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火煉人皮紙 六

催老道躺在炕上覺得口渴,吃干糧時沒喝水,到晚上嗓子眼冒煙,后悔沒找那老頭要碗水喝,此時天已經黑了,老頭囑咐三件事,夜里不能出屋是第一件,他心想天雖然黑了,卻剛黑不久,沒到半夜,不如趁現在去討口湯水,也許那老頭不會見怪,當下從屋里出來,一看外頭有月光,可老頭爺兒倆住的屋子房門緊閉,里邊沒點燈,他走到近前想要叩門,耳聽屋中有“嘰嘰咯咯”的聲音,好像有兩個女子在低聲說話。

催老道心下大奇:“老頭聲稱村子里僅有他父子兩個,怎會有婦人說話的聲音?”又一想:“怪不得那老頭不讓我半夜出門,原來他們要做這等茍且之事,沒準還是拐帶來的人口,待我看個究竟……”

他趴在門前,透過縫隙往屋里看,此刻月色微明,隱約瞧出屋中桌椅和那爺兒倆的輪廓,二人側著身子,一個頭朝東,一個頭朝西,后背相對,打頭碰腳躺在炕上,似已睡去多時,一丈見方的屋子,一眼就全看過來了,哪有什么女子?

催老道心下駭異,身上雞皮疙瘩起了一片,明知沒有聽錯,但他提醒自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一個人逃難在外,到這里人生地不熟,又沒有相識的可以讓他討個消息,也只有見怪不怪了,眼下還是盜墓挖寶要緊,不可旁生枝節再找麻煩,這么一打岔,也不覺得口渴了,悄悄回到隔壁屋中,關好了木板門躺下睡覺,到了深夜,大概在三更前后,忽聽屋外有腳步聲響,他不看明白了到底是放不下心,用手指蘸唾沫點破窗戶紙,屏住呼吸,往外偷眼觀瞧,只見許多人排成一排,從村中的空地前走過,男女老少雞鴨貓狗皆有,還有騎馬趕驢的,當時烏云遮月,他在屋里看過去,僅能瞧見模模糊糊的黑影,那些人大半夜的走過去,過不會兒又往回走,來來往往直到四更前后,方才消失不見。

催老道冷汗直冒,躲在屋里瞪起眼看了半夜,心下又驚又疑,暗想:“莫非是死去村民們變成了鬼?這些人為何陰魂不散?村中那對父子到底在遮掩什么?”他知道留在村子里可能會有兇險,但想起那座古墓,怎能眼睜睜看著快吃到嘴的鴨子飛了,催老道財迷心竅,終究是舍不得走,等到天亮,裝作一切如常,聲稱去挖草藥,騎上驢抗著鋤頭出了村子,事先看好了古冢的所在,到地方不多耽擱,抬眼看天上的日頭辨別棺木朝向,邁步丈量,當即動手開挖,盜墓賊通常在夜里干活,里頭確實有些迷信的講究,主要還是怕被別人撞見。

此處曠野無人,倒也免去了那些顧慮,另外白天陽氣盛,一不會鬧鬼二不會乍尸,不必有那么多顧忌,催老道雖不吃倒斗這碗飯,卻常跟陰陽二宅打交道,老墳古墓里的物事見得多了,然而眼前這座古墓里的東西,卻是出乎意料之外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