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209號墳墓 五

王苦娃看旱魃身子僵硬,他急中生智,手足并用攀登后壁,爬到殘檐敗瓦的廟頂躲避,這口氣還沒等喘勻,忽然刮起一陣冷風,云迷月黑,蒿草亂晃,旱魃一躍而起,伸出雙臂直奔王苦娃撲來,距廟頂只不到半尺,它這一撲落地,口中嘰嘰有聲,緊接著又往上撲。王苦娃見旱魃縱身躍起,一次比一次高,三兩次便會跳上廟頂,忙抓起瓦片,對著躍上來的旱魃用力砸去,一塊布紋厚瓦,打在旱魃頭上擊得粉碎。

旱魃上不來,王苦娃也下不去,僵持了不知多久,聽得遠處有雞鳴聲傳來,東方漸白,廟下沒了動靜,他受這一番驚嚇已是精疲力竭,探頭往下看,只見旱魃倒在地上一動不動,他仍不敢下去,不久有人尋來,原來王苦娃的老娘讓他去燒紙,自己留在家一邊做針線活,一邊等著兒子,可王苦娃這一出門,卻好似泥牛入海風箏斷線。

老娘在家里左等不見回來,右等也不見回來,等到后半夜還不見人。老娘擔心他黑天半夜出了什么意外,央求左鄰右舍幫忙找尋。大伙得知王苦娃偷著出門燒紙,必定是卻了沒人的地方,應該不會走太遠,想想周圍沒有沒人的地方,北站一帶人來人往,糧房胡同雖然僻靜,卻也有人居住,北寧公園中有守夜看門的老頭,這都不是燒紙的地方,而寧園后身有個三義廟,那破廟年久破敗,前不著村后不著店,跟寧園隔著條大土溝,當年李延章牽墳動土,留下一個大墳坑,不時有野狗出沒,王苦娃十之八九是到破廟里燒紙去了。人們天亮時分找過來,看到王苦娃躲在破廟檐頂上面無人色,后墻下倒著個死尸。眾人見狀,皆是吃了一驚,等到把王苦娃接下來,聽他說明經過,愈加駭然。

在場之人對王苦娃所言之事,有的信有的不信,信的以為是旱魃,不信的以為王苦娃偷墳挖出個死人,可三義廟棺材里只有枯骨干尸,破衣寸縷難尋,沒有值錢的陪葬器物,應該不會有人吃飽了撐的深更半夜挖墳開棺,說來說去,誰都沒個主張,眾人報告上去,不敢提什么旱魃,反正三義廟棺材里的死人,是許多年前遷墳動土埋下的尸骸,不可能是王苦娃所殺,王苦娃在鬼節燒紙至多是迷信愚昧,終究不是什么大事,頂多進行一番說服教育,讓他下次別再燒紙了,死尸送去火化場處理,盡量把事往下壓,想要大事化小,小事化無,可民間的謠言并未因此平息,人們私下里議論說,一九五八年這場旱災,也許正是由于三義廟旱魃作怪,但更多的人則認為“209號墳墓”才是主要原因。

王苦娃去三義廟燒紙,出在一九五八年陰歷十五半夜,之前提到的“209號墳墓”,與這件事發生在同一天,也是陰歷十五的晚上,不過一張嘴,說不了兩家事,說完三義廟,再說“209號墳墓”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