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 糧房胡同兇宅 一

一九五八年持續的干旱,幾個月不見半個雨點,海河旱得都快見底了,事有湊巧,直到陰歷七月十六,在三義廟和王串場先后挖出兩具干尸,不知是不是旱魃,反正下起了大雨,挖河防汛的活兒全停了,郭師傅讓丁卯去找張半仙、李大愣,正好媳婦不在家,他包餃子備酒,想等那哥兒仨一同吃餃子喝酒,再商量兇宅取寶的事情。

自打家里進了狐貍,灶臺上的年畫被毀,郭師傅心里不踏實,他前兩天又請人畫了張灶王爺,包完餃子貼在灶臺上,倒不是為了風水迷信,家里沒有灶王爺的年畫,總覺得少點什么。

張半仙聽說吃餃子,很快就到了,二人坐在灶臺前閑聊。

郭師傅沒提糧房胡同兇宅,他要等丁卯和李大愣到了,煮上餃子再說正事。

張半仙一眼瞥見灶王爺年畫,心下一驚,額頭上見了冷汗,問郭師傅:“灶王爺怎么變樣了?”

郭師傅說:“不是舊畫,以前那張貼得年頭太久破損了,剛換上去一張,不值得大驚小怪。”

張半仙說:“郭爺,你可知每年臘月二十三灶王爺上天,前后一共走多少天?”

郭師傅說:“這你可問不住我,住平房的哪家灶臺上不貼年畫,低頭不見抬頭見的,灶王爺我也熟,每年臘月二十三上天,大年三十兒回家,來回七八天,不定是七天還是八天,因為年有大年小年,小年走七天,大年走八天。”

張半仙說:“你看你也知道,請灶王爺得按日子不是,不到大年三十兒帖灶神犯忌諱,你的飯碗要砸。”

郭師傅說:“我不過是個撈河漂子的,整天跟浮尸打交到,這樣的飯碗砸了也不可惜。”

張半仙說:“砸了飯碗也還罷了,犯不上為這個發愁,可另有一個大忌諱,郭爺我再問你,灶王爺上天,走前門還是走后門?”

郭師傅說:“半仙你問得太歪,可把我問住了,我哪知道灶王爺走前門還是走后門。”

張半仙說:“我問的可不歪,本兒上有。”

郭師傅說:“這話也有本兒?那你說說,灶王爺走前門走后門?”

張半仙說:“灶王爺哪個門也不走,皆因門有門神,前門是懷抱雙锏的秦瓊秦叔寶,后門是手執銅鞭的尉遲敬德,既然有有前后門神守著,那就不是灶王爺走的路,灶王爺鉆灶膛,一把火化青煙,順著煙道上天。”

郭師傅一想:“還真是這么回事,像這些亂七八糟的,沒人論得過張半仙,可灶王爺走不走門,跟我有何想干?”

張半仙說:“灶王爺走的是煙道,畫中神像應當正對煙道,你卻把年畫貼歪了,這不是撞了灶神的頭嗎?”

郭師傅聽張半仙說完,看看那張畫,是有些偏,鬧不明白這其中有什么講兒,但一定不是好兆頭。

張半仙剛才已看出不祥之兆,又問郭師傅是什么時辰貼的年畫,他腳踏八卦,看明白方位,閉上眼掐指一算,不覺“哎呦”一聲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