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火煉人皮紙 二

財主家當天半夜要雇工搭過街靈棚,轉天開始吊唁,催老道應了白事會的差,先領一份定錢,回家準備,起個大早,穿戴齊整出門,頭幾天揭不開鍋,餓得前心貼后背,本想到了白事會上再吃,不過按規矩去了得先干活兒,過了晌午才開飯,他心想:“肚子里沒東西吆喝起來哪有底氣,頭一天去可別給人家吆喝砸了,得找個地方吃了早點再去。”正好路過一家“大福來鍋巴菜”,抬腿進去要了兩個燒餅一碗鍋巴菜。

鍋巴菜是天津衛特有的一種早點,價錢很便宜,倆大子兒一碗,催老道往常好吃這口,可當下趕上荒年,要不是得了白事會的定錢,也舍不得吃,等伙計把鍋巴菜端上來,催老道一看還得是大福來的鍋巴菜,佐料全,鍋巴薄,做得就是那么地道。

大福來是上百年的老字號,店主姓張,相傳受過皇封,早年間沒有多大名氣,人們不認,但是真材實料絕不含糊,綠豆磨面攤成煎餅,涼透了切成小片,芝麻醬配上諸般佐料調成鹵汁,吃的時候抓切好的鍋巴放進鹵汁,盛到碗里,澆麻醬、咸料、腐乳、辣椒油,再放上點香菜,隔幾條街都能聞到這個香美氣味,賣相也好,有天來了個闊老頭,帶著幾個跟班,吃完這家的鍋巴菜連聲說好,轉天一位御前侍衛到門前,跟掌柜的說道:“恭喜恭喜,你的大福來了。”掌柜的不明其意:“我家小本買賣哪來的大福?”御前侍衛告訴掌柜的:“昨天皇上微服私訪到你店中,吃了你做的鍋巴菜覺得好,要賞你。”從此這家的鍋巴菜名動天下,慕名而來的食客絡繹不絕,開了十幾家分店,掌柜的將店名改為“大福來”。

催老道手頭窘迫,兩三個月未嘗此味,這天吃得口滑停不下,一連吃了三碗鍋巴菜,方去辦白事的財主家應差,他倒霉就倒霉這三碗鍋巴菜上了,到得白事會,人家這邊大門前的靈棚已經搭好了,兩個信馬一個在大門里,一個在二門外,靈堂設在正屋,超度誦經的和尚老道請了一屋,本家是老爺亡故,少爺少奶奶披麻戴孝,以下眾家人和各路親朋,全在靈堂外候著,催老道去的時候已經開始誦經念咒了,趕緊裝扮好站到靈前,旁邊有個給他打下手的叫吳大寶,是催老道掛名的徒弟,也是跟著混飯吃的一位,目不識丁,扁擔橫地上不知道念個一,拎個茶壺,等著給誦經的和尚老道們斟茶倒水,催老道曾說吳大寶這名起得不好,吳等于無,大寶指的是元寶,連其來是一個大寶沒有,手中無錢,那不是窮光棍又是什么?

和尚道士在靈棚中超度亡魂,這里邊不都是僧人,有在家的居士,都得會念經,那也是一門功夫,死人前七天為頭七,到送路出殯為止,每一天都要念五捧經,上午兩段下午兩段,夜里再來一段大的,其中的空檔由執事念祭文,讓孝子賢孫和前來吊唁的人上來磕頭,催老道就干這個,耳聽誦經已畢,第一捧經念完了,展開祭文誦讀,他常年在南門說書算卦,嘴上有功夫,裝模做樣,聲情并茂,聽得靈堂下哭成一片,念完祭文該吆喝吊唁磕頭了,催老道往左右一看,心說:“大事不好!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