻米,用水浸泡后晾干,碾成面粉,過細籮篩出來,加糖和面,使刀劃線成塊,上屜蒸熟,制成的糕干,柔韌細膩,清甜爽口,后來不止是杜記糕干,還有芝蘭齋糕干,杜記專做帶豆餡的熱糕干,芝蘭齋以涼糕干為主,在天津衛楊村糕干是很平常的東西,郭師傅和丁卯吃過見過,怎會不知道兩者有別,這個小販賣的明明是芝蘭齋糕干,卻說成杜記糕干,借著天黑以為別人看不出來,你這不是唬弄鬼嗎?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