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火煉人皮紙 五

催老道闖蕩江湖多年,不在乎一個人在荒村野店中過夜,眼看“玄燈村”是個無人的廢村,村里人可能全都出去逃難了,卻不知為何起了這么個古怪村名,不得不多加提防。他牽驢進了村,只見村子布局十分奇特,房屋圍成一圈,所有的門窗都朝內開,不南不北,村子當中是塊空地,當中有個大石燈,狀甚古老,少說也有幾百年之久,走進去才發現,此地并非無人荒村,僅有一戶人家,住了個六十來歲的老漢,臉色發灰,身邊帶個蠢漢,也是土里土氣,看樣子是父子二人。

催老道見村子里有人居住,那就不方便自己找住處了,上前打個稽首,對那老頭說自己是個賣野藥的道人,到村子附近挖草藥,想在這村子里找間屋子住幾天,干糧吃食自己全帶好了,請老頭行個方便。

老漢說:“與人方便,自己方便,何況周圍除了這玄燈村,再沒有可以投宿的地方,前不著村后不著店,不住這還能住哪?不過村中的房屋大多年年久破敗,墻頹壁倒,透風露雨,只怕屈尊了道長。”

催老道說:“咱走江湖的人,出門在外,不挑宿頭,有間破屋土炕即可,總好過露宿荒野。”

老頭見這道人執意要在村中借宿,就用手指了指旁邊,說道:“道長如果不嫌棄,可以到那間屋子里住兩天。”

催老道千恩萬謝,問老漢:“村子里為什么只有老丈與令郎二人,其余的村民到哪去了?又為何叫玄燈村,莫非晚上不能掌燈?”

老漢搖頭說:“年頭不好,村里人全出去逃荒了,只留下我和這傻兒子在此拾荒撿柴掙扎過活,其余的事嗎,道長你就別多問了,我是看你沒地方過夜,這才好心留你住下,你住在這村子里無妨,卻須依我三件事。”

催老道心說“窮鄉僻壤,規矩還不少”,口中卻道:“不多不多,不知是哪三件事,還請老丈示下。”

老漢說:“其一,道長夜里點燈無妨,但是天黑之后,不管聽到看到外邊有什么,千萬不可理會,更不準走出屋子半步。”

催老道暗自納罕,晚上不準出屋?村子里有什么見不得人的東西?好在他是白天挖墳盜墓,此事可以依從。

老頭問:“其二,不分早晚,道長切不可踏進我們爺兒倆住的屋子。”

此刻天色將晚,催老道站在門外,那老頭和蠢漢站在門內,看不到屋里的情形,無非是間村屋,能有什么值錢物事,還要防賊似的防著外人?卻不知村中為何有此規矩?“

老頭說:“道長別多心,我全是為了你好,只是不便明言,你還要依我第三件事,那就是什么都別問,能答應你便住下,倘若不答應,趁早去找別的地方投宿。”

催老道忙說:“貧道外來是客,主人既然吩咐下來,又怎敢不從。”

他口中雖然這么說,但是一聽就知道,村中定有不可告人之秘,可是為了盜墓取寶,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只求有個地方過夜,挖開古墓之后立刻遠走高飛,當即應允下來,天黑之后,他閉門不出,吃了塊干糧充饑,只在屋中睡覺,頭一天就這么住下了,躺到床上和衣而臥,他想起之前聽那老頭所說的一番話,心知晚上肯定出事,睡覺也睜著一只眼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