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209號墳墓 六

咱們說的“209號墳墓”,位置也離北站寧園不遠,地名叫王串場,據說以前有個打谷場,主人是王串子,合起來稱為“王串子打谷場”,說著太長,簡稱為王串場,清朝末年開始蓋起了不少民房,有好幾條胡同,209號是其中一間房屋,房主叫趙甲,三十出頭還打著光棍,以前從外地進城,當過學徒擺過攤,起早貪黑的挺不容易,好不容易掙錢買下這間小平房,解放后在火車站前一家國營早點鋪做油炸果子,炸果子就是炸油條,或叫棒槌或叫果子,也有當中帶雞蛋的油餅,早點鋪兼賣豆漿、油條、餛飩、包子,一早開門,下午才收,趙甲專管油條,天冷還好說,夏天守著滾熱的油鍋,全身的油漬混著汗水,也確實受罪。

趙甲在老家有個老兄弟叫趙乙,比他哥小了十幾歲,這一年來尋兄長落腳,想進下廠找份活兒干,臨時住到他哥哥趙甲家中,一間房子哥兒倆住,那時候的民房大小幾乎一樣,都是丈許見方,十平米左右,兩邊各搭了一個鋪板,趙甲睡左邊,趙乙睡右邊,住了沒幾天,趙乙發現這屋里不對勁兒,住到此處,總是口渴,喝多少水也不頂用。

剛開始,趙甲對趙乙說:“兄弟,現在下廠的活兒是一個蘿卜一個坑,光有力氣不行,得有門路,有道是一等的送上門,二等的去找門,三等的沒有門,你我四等的也還不如,說來容易,奈何無門無路,哪是咱想找就能找到的,我看你先在這住幾天,然后回老家算了。”

趙乙聽這話不對味兒,問道:“哥你是不是嫌我?”

趙甲說:“想哪去了,你是我兄弟,我怎么會嫌你。”

趙乙說:“那你怎么要攆我走?是嫌我住這礙著你了?”

趙甲說:“你不知道,我這房子不干凈,以前是個墳頭。”

趙乙說:“當真是墳頭上起的房?”

趙甲說:“我騙你做甚,⒌⒐⑵如若不是這樣的房子,我一個賣早點的買得起嗎?”

趙乙說:“那是迷信,既然你敢住,我也不怕。”

趙甲說:“你在這住著不要緊,可別亂動我屋里的東西。”

趙乙不信他哥哥說的話,以為是哥哥攢了娶媳婦的錢藏到屋里,他一個賣早點的,除此之外還能有什么東西?怎么拿自己兄弟當賊似的防著?

趙乙當即住在209號,趙甲每天天一亮就起,五點來鐘便到早點鋪里支油鍋炸果子,那時候趙乙還在倒頭大睡,一直找不著活兒干,每天無所事事,也沒覺得屋里有什么不干凈,除了經常口渴,沒有任何反常之處,更當趙甲那些嚇唬人的話是胡言亂語,這天夜里他睡得不沉,感到跟前站著個人,那時候天已經蒙蒙亮了,屋里不是全黑,他瞇縫著眼看那人是誰,一看是趙甲站在屋里,不聲不響,瞪著兩眼盯著他。趙乙恍恍惚惚看出那人是趙甲,心知哥哥起得早,要去早點鋪生火炸果子,哪天不是這樣,因此沒怎么在意,也就躺著沒動,想不到接下來發生的事情,可是奇了怪了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