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 糧房胡同兇宅 二

郭師傅和張半仙正說年畫貼得不好,凡是出乎常理,都不是好兆頭。

話未落地,丁卯跑回來告訴郭師傅:“李大愣出事了!⑸⒐㈡”

李大愣解放之后一度到火車站干搬運,去年又去當了鹽丁,在寧河煮鹽,那個活兒不累,掙的卻不少,煮完海鹽裝進麻袋,放到大車里運走,出鹽的地方當然是鹽堿地,不下雨還好,讓大雨浸泡,地面就成了年糕,踩上去一步一陷,當天有裝鹽包的大車陷在泥里,李大愣和五六個人在后邊推,怎么也推不動,眾人一叫勁,想把車推出泥坑,哪知車軸斷了,大車往后壓下來,李大愣見勢不好,他想要躲開,可是兩腳陷在泥中拔不出,直接被車輪碾過,死于非命。

常言道“風云可測,生死難料”,郭師傅和張半仙聽說此事,半晌沒回過神兒來,這些年哥兒幾個在一塊,那是多好的交情,李大愣活人一個,怎么說沒就沒了?

三人嗟嘆不已,李大愣是個光棍,沒家沒口,只能偷著在三節兩供,多給他燒些紙錢。

當天晚上,郭師傅等人沒心思吃餃子,各自低頭喝悶酒,但糧房胡同兇宅的東西也不是小事,如今沒了李大愣,他們三個也不得不做。

郭師傅就著冷酒,說出前因后果,白記棺材鋪掌柜的在庚子年拆天津城之時,撿城磚蓋房,據說在屋里藏了一個很值錢的東西,但是過了幾十年之久,包括白家的后人白四虎在內,誰也找不出這屋里的東西,從上到下刨地三尺,四面墻全找遍了,沒有出奇的東西,白四虎刨錛打劫,害了許多條人命,一九五四年被捕槍斃,從他家中搜出一具女尸,用大鹽腌住,在屋子里放了十年,竟然沒有腐爛發臭,從此人們都說那是一處兇宅,可是兇宅中的女尸,并非白家祖輩放在屋里的東西,這些年到兇宅盜寶的賊人也不少,誰都沒能得手,前不久,有個不務正業的大烏豆,此人貪心不足,深更半夜到糧房胡同兇宅走了一趟,由于他身上背了人命,兩手空空而回,剛到家就被公安逮住了,據此人招供,他在糧房胡同兇宅中見到一對眼,有茶盤子大小,但是經人查看,屋里確實沒東西,要么是大烏豆做賊心虛看錯了,要么是他胡言亂語,總之是沒人相信。

但是到得今天,郭師傅也信了此事,很可能是糧房胡同兇宅里的東西年久為怪,有了道行,往后會引來大水,這么離奇的事,官不管,民不管,跟誰說誰也不會信,那就只有郭師傅、丁卯、張半仙他們三個人去做。

張半仙說:“郭爺,不是我給你潑冷水,糧房胡同兇宅里的東西有上應龍蛇之變,不下萬年道行,憑咱們哥兒仨,怎么對付得了它?”

郭師傅從炕底下掏出那幾根棺材釘,說道:“難就難在不知那東西在哪,只要是找出來,我能讓它永世不得翻身。”

張半仙沉吟半晌,說道:“既然有郭爺你這句話,我幫你找出躲在糧房胡同兇宅里的東西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