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行水丹取寶 二

原來賣楊村糕干的小販,姓烏,⒌⒐㈡有個諢號“大烏豆”,烏豆可不是黑豆,在天津是指煮熟的蠶豆,煮熟了蠶豆先不出鍋,扣著木蓋捂一段時間,將蠶豆捂得軟爛入味,故名捂豆,天津衛方言說話順音,說成了烏豆,實際是蠶豆,這人綽號叫烏豆,可想而知長得歪瓜裂棗,前梆子后勺子,額頭往前凸,后腦勺往里凹,大餅子臉,腦袋瓜子特別像烏豆,另有個外號叫“行水丹”。

舊社會的天津衛是個水陸大碼頭,行幫林立,八方齊聚,養活了大批不務正業的閑散人員,大烏豆就是這樣一個人,又饞又懶,拿他的話說是:“饞有饞的命,懶有懶的命,不饞不懶的沒好命”,從不愿意出苦力干活,憑著油嘴滑舌對付口飯吃,他后腦勺癟進去一塊,并非生下來胎里帶,而是讓人家打的,因為他賣過“行水丹”,老天津衛賣行水丹的人不少,這是一種騙術,聽說以前有個老道,在街上賣野藥,自稱是仙藥行水丹,怎么叫行水丹呢,吃了他這丹藥,可以在水面上走,過江河如履平地,開始沒人信,別看人們平時說神道鬼,真到眼前了未必肯信,認定老道胡說,什么仙丹妙藥能讓人渡河如履平地?老道卻信誓旦旦,可以寫文書立字據,吃了他的行水丹,百日之后若不能走水皮如踩平地,他愿意賠償十倍的錢。有好事之人一聽是便宜可占,就想掏錢買他的行水丹,可一問價都掏不起錢。老道說仙丹豈是尋常之物,一枚行水丹要價一百兩紋銀,不是大財主買不起。此事傳出去,真有位有錢的主兒來買,買來仙丹吃下去,過了一百天往河邊一走,方才明白上當了,過了百日,天已隆冬,河上全封凍了,那還不是如履平地嗎?雖有文書字據,卻占不到理,只好吃這啞巴虧。

舊時將這些設套誆錢讓人吃啞巴虧的稱為行水丹,大烏豆以此為生,坑蒙拐騙什么壞事都干過,那些年沒少挨打,后腦勺在那時候被人一悶棍打癟了,險些喪命,至今也不知道誰下的黑手,大烏豆的媳婦兒也不是什么好東西,那張嘴比他還能說,以前專替人保媒拉纖,但不是正經保媒,坑人的缺德事沒少做,比如聽說某富戶家有個姑娘,快三十了還沒嫁出去,大烏豆想出個壞主意,支使他媳婦兒去說成這門親事掙幾個錢花,您想那個年頭,三十歲沒出嫁,已經是老姑娘了,娘家又有錢,如果沒什么緣故,怎么可能找不到人家,其中必然是有原故,不過那姑娘即便有天大的不好,從保媒的媒婆子嘴里說出來,也能變成林黛玉,有句俗話說得好“只要媒人一開口,尺水能興萬丈波”,那是一點不假,大烏豆的媳婦尤其會說,她先找到一個挑水的漢子,進屋落座,客套完了說道:“大兄弟也不小了,怎么還不成家,不如讓當嫂子的給你說個媳婦,你有心氣兒要嗎?”

挑水的說:“大嫂子,您別瞧我只是一個賣苦力的,心氣兒卻高,要娶娶好女,寧肯打一輩子光棍,也不要結過婚的寡婦,我是非黃花閨女不娶。”

大烏豆的媳婦說:“你出去打聽打聽,你嫂子我的為人,一是一二是二,向來不說半句虛言妄語,真兒真兒的黃花大姑娘。”

挑水的大喜,問道:“人家黃花大姑娘能瞧得上我這窮光棍?該不會長得豬不叼狗不啃?咱得把話說頭里,長得不周正的我也不娶。”

大烏豆的媳婦說:“嫂子今天給你打個包票,盡管放你一百二十個心,正經大戶人家如花似玉的黃花姑娘,模樣長得別提多周正了,只可惜……只可惜嘴不太嚴實……”

挑水的一聽姑娘嘴不嚴實,那不算什么缺點,女人嘛,沒有幾個不嚼舌頭說閑話的,當即應允下來,掏錢請大烏豆媳婦到女方家里提親。

大烏豆他媳婦是兩頭糊弄,挑水的這邊定了,到富戶家里說給您家姑娘說門親事,有個挑水的,小伙子怎么怎么好,相貌堂堂,只不過眼下少點東西。富戶也讓大烏豆媳婦說得動了心,雖然兩家一窮一富,門不當戶不對,但是姑娘大了,總嫁不出去也不是事兒,既然說那挑水的眼下少點東西,自然是指缺錢了,那還不好辦嗎,富戶答應拿出一筆錢幫襯幫村未來女婿,盡快讓姑娘過門,也好了卻一樁心事。于是定了親,擇黃道吉日拜堂,新郎新娘進了洞房,新郎官揭開新娘子的蓋頭,夫妻兩個一照面,全傻眼了,怎么呢?新娘子是個豁嘴,擱現在說就是兔唇,敢情這叫“嘴不嚴實”,再看新郎官也好不到哪去,臉上沒鼻子,要不怎么說“眼下少點東西”,兩家人將保媒的大烏豆媳婦一通罵,缺了八輩兒德了,且不管這新婚夫妻往后的日子過不過得下去,大烏豆的媳婦早已把錢誑到手了,又接著走東家串西家說合親事,解放前他們兩口子以此度日,過得還算不錯,只是招人恨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