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行水丹取寶 三

早年間有種迷信觀念“財寶認主”,大烏豆心想:“無風不起浪,人們都說糧房胡同兇宅埋寶,那屋子里一定有些東西,別人找不到,我未必也找不到,何不去碰碰運氣?”他又怕在兇宅里有鬼,搭上身家性命豈不虧本,一時拿不定主意,況且掉進大水溝里摔得不輕,好像把腰給扭了,他想先去蘇郎中家討貼膏藥。

老天津衛有兩個姓蘇的名醫,同樣姓蘇,一個名聲好,另一個名聲不好,名聲好的蘇大夫,乃是祖傳的中醫世家,專治跌打損傷,尤其會接骨上環,其家祖輩在清朝末年跟隨法國人學過骨科,接骨之術神乎其技,上環則是治脫臼,那又是另外一功,蘇家有這兩手絕活兒代代相傳,清朝末年天津衛混混兒多,當混混兒講究滾熱堂,犯了事兒被拿到公堂之上,隨便官府怎么用刑,混混兒們哼也不能哼一聲,一旦服軟,往后就沒法混了,在公堂上受大刑豈同兒戲,不用別的刑罰,單是打板子也能要了人命,五十大板打下來,免不了皮開肉綻骨斷筋折,整個人都給打酥了,放到軟兜里抬到蘇大夫處,請他把全身打酥打斷的骨頭逐一接上,保準你過堂挨打之前什么樣,一百天之后還是什么樣,人家蘇大夫就敢放這樣的大話,因為真有這么大的本事,從清末闖下的字號,直到今天,人們去骨科醫院,也都爭著掛蘇大夫的號,不管是不是正骨蘇家的后人,只要姓蘇,大伙就覺得水平一定夠高,提起名聲不好的那位,也是人盡皆知,為了加以區別,稱其為蘇郎中,蘇郎中是位跑江湖趕廟會專賣野藥的郎中,解放前常在路邊挑個幌子,擺起口大鍋熬膏藥,什么傷筋動骨風濕受寒啊,頭疼鬧熱上吐下瀉了,反正不管任何癥狀,到蘇郎中這全是帖膏藥,望聞問切把脈看舌苔那套他是半點不懂,也不寫方子,只會熬膏藥。

當年有這么句話,蘇郎中的膏藥——找病。因為蘇郎中熬膏藥熬的不行,未得真傳,火候總也掌握不好,不是老就是嫩,熬出來的膏藥黏度不夠,解放前有個人脖子受了風,到他這買了帖膏藥,揭開貼到后脖梗子上,到家睡了一宿覺,起來一摸脖子后邊滿手膏藥油,又黑又黏,氣沖沖來找蘇郎中質問,蘇郎中強詞奪理說來者病重,膏藥勁兒小了拿不住病,必須換帖勁兒大的膏藥,讓那人又掏錢買了一帖,那位仍是貼在后脖梗子上,睡一宿覺,起來一摸膏藥沒了,原來膏藥火候不夠,夜里挪了地方,順著脖子溜到了屁股上,揭都揭不掉,那位憋了一肚子氣,二次來找蘇郎中,要求退錢,蘇郎中是七個不服,八個不忿,一百二十個不愿意,非說來人的病根兒不在脖子而在屁股,他蘇家的膏藥有靈性,能夠自己找到病根兒,所以溜到了屁股上,豈有退錢之理?此事傳出去成了笑料,故此有了“蘇郎中的膏藥——找病”這么句俏皮話,后來引申為自找倒霉或自己找不痛快的意思。

大烏豆從大水溝里爬出來,他看這地方離蘇郎中家不遠,便找上門去討膏藥。蘇郎中名聲不好,得看跟誰比,畢竟熬了半輩子膏藥,雖不是靈丹妙藥,那也多少管點用,他給大烏豆糊上膏藥,然后伸手要錢。大烏豆耍無賴,一拍一瞪眼,分文沒有。蘇郎中舊時也在江湖上混過,怎么耍王八蛋的沒見過,根本不吃這套,不給錢別想走,他一手揪著大烏豆不放,一手脫下鞋子往大烏豆臉上亂打。大烏豆做賊心虛,只怕鬧動起招人耳目,慌忙中推開蘇郎中,奪門而出。怎知蘇郎中太陽穴撞在桌角上,當場嗚呼哀哉,這位熬膏藥賣野藥的江湖郎中,竟此死于非命。

大烏豆不知道這一推要了蘇郎中的命,只見對方頭破血流,慌里慌張推門出去,耳聽蘇家老婆哭孩子叫,他擔心讓人家追出來打,腳下不敢停步,此時腰上貼了膏藥,又跑這么幾步,竟不疼了,他財迷心竅,一個念頭轉上來,直奔糧房胡同兇宅,那條胡同在北站寧園附近,北站緊鄰北寧公園,清朝末年還是個臭水坑,民房稀稀落落,袁世凱開湖造園興建火車站,到得五十年代,周圍已經住了不少居民,北站是個火車站,為了運送貨物方便,站前的馬路修得很寬闊,一水兒的板油路,一九四九年以前,家在北站一帶的住戶,大多是吃鐵道的窮人,有力氣的到車站上抗大包,小孩和婦女們,則沿著鐵道撿火車上掉落的煤渣,有門路的去鐵道貨場上掙飯吃,如果能當上鐵道工人,全家老小一年到頭的嚼谷算有著落了,那個年代處處拉幫結伙,結黨成風,不相干的人別想近前,哪怕是吃鐵道撿煤渣,不認識熟人也不讓你干,排擠外地人的情況很嚴重,發生過多次爭斗,一九四九年建國以來,北站作為客貨兩用的大火車站,不僅是南來北往上下車的旅客,每天還有用列車運輸的物資,站前人流擁擠,交通繁忙,咱們說這話是一九五八年夏天,正在伏里,酷暑干旱,白天又悶又熱,賽過蒸籠,寧園里的湖也干了,劃船游玩之人不多,天黑之后稍好一點,住在附近的人們貪圖涼爽,大人孩子全到路邊納涼,又涼快又省電,可往糧房胡同一走,那就一個人也看不見了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