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209號墳墓 八

趙乙心里明白,想睜眼卻睜不開,也起身不得,感覺那女子緩緩從他身上爬過,隨即聽到旁邊的鋪板“嘎吱嘎吱”地亂響,他實在困得不行,翻個身又睡著了。

不知不覺睡到天光大亮,他起來看見趙甲還躺在那不動,往常這時候早去賣油條了,今天是怎么了?他忙下地去推,可過去一看發現不對,那人直挺挺的,臉色發青,身子都涼了,橫尸在屋里,昨天他進屋時,趙甲還在打鼾睡覺,怎么一睜眼人就死了?是半夜進來賊了,可看屋門插得好好的,不可能進來人,即使進來人,出去也不可能將屋門從內側拴上,忽然想其昨天晚上屋里似乎有個女子,他大驚失色,叫著屋里有鬼,急忙跑出去找人。

街坊四鄰聽說209號出了人命,全都趕來看,有腿兒快的跑去報了案,來人看趙甲身上沒有外傷,乃是夜間猝死,并非命案,趙乙不答應,他非說屋里有個女鬼,是女鬼把他哥掐死的,沒有人信他的話,他不顧阻攔,沖進屋揭起鋪板,見那下邊的磚多處松動,顯是有人動過,摳開兩塊磚赫然是個一頭長發的干尸。

經過辨認,干尸是解放前失蹤的一個年輕寡婦,如此一來,事情變大了,經過咱們簡短節說,209號曾是一座老墳,遷墳蓋房的時候,從墳中挖出了干尸,當地很少有干尸,出了干尸即是旱魃,因此沒人愿意在這住,解放前趙甲貪便宜住到209號,估計他是看上住在隔壁的一個年輕寡婦,有天夜里,他借故將小寡婦帶進屋,逼奸不成,傷了人命,外頭人多眼多,無法拋尸,只好埋在鋪板下頭,他也知道209號以前是個墳,風水不好,于是請來一道“天官壓鬼咒”,把紙符貼到床頭,小寡婦無親無故,突然失蹤不見,人們以為她和哪個相好的跑了,那會兒世道也亂,沒有人來理會此事,自以為神也不知鬼也不覺,哪成想一九五八年陰歷十五這天,趙乙跟他哥慪氣,偷著揭掉了紙符,夜里趙甲在屋中暴斃,后來因為趙甲已死,這個案子不了了之。

人們更愿意相信趙乙的一面之詞,要按他的話說,是鋪板下的女鬼半夜出來,將他兄長趙甲活活掐死,209號本來是個老墳,出過旱魃,趙甲在屋中埋尸,那女子也成了旱魃,要不怎么住在這的人總是口渴,胡同里草木枯槁,井打得再深也沒水,209號墳墓的事一下子傳遍了,至今還有人在說,可是大部分傳得走了樣,怎么說的都有,加入了很多怪力亂神的內容,實際情況是兄弟倆住一個屋子里,哥哥莫名其妙地半夜猝死,兄弟報案說屋里有鬼,隨后挖出干尸,此案即是209號墳墓傳說的由來。

總之是同一天,前后差不了幾個小時,三義廟和209號墳墓兩地,分別發現干尸,官面兒上不認為那是旱魃,可是不信不行,當天中午不到,西北濃云密布,雷聲滾滾,下起一場大雨,干枯的河道全有了水,河工們剛挖到海張五那座塔下的洞口,趕上下雨漲水,沒辦法再往下挖,從此停工。

咱把話說回來,陰歷七月十六下午,天氣突變,云層中傳來悶雷之聲,挖大河的活兒不得不停,郭師傅在河邊看見天氣上來了,想要找個地方躲避,忽然望見有道黑氣連天接地,似有龍蛇變化,灰蒙蒙的天越來越黑,這道黑氣很快被陰云擋住,再也看不到了,以前認為云霧掛天為龍蛇之變,郭師傅發現云霧有龍蛇變化的方向,應在北寧公園糧房胡同,此時記起張半仙說過的話,糧房胡同兇宅里果然有東西,而且這東西一旦出來,一定會水漫天津衛,要鬧大水了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