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行水丹取寶 六

大烏豆看到兇宅里的東西,驚得三魂不見七魄,褲襠里夾不住了,屎尿齊流,驀然間起了一陣風,真好似“吹動地獄門前土,刮起豐都頂上塵”,他手里捏著的火柴熄滅,眼前一黑,從頭到腳打個寒顫,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后一仰,忘了腳下墊著一摞磚,立足不穩,啊呀一聲倒在炕上,摔了個四仰八叉,屁滾尿流地撞開門往外跑,來時如騎龍駕虎,去時似喪家之犬,逃到家沒等進屋就讓人按住了,原來蘇郎中的老婆報了案,告大烏豆貼完膏藥不給錢,還動手鬧出人命,公安局的一看死了人,那還了得,不出人命沒大事,出了人命沒小事,片刻也不容耽擱,立即找上門來,逮了他一個正著。

大烏豆嚇破了膽,到了公安局供認不諱,從他怎么偷東西、怎么掉進水溝、怎么去討膏藥、怎么起了爭執,再到怎么推倒蘇郎中誤傷人命,半點不敢隱瞞,又交代聽聞糧房店胡同兇宅有寶,便起了貪念,想來個順手牽羊,趁天黑摸進去,扯開糊在房頂的牛皮紙,伸進腦袋去看里邊是否有東西,哪知兇宅房梁下有鬼。

大烏豆偷楊村糕干誤傷人命,皆是板上釘釘的事實,說到夜入兇宅盜寶,卻不好定他這個罪名,糧房胡同兇宅從一九五四年被封至今,由于擴建寧園,房子眼看要拆了,屋里住滿了老鼠和潮蟲,沒有任何出奇的東西,進到那破屋空房中走一趟,終究不是不得了的大罪過,人們以為大烏豆在屋頂看見的是耗子,可耗子的腦殼,總不可能有茶盤子那般大,公安機關白天派人去屋里查看,見牛皮紙頂棚扯開一個大洞,炕上有幾塊磚頭,均與大烏豆交代的情況吻合,然而房梁屋檁之間,布滿了灰土,確實沒有別的東西,黑燈瞎火的準是大烏豆看錯了,沒有人相信他說的話,可大烏豆從此嚇傻了,關了幾天沒等再審,開始前言不搭后語地說胡話,至于往后如何發落他處理,那也不在話下。

郭師傅得知大烏豆是賣楊村糕干的賊偷,那天晚上他和丁卯在后頭追了半天,卻沒能追上,怎知此賊當晚又去了糧房胡同兇宅,并且一口咬定屋子里有鬼,郭師傅覺得疑惑,可他是水上公安,管不到這樣的案子,因此沒有過問,只在心中留意,白天繼續到河邊挖泥,忙活著擔土運石,由于人力有限,挖大河的進度緩慢,已經出了三伏,仍是天旱無雨,每年農歷大暑小暑之間為三伏,轉眼到了一九五八年的農歷七月中旬,已經挖出了海張五鎮妖塔的塔座,上半截石塔已被鑿開了,還留下整塊巨石的塔基,天氣依然是那么熱。

農歷七月有兩個節,一是七月七“乞巧”,相傳每逢七月初七,牛郎織女天河會,按舊時風俗,當晚,女子們結彩縷穿七孔針,擺出瓜果點心對空祭拜,祈求能有織女一樣的巧手,裁得出合體的衣裳,皇宮大內中的宮女嬪妃們也不例外,聽老輩人所講,乞巧當天中午,將一根針放進水碗中,針會浮在水面上不沉,女孩子們以針影占卜巧拙,俗稱“棒槌針”,更說這天晚上,一個人在瓜棚底下,能聽到牛郎侄女在天上是悄悄話,雖然是個傳說,聽著可也夠嚇人的,沒有誰家的孩子敢在半夜去瓜棚底下躲著,過完“乞巧”,沒幾天便到陰歷七月十五“鬼節”,俗傳陰歷十五鬼門關大開,那是放河燈超度亡魂的日子。

挖大河的那一年,挖到陰歷七月十五鬼節這一天,當天還好好的一切如常,該挖泥的挖泥,該推土的推土,但是到陰歷七月十六就沒法接著挖了,以后連續幾年也沒再挖過,挖泥的河工們私底下都說:“這是老天爺不讓挖了。”

那時候人們說起挖大河挖不下去,也是因為出了“209號墳墓”這件事,此事剛好發生在七月十五那天晚上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