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火煉人皮紙 七

且說催老道一個人連刨帶挖,整整忙活了一天,剛把古冢刨開一半,抬眼看日頭偏西了,趕緊收拾鋤鎬,騎上毛驢往村里走,晚上又住到玄燈村,天黑下來進屋睡覺,咱簡短節說吧,一連在玄燈村住了三天,每天三更半夜,準有很多人在村子里走來走去,催老道暗中窺探了幾次,都趕上陰云密布,村中沒有燈火,黑咕隆咚的也沒看清是人是鬼,他試著從隔壁老頭和蠢漢口中探出口風,無奈那父子兩個少言寡語,一句有用的話都問不出來,反正眼看著快要挖開古墓了,催老道心想別沒事找事了,明天再有半天功夫,盡可將墳土刨開,掏出值錢的東西當天就走,一天也不在這到處透著古怪的村子里多住了,他盤算打得挺好,轉天該走的時候卻走不成了。

早上天一亮,催老道啃了幾口干糧,趕著去挖墳掘墓,挖開最后一層白膏泥,下面是用古磚砌成的墓穴,當中擺著個石頭棺材,催老道沒有倒斗的手藝,摳開墓磚,再撬這口棺材,著實費了不少力氣,然而開了棺才看見,石棺中僅有枯骨一具。

催老道大失所望,沒想到墓主人竟是紙衣瓦棺的薄葬,墓主人生前怕讓賊人倒斗,因此再怎樣顯貴,也只不過用紙糊衣服,石板當棺材,不帶半件金銀玉器。催老道跺腳嘆氣:“白耽誤好幾天功夫,看來沒那個福分,一文錢也落不得受用……”

他正自唉聲嘆氣怨天怨命的時候,瞧見石棺里唯一一個像樣的東西,是個大得出奇的葫蘆,那也是件上千年的古物了,拴著牛皮繩子可以掛在身上,里面沉甸甸的似乎有些東西,拔開塞子倒了半天,卻什么也倒不出來,催老道尋思:“這個大葫蘆必定是墓主人異常珍惜之物,要不然不會帶進石棺,我得帶回去找人瞧瞧。”想到這給石棺中的枯骨做了個揖:“爺臺仙去已久,留此身外之物又有何用,不如讓貧道帶去,總好過埋沒黃土。”催老道說完,又把石棺合攏,填回磚石覆以泥土,然后將葫蘆塞進麻袋,騎上毛驢子想要動身走人,可是天色將晚,只好在“玄燈村”多住一夜。

催老道回村進屋,栓好門關好窗,躺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,起身點了根蠟燭,仔細端詳著個葫蘆,⒌⑼②心想:“即便里頭的東西不值錢,畢竟也是件有成色的古物,把它掛在身上出外行走,人家準以為老道我這葫蘆里裝有神妙丹藥……”想到得意處,把葫蘆掛在腰上試弄,冷不丁想起一件事,失聲叫道:“不好!”

深更半夜,催老道想起今天回來,忘了把驢拴上了,還指望把驢騎到集市上賣掉,換幾個錢當作盤纏,否則身上一個大子兒沒有,如何在路上行走?他一時著急,鞋子也顧不上穿,推開屋門就出去了,也不想想那驢沒拴著,要跑可早跑了,出去一看,村中那些黑乎乎的鬼魂,正好在面前經過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